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722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的1972

(2018-01-23 15:20:38)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小屯儿文集
父亲的1972

    父亲十八岁,距离他丧父已经过去九年。家里日子拮据,吃了上顿没下顿。乡里的武装部来做招兵宣传,父亲并没有说什么觉悟高的话语,只是问部队伙食怎么样。
    奶奶有哮喘病,不能激动。二伯用家里寒碜的几个毛票,怀揣对手足的恋恋不舍,把父亲送上当兵的火车,那一年是1968.
    上了火车,一切都是新奇的。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坐火车。父亲回忆说,上车先唱歌,喊口号,背了几大段的语录,眼泪还没干,心里早已惦记——这饭是到了部队吃,还是火车上就先垫吧一口!
    柳条编的大筐,里面装满新烤的面包,带着迷人的发酵香味,一节车厢一节车厢派送,每人两个。父亲激动的不行,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一口气吃了两个面包,嘴里回味这世间美味,慨叹当兵真好,却已忘记家里还以泪洗面的老母。
    进了营房第一天,大盆的猪肉炖粉条,馒头米饭可劲造。家里面过年,都没有这么好的伙食,父亲更加确信这兵,当对了。事与愿违,过了三天,好吃好喝的,都不见了,换成大碴子粥、玉米面窝头、土豆白菜汤,一点油星儿都看不见。
    父亲便开始想家了。
    那年的春节,二伯卖了家里的一头瘦猪,买了一块梅花鹿牌的手表,坐上火车,去部队探望父亲。兄弟见面,抱头痛哭,不过,二伯眼中又懒又馋的三弟,已经被部队这个大熔炉锻炼成为一名出色的军人。父亲是工程兵,操作挖掘山洞的机器,领着二伯走进他工作的操作面,二伯惊讶的啥话都说不出来。空旷的山洞,几台卡车并排都能跑来跑去,又怎能不惊讶。
    1972年,父亲服役的最后一个年头,春节前收到在北京南苑机场高炮团当团副的大伯一封信,约父亲去北京过年。第一次去北京,到了就央求大伯带他去天安门广场。四年的部队生活即将结束,未来的生活,是继续贫穷,还是有所该变,一无所知。摄影师傅喊一句笑一笑,有兴奋,有陌生,有羞涩,五味杂陈涌上心头,还是浅浅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过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过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