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坠
陈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8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白马湖寻踪

(2015-06-06 08:49:15)
标签:

文化

分类: 行者有迹
白马湖寻踪

      友人柳君几次提出要去白马湖。一日终于成行。乘的是旧式公交车,在高速的年代。我们一行(其实只有两人)抵达上虞后,一打听还得往回走。于是讨得一辆三轮车(不是三套车),在无人的旷野里行驶了大约十华里。这时的感觉,颇似同情革命的俄国贵族,去西伯利亚探视十二月党人。

       这白马湖说起来三面环山,重岫叠翠,周边约有二十余公里。照朱自清先生写来则是:“湖在山的趾边,山在湖的唇边”。关于白马湖的得名,最早见自郦道元的《水经注》,谓湖形成之初,塘堤屡坍,当地百姓常以白马祭之,所以叫白马潭。当然,别的说法也很动人,但吸引我们来到它的跟前的,显然不是这些。

      若说白马湖何以至今仍有着那种朝圣般的魅力,那是因为它曾经有过的“星月辉映,文心至性”。当人们在浏览中国现代散文时,多半都会发现,许多名家乃至大师都与白马湖结下很深的情缘。随便开列一张名单,上面就有无数闪光的名字跳跃着:夏丐尊、丰子恺、朱自清、俞平伯、朱光潜、叶圣陶、郑振铎、刘大白……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用自己的笔描绘了如同白马湖水般至美的人情。如果再提及一个人,那就不单纯是用笔描绘而是用生命抒写了。这个人便是李叔同。有人说,白马湖意味着清茶米酒般的人间情味。而我们,不也正是冲着这一点来的么?

      白马湖的出名,不仅仅只一个湖而已,也许它更多的是因了一所立于湖畔的中学——春晖中学,至少当时的人们已给了“北有南开,南有春晖”的称誉。在朱自清的《春晖的一月》中,我还记着这么一段话:“走向春晖,有一条狭长的煤屑路。那黑黑的细小的颗粒,脚踏上去,便发出一种摩擦的骚音,给我留下多少清新的趣味……”

      正当我们也在走向春晖时,我突然发现,这份清新的趣味也感染了柳君,虽然当年的煤屑路已然不复存焉。许是假日,校园里只晃动着三二人影。让自己置身在一种对前尘往事尽情追索的岑寂中吧,这样的时日并不常有的。我示意柳君在湖边的一棵树下站好了,我说留个影吧,那也许是李叔同夜半坐禅之处,或者是夏丐尊秋日听风的地方。我甚至问了柳君:品出“白马湖的韵味”了吗?柳君只是笑笑而未置一词。

      很想在白马湖上“孤舟蓑笠”一番,但我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切实际。所幸,如今的白马湖畔,还留有许多名人旧居。我们虽无意要一一拜谒,但有代表性的还是要看看的。于是我们找来人,打开了夏丐尊居住的“平屋”。“平屋”名副其实,完全按日本建筑风格设计,低矮简易,朴实无华。然岁月流逝,我们已无从寻觅夏先生在《白马湖之冬》所传达的,那种“拨划着炉灰”感受“萧瑟的诗趣”的景致了。白马湖寻踪

      在一座小山的东麓,缘数十级石阶而上,我们见到了又一处平屋,共有三间。它曾是“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的李叔同的短暂居所,1929年初夏为一些仰慕大师者所募资兴建。那年,鹤影清寂的弘一法师到此,看了非常喜欢,遂以李商隐句意题名为“晚晴山房”。至友亲朋们本意是想留其长居,然大师却依旧“一袭袈裟,一双草鞋,一串念珠”,云游四方而飘然不知所去,惟昔日的那份人间情怀----“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常成了白马湖畔晚风拂柳时的声声残笛。只是我等晚辈“来迟了”,所以,再怎么凝神也听不到了。

       湖风徐徐吹来,有点儿冷。太阳又徒剩下最后一抹余辉。我们已再无余暇凭吊丰子恺所居“小杨柳屋”了。留点给下一次吧,我这样想。      

      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下一次了。在快要离开这里的最后一刻,我们只有不时地环顾四周,多多地看上它几眼。都会说“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其实我们居住的哪是什么城市,只是喧嚣不亚于城市罢了。兀然间,我想起了余秋雨的散文《这里真安静》,是啊,这里真安静呵。  白马湖寻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