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722
  • 关注人气:1,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管头

(2017-09-13 08:50:27)
标签:

原创

情感

分类: 小屯儿文集
老管头

    老管头个子矮小,其貌不扬,这在过去的乡下,是没有人肯把闺女嫁给他的,以至于孤独一生。管家是当地的大户,解放前是响当当的大地主,良田百顷,族系庞大,支脉甚广。我姥爷的母亲,就是管家的人,后辈都叫她管十四奶奶,可见族系之庞大。
    老管头为人倔强,大概是不想被族人救济,于是在乡中学西北一隅垦荒种地,盖了两间小土房,门前一口井,日子倒也是清闲自在。我家搬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把土房周围的开荒地都种上了葡萄。没有家庭的牵绊,一个人做事情总是很专心——他的葡萄侍弄很好,十里八村人都愿意买他的葡萄。即使别人用来酿葡萄酒的小粒儿山葡萄,经过他的管理,变得甜酸,不涩口。更别说他种的巨峰葡萄,葡萄皮下一股子胭脂香气,含在嘴里总是不忍心直接咽下。
    每次路过他的葡萄园,看见一挂挂紫莹莹的葡萄,不免垂涎三尺。一次母亲领着我去买葡萄,攀了亲,他还是母亲的长辈,我得叫姥爷。给了钱也不要,塞了满满一兜子葡萄,并说亲戚里道的,吃点葡萄要啥钱。有了这层亲戚的关系,我就隔三差五去串门,至于为什么总去,您也知道。
    那年,母亲的姑姑来家里做客,我叫姑姥的。姑姥的婆家和管家是至亲,于是母亲叫来老管头,姑姥和他是一个辈分的,喝酒吃饭之后回家。后半晌拎来一筐葡萄,非让姑姥尝尝鲜。要知道那时已经是初冬,老管头把秋天没有卖光的葡萄,都放在菜窖里,隆冬时节,吃上一口葡萄,那是多大的福分。
    即使有了亲戚的关系,老管头并不常来我家。有一次拿来几颗葡萄苗,说是自己培育的新品种。和哥哥忙了一上午,挖了葡萄沟,栽上苗儿,告诉家里有死鸡死鸭,就埋在葡萄树下,这树馋。没几年,家里的葡萄树就爬了老长,可惜,挂果那年,全家搬到另一个地方,没有吃到。
    他的屋子北墙上,总挂着一个洋炮(南方叫鸟铳),枪管乌黑。他们管家解放前家家都是玩枪的高手,因为担心胡子(土匪)打劫,家里面都有好几支枪,歹人来了可不含糊,没点真本事可不行。前后屯有些游手好闲之辈,惦记偷老管头的葡萄。只要夜里听见葡萄园里有动静,便会端枪出来,大喊几声,骂谁家的野狗,来这里疯闹,然后冲着声音的方向放几枪。洋炮里面不是子弹,是铁砂子。打在身上灼痛,伤口溃烂不容易愈合。因为这杆枪,矮小的身材,竟然没有人敢欺负。
    因为挨着中学,总有几个学生整天腻在他那里,抽烟喝酒。学校教导主任去劝说老管头几次,让他别让这些学生去,影响学习。老管头哪里会听这个,周围的人都不理解,说老管头老糊涂了。有一次奶奶说,人老就怕孤独,身边没人不行。方才理解老管头的作为,一辈子无妻无儿无女,有几个孩子在身边混荡,是解闷。
    家搬走多年后,遇见熟识的老乡,从他口里得知老管头已经故去,就死在自己的小土房子里。葡萄园已经被推掉,盖了学生宿舍。尘归尘、土归土,唯一留下的,是在我心中的一段往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开学
后一篇:国庆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开学
    后一篇 >国庆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