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坠
陈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7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性情中人开性情书店

(2014-06-20 21:31:36)
标签:

新闻报道

分类: 记者有事

——访秋雨书苑老板、书人黄洪明

 

    这是一个天气晴好的上午,记者第一次走进乔迁于酱园街新马路的秋雨书苑,即刻为书店里满溢的人文气息所吸引。且不说满眼皆是油墨清香的新书,单是传入耳朵里的音乐就能让人驻足流连了,——那是店主人为秋雨书苑精心选择且始终不渝的一首曲子。秋雨书苑的店主是一中年男子,叫黄洪明。他四四方方的脸上,戴着一副宽边眼镜;与人交谈时,他嘴角总会露出一丝友好的笑容。一望而知,这是一个有点儿文化底子的书商。也许在老板与书人之间,他觉得自己更应该是后者。

    记者首先问了黄洪明涉足书界的最初动因。这位书店老板非常健谈,话匣子一开,还正有点“说来话长”的意思。“拥有一家自己的书店,是我许多年来的一个梦想。”以这样的开头,黄洪明向记者叙述起秋雨书苑的来龙去脉。

    黄洪明很早就有了开家书店的想法。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市国企开始实施转制。黄洪明其时还是一家国企的职工,他想到自己即将面临新的选择。于是开一家书店的念头,又重新冒了出来。那时位于通济桥的东南侧,已有人开办了秋雨书苑。他成了那书店的常客,且常要冒出“这家书店要是我自己的该有多好”的忖头。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了。那一日,他又来到秋雨书苑淘书。他很随便地问店主人素素:最近生意怎么样?不期然从店主的回答中,他听出她想转手书店之意。这之前,他心中对于自己要开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已经有了蓝本,他也知道北京有些很负盛名的民间书店,如“风入松书店”、“万圣书园”、“席殊书屋”等,他非常欣赏那些书店的氛围。为此,他还特地去了上海、天津等地考察了一番。一个星期之后,他又去了秋雨书苑,很快他与女老板达成了转让意向。没过多久,黄洪明得一要好朋友的鼎力相助,筹齐资金,便正式入主秋雨书苑了。当时秋雨书苑的注册负责人是素素的弟弟黄水明,那会他在某公司驻石家庄办事处供职。说来凑巧,这黄水明与黄洪明只一字之差,不知底细的还以为是两兄弟。黄洪明暗想:自己与这黄氏姐妹冥冥之中还真有点缘分。可不,书店易主后,一时还没有新去处的素素就成了他的雇员,让外人看起来,书店还是那个书店,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但不知不觉中,书店的内涵在不断丰富,书店的品位在不断提升。慢慢地,书店里多了一排可以立面放书的书架,还辟出一块空间专门用来品茶、阅读和聊天,当然行云流水般的轻音乐也将始终萦绕其间。秋雨书苑也越来越名副其实了。

    黄洪明告诉记者,他特别喜欢“秋雨”这一书店名,他视它为无形资产。他说,倒不是因为余姚出了一个文化名人余秋雨。至于为什么喜欢,他没有细说。但从他的事业追求、办店宗旨来看,喜欢的理由也是不言而喻的。“秋雨”作为一种意象,多半能与文化、乡愁、名士挂起钩来,而看重人文精神、关注文化品位,无疑是秋雨书苑之所以能办出特色来的基石。它正吸引着越来越多注重性情、热爱文化的人们,慕名而来携书而去。“特别是不少大学生,”他说,“每次放寒暑假回姚,总要来我这里一转。”这几年书店开下来,他不仅新结识了好多学子、书友,在他身边还经常出现一些小故事。他如数家珍地讲起了他和顾客之间的故事。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一位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走进书店,又匆匆地沿着书架转了两圈,大概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书。黄洪明便上前问她要什么书,她就问有没有关于演讲类的书,她说她的13岁的女儿第二天要去竞选班干部。他为难地表示没有这样的书。那妇女急了,说是女儿指定要她到秋雨书苑来买的。黄老板好生感动。于是他问了她女儿的一些情况,便摊开纸笔,索性给她女儿写起演讲提纲来了。那位妇女接过他写的东东,忙不迭声地道谢,还说了“以后买书一定到秋雨书店”之类的话。尽管生意没做成,但他还是为自己做了件好事而感到快慰。

    春节期间,有位七十多岁的上海张姓老太太,来余姚探望她的姐姐。这天她路过秋雨书苑,便走了进来。一进门,她便情不自禁地对黄洪明说:“你这个书店像书店!”她一边浏览着书店里的书,一边和老板攀谈了起来。几句交谈过后,让黄洪明吃惊不小。原来老人年轻时,曾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接着她向他大谈特谈起“我们为什么要读小说”来了。临走时,她向他掷下话:“开书店是功德无量的事。你得坚持下去哟!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这话又让他着实感动了几天。

    乘着黄洪明倒茶的空隙,记者扫视了一下一本本装祯精美的新书。单凭那些书名,就会让人想起一句歌词来: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这些书,如《瀑布上的房子》、《往事并不如烟》、《春天的卡夫卡》、《21世纪的中国文化地图》、《我的爱遗留在爱琴海》、《历史的叹息》……无一不是让人一睹为快的精神珍馐。聆听着一声声轻轻柔柔的钢琴曲,闲坐于繁花点缀的圆几旁,隔着几乎落地的厚厚的玻璃窗,既可眺望姚江新岸的绿色,又能嗅到书香世界的芬芳。很显然了,黄洪明不仅仅只是在做书的生意,他很刻意地在营造一个文化人的家园。这让笔者想起了很多年前,余姚有一个叫姜枝先的文化人,他就开办过一家“普文明书店”,曾为传播真理、弘扬文化做出过令后人一直铭记的贡献;也让笔者想到英国人贝尔特·塞尔夫开创的兰登书屋,不过那已经发展成一家出版社了。当记者问黄洪明有没有这一类的联想与影响时,他回答:“有啊。那是德国柏林的一家书店,也是一个百年老店。据介绍,当时像爱恩斯坦、维特根斯坦,这些20世纪初德国很有名的人物,都曾经到这家书店阅读、翻资料、交流。还有就是,介绍这家书店时,里面有句话我印象老深,它说:现在那些伟大的手和伟大的头脑都已经不在了,但是当读者身临其境时,能够感到他们的影子仿佛仍在那里。这话我觉得它已经把书店上升到能产生、记录、传播思想文化这样一个高度,对书店应具有一定的人文关怀很有启发作用。”

    记者问黄洪明那个反来复去、永不改变的背景音乐叫什么名,他说是《精灵翅膀》。记者又问:“为何总是这一首曲子呢?”他的表情里掠过一丝得意:“CI策划只强调理念、行为、视觉等等标识,但很少考虑到听觉对人的诱惑力。始终放同一首曲子作为书店的主题曲,可以不断加深来者对书店的印象。何况这曲子能让人入静,静静地淘书,静静地思索。很多读者来过这里后,对这曲子也熟悉了。久而久之,他在任何地方只要听到这首曲子,就会想起余姚的秋雨书苑。”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记者指指桌上那本16K大小、封面用钢笔写着《书店·性情》的硬皮本,他明白记者意思后说:“那是我写的一些关于书店的心得和资料剪贴。”他说,像他这样的人要在世间安身立命,既要满足生计,又要满足性情,而开书店正好能找到两者的结合点。只要自己心态平和,不贪图荣花富贵、别墅汽车,只要能基本做到衣食无忧,也就足矣。他把书店当作自己的家,也把书店当作朋友们的驿站。谈到这里,他那张宽阔的脸庞上,又漾起了成功的喜悦。他无疑是个性情中人,当然也只有性情中人,方能打造出姚城独一无二的性情书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