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7,195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年

(2018-01-27 08:16:58)

过年

    
    心慌慌的日子,总是在腊月上旬,快要过年的那段时间。
    大人们已经有条不紊“备战”春节,粉条儿、木耳、黄花菜啥的,时不时就置办回几样。
    小孩子心慌,伴随大人的言谈。听他们说闲话,过年给孩子买点啥……衣服今年就甭做了……
未到最后一刻,明明是坏消息,亦心存侥幸,奢望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姥姥很少在闺女家过年,那么多儿子,她还是很守旧的。我爱听她讲的“闲话儿”,关于过年的。说是三十儿那天,一个女人刚好坐月子。过去的农村,炕上一般都有个大柜子,学名炕琴。只见一个小人儿,跳着豆腐担子,慢悠悠从炕琴下面的空隙走过来,女人害怕,情急之下抄起孩子的尿布不分头脚掷了过去。小人儿一下子不见了,惊叹之余,竟然发现炕上多了一副豆腐担子,和小人儿的一模一样,还是金子做的。
    还有一个,说是年三十儿晚上,一个人去马圈小解,看见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在马槽子下面走过。此人觉得甚奇,寒冬来月,本不该有谁家能孵化出小鸡的。急忙去追赶,眼看着就要跑光,随手抄起一坨马粪,打掉最后一只小鸡,当然也是金子的。
    我那时从来对姥姥的话,都是深信不疑的。
    于是,过年那天,一会儿静悄悄趴在炕上,等候卖豆腐的小人儿,一会儿又举着手电筒,在房前屋后转悠,看看有没有金子做的小鸡出现……

    为了过年而准备的冻梨、冻柿子,照例(年年如此)锁在仓房里。钥匙就像变成母亲另一根肋骨,如影随形。糖果、橘子、苹果什么的稀罕物,熬尽脑汁,我和哥也猜想不到,母亲会放到哪里。那时就想着,假如换作抗日时期,母亲做掩护伤员的工作,一定出色完成任务。
    唯到除夕一早,日思夜想的东西,一件一件魔术一般,闪现在我们面前,我和哥哥的心,不慌了,摩拳擦掌,吃到最后一瓣儿橘子在嗓子眼站岗。
    贫寒之家,更须勤俭持家,平日看不见的东西,只有过年才能不吝买回来几样,让年更丰满一些,也是有期盼未来的日子过得能够更体面。早早拿出来,担心孩子没有节制,一下儿都吃光,当大人的,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有多馋。鞭炮一响,各种吃食摆上来,再吃上一口纯肉馅儿的饺子,那才是过年,这本该有的享受。



过年
过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父亲的1972
后一篇:二十八把面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父亲的1972
    后一篇 >二十八把面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