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722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棉Nao二棉裤

(2017-11-30 08:49:08)
标签:

原创

文化

分类: 小屯儿文集
大棉Nao二棉裤


    这几天降温,冷的邪乎,让我这资深东北人,也有点招架不住。
    还好,如今各种各样的保暖衣服,羽绒服、冲锋衣、卫衣啥的,再冷的天,也有冬衣御寒。也许这些衣物,在三十年前也是有的,不过在我小时候生活的年代,却没有拥有,也未曾见过。
    赵本山唱过一首歌,里面有句歌词儿——大棉袄,二棉裤,什么零下四五十度的,记不清了。那时候没有人叫袄这个音儿,东北话就叫Nao(脑)。夏天是拆洗冬天棉衣棉裤的时候,家家的女人们,都会掏出家人已经穿了卤潮吧唧,一股子尿骚味的棉衣,那年月条件差,一冬天也不可能洗一次澡,没那条件。拆开浣洗,旧棉袄重新弹一下,续些新的,就是下一年的御寒之物。看谁家买了新棉花,统统做新棉衣棉裤,自然是羡慕不已。记得小学的时候,有的女同学就穿碎花影格儿的棉袄,扎个绿头巾,煞是好看。不过看的是颜色的艳丽,并无其他。
    一个个穿的臃肿,不过在萧瑟寒冷的季节,看见一个个圆滚滚,倒也是和谐顺眼。没有太多的外衣可以轮着换,尤其小屁孩,胸前的棉衣都已经挂了几层“蜡”,油光闪闪,两口袖口也是如此,擦鼻涕的后果。盼到过年,日子富裕的人家,孩子才能混上一身儿新衣服。那也是当妈的买来料子,自己家做的。记得我对新衣服的唯一要求,就是兜子要大,要很大。那样可以多装东西,譬如瓜子,水果糖,还有捡来的没有炸的鞭炮……
    是因为穿的少?总觉得那个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没有放寒假的之前那段时间,是最遭罪的一段日子。我的手和脚都是冻疮,母亲四处索要牛油、羊油,在炉子上温热了,抹在患处。有一年不知道哪路神仙出个偏方,用冬天的辣椒杆儿泡水能治冻疮,差点没疼死我。晚上躺在被窝,温度逐渐上升,冻坏的地方血液循环不畅,开始又疼又痒,还忍不住去挠几把,早上被子弄了很多脓血。就是那样的环境,还是很快乐的,毕竟那是童年。教室里冷得要命,教育局配给的燃煤,少的可怜,懂事早的学生,说那些煤都让教导处的老师抢去烧了,我当时是相信的。下课都急着往外跑,活动活动筋骨,让冻麻的手脚,回回血。要么疯跑,要么踢毽子,也有两三个人组成一个圈,交替踢对方的脚,那样热乎的更快。女生的大辫子,羊角辫儿,随着身体而上下翻飞,也很好看。
    遇上有树挂(雾凇),那会更高兴。见有傻傻的同学站在某棵树下,就蹑手蹑脚从他背后溜过去,猛踹一脚树干,一树梨花压他一身,“傻子”转身追赶,伺机报复,把个大大的雪球,塞进对方的脖子里。
    身上的臃肿,丝毫不影响动作的利落。生活在冰冷大地的这群祖祖辈辈的人,已经继承了原始,并一直秉承下去。东北人不能说冷,就像男人不能说累。大棉NAO,二棉裤,如今鲜见有人再穿,出现了,也都是影视剧里。回不了的过去,和脱下来再也穿不上的时光。时光就像一个典当行,我们渐渐地,也没有什么值当的东西
    ——都抵给了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师徒
后一篇:冬至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师徒
    后一篇 >冬至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