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屯子不大
屯子不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276
  • 关注人气:1,6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丁老师

(2016-07-28 10:11:14)
标签:

原创

分类: 小屯儿文集
    在我所在童年偏僻的小村庄,更有荒凉的小学校,我怀着能从头到尾数一百个阿拉伯数字,简单的乘法口诀,还有会讲几段民间故事的“绝学”,进入小学一年级。那时候还没有学前教育,当然也没有幼儿园。
    一位穿着小碎花连衣裙,微胖的女老师,中等个子,让我站在她前面两尺左右的地方,我抬头,老师那么漂亮,那么高,也许我太矮。
    我麻利数了二十个数儿,意犹未尽。老师拍着我的额头看着我,问我的名字,我却没敢问她的名字,虽然已经写在黑板上。三个字,只认识姓,天底下没有比他更简单的了。然后安排我的座次,同样的笑容,看着后面的同学,依次。
    我还没上学的时候,就在周围很有名气了。会大段讲故事,讲童话,不会写字,却能讲出很多成语。本以为这会是我上学后的优于他人的资本,可在丁老师那里,只是更严厉的管束。
    记得一次,丁老师教语文的,让背诵声母韵母,在家里已经滚瓜乱熟,一旦站在讲台前,就像丘吉尔去美国求助演讲,脑袋一片空白。不过,丘大爷能套近乎,说他姥姥是美国人,我嘴里喏喏发不出声,竟然一个背不出来。老师让我罚站,看别人的表现,我也忘了当时哭没哭,可是印象深刻到现在。
    炎热的夏天,家里菜园母亲种了香瓜,要熟没熟的,我趴在地上闻哪个香,摘了两个,偷偷放进掖在裤衩里的背心,肚子前腾起滚圆的两个包,偷偷跑向丁老师家。她家离我家二里路,她还未婚,和姥姥住在进院的小矮房里。
    就像白雪公主的家。
    老师正在洗衣服,我扔下瓜,就一溜烟跑了。边跑心里美得很,认为以后老师不会那么严厉待我,越想越美,二里地眨眼就跑到了家,抱着枕头盼天明,梦里丁老师用鲜花一样的笑脸看着我,陪我玩游戏,藏猫猫……
    上课敲钟之后,丁老师进入教室一如往常。如同无数盆凉水浇在心里,那份凉只有自己知道。一个孩子心里本不该如此世俗,我却那样做了。丁老师一直教到二年级后,我们换了别的老师,由于对我,对我们的严格,让大家多很惧怕他,自然也疏远他。
    离开农村进城,一晃几十年未见丁老师。7月25日参加一个升学宴的时候,远远出租车上走下一位胖胖的女士,没看二眼,我已认出她,脚步随之向前,站在距离她二尺远的地方,喊了一声“丁老师”,我站住了。
    那顿饭,也没怎么吃。丁老师一直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提起当年我送瓜的事情,老师满眼含泪,说一生中我是唯一一个让她感动的学生。我且早忘了自己当年的世俗,自然也理解老师对我们的严厉是多么有师德。
    那么多年过去,仅在短短两个学年发生的事情,丁老师如数家珍。夸我当年的造句有创意,总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我上四五年级的时候,还去别的老师那里翻看我的作文,当然这些我都是不知道的。
    吃完饭,老师拉着我们一帮子同学合影,让我站在她的身边,紧紧拉着我的手。人生几十年,有多少这样的感情,埋藏在彼此的心里,一直念念不忘。所以,人就该感激、感恩每一次相逢的机会,让这份感情点燃,升华。因为,还有很多感情,一辈子默默藏在心里,对方也永远永远不会知道而没有感动。

丁老师                                 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表弟和他的书
后一篇:火狐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表弟和他的书
    后一篇 >火狐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