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坠
陈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8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清迈感受栖居

(2014-02-20 20:42:17)
标签:

诗意地栖居

分类: 行者有迹
    接受女儿的建议,今年过年我们一家三口去了泰国的清迈。我们是在除夕那天,穿着厚厚的冬衣出发的。女儿的美意是,让我们在澳门转机可借此逗留上两天。虽说时光短短,但我们好歹也算去过澳门,只是那会已是初夏装束了。

    来清迈之前,我对那儿所知甚少。因是邓丽君的超级粉丝,我只知道她是在清迈离世的。另外,我的一个表妹的女儿,二十岁的年纪却已只身闯荡清迈三次了。我们这次前往,便是说好由她来机场接应的,她也果真如约而至。我们到达清迈时早已入夜,一切都黑咕隆咚的,所以进一步的叙述得从翌日开始。

    翌日一早,我和夫人便走出我们落脚的那个叫“九月清迈”的旅舍。甫一出门,清迈就给了我许多全新的感觉。天是一尘不染的天,湛蓝湛蓝(要知道在萧山机场那会,我们的飞机是强行穿越雾霾才得以升空的)。阳光照在身上有点灼热,好在不时有清风吹来,还格外地凉爽。一路过去,各种奇出怪样的热带树木,要不盘根错节,要不直指蓝天;各种不知名的藤蔓、各种颜色的花卉,百无禁忌地爬出墙外。人道是鸟语花香,可这儿的鸟还不是一般的多,花也不是一般的香。印象尤深的更是那些花树,无数的鲜花于高大而枝繁叶茂间,密密麻麻地盛开着;那些掉落下来的花瓣,洒满了通往平民住宅那绿苔微覆的路径,让人真切地领略到唐诗中“花径不曾缘客扫”的意境。

    虽然我们不断地更换旅社,但始终对清迈古城不离不弃,不是在城的这头,便是在城的那头。古城的设计师,想必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整个城池四四方方,大小街巷阡陌纵横;我曾用指南针测试过,东西南北走向分毫不差,所以再怎么拐来拐去也不会迷路。古城保存有完好的城墙、城门、护城河,以及历经上千年风雨的名木古树。其中一个叫“塔佩门”的,应是古城最热闹的地方了。在整个老城中,你见不到四层以上的楼房。各别造型的房子,好多都是干栏式的,也就是说,因了热带雨林的关系都不是“着地下”的。多数屋顶都小于九十度,尤其是那些作为精神家园的庙宇,不仅顶陡而且还是多重顶,顶端多饰有金光闪闪的尖状物。这样的泰式庙宇很多,几乎到了三步一寺、五步一庙的地步;我只是想,我们那儿的党员活动室也没有这么张扬啊。我不解脱鞋的习惯,是由西方传入的还是泰国自生的,反正几乎所有的住家、寺庙甚至公共厕所,想进去就得脱鞋。

    老城虽没有大街,却独多小巷。行走在小巷块石铺就的路上,偶尔会有大片的落叶掉你头上,但自始至终没见着雨点,想必这会正是旱季的缘故吧。此时,悠长悠长的巷子那头,冷不丁会出现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奥黛丽”,要不便是拎着菜篮子的“奥列弗”,从小到大、由远而近;好多时候,总会有年轻的夫妇推着欧式童车与你谦让而过。当然,最多见的还是那些异乡客拿旅舍当自家屋门口,旁若无人地静坐一旁读书、写字、喝咖啡。其实,在这里旁若无人的不只是人,连狗啊、猫啊、鸽子什么的也没有把人当人。就连护城河中那么多、那么大的鱼,都如入无人之境,只一动不动地浮在水的表层下面晒太阳。在清迈连片的民居中,你能在大清早听到雄鸡的报晓声,在正午看到伸着懒腰的黑猫,于黄昏时分遭遇顾自玩耍的狗们。给人的感觉之一,这是一个连猫狗都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和平生活中的城市。是啊,猫狗若此,更何况我们人类?清迈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吸盘,它把世界上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习俗的人们,不由分说地都吸附了进来;他们就像蝗虫一样,密集地从世界的各个角落飞来,在这亚洲的小城逗留或栖居,甚至,不少人来了就不想走了。有一回,我们就在一个疑似庄园的客栈住了两宿,那客栈是一位长着鹦鹉嘴、尽责而又友好的意大利老头所开,他告诉我们他在泰国已呆了十六年。

    就在快速行进着大巴上,你见过年轻的欧女一手斜拿本子、一手斜握铅笔,身子斜靠椅背,歪写着英式文字的吗?反正我是第一次见。第一次见到的场面还有好多:就在我的眼皮底下,一位来自西方的已95岁高龄的老太太,虽说看上去有些颤巍巍,但还是独自一人出门了;一条腿的流浪汉,借助足下的小机器外加左右的两个拐,走得比我还快;在城墙的一角,头上覆一顶长布帽的男子,疯狂打击着捡来的几个小铁桶、小塑料桶,让路人以为来了“柏林爱乐乐团”;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的夜市上,我们却三次亲见一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年夫妇,在马路中间对着路人尽情地表现着歌舞……

    在好多场合,尽管看上去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但几乎没有东西会被偷去的担忧;在街头巷尾,也不见有路人争吵、叫骂;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车速很快,而且一律靠左行驶,就是不见有车祸发生。那些泰国本土的居民,他们多半会主动向你示好,甚至那些黑黑的、劳顿的脸上,都会在你随意一瞥时报以莞尔一笑。这种情形下,学一两句泰语就成了当务之急,于是“萨瓦蒂卡“(你好)、“柯昆卡”(谢谢)的,也常能在我的口中流利地吐出。然而,无论你行走在哪一条小巷,一抬眼、一回头,遭遇最多的,还是那些碧眼金发者,或者肤色黝黑者;目睹他们的行状,与其说这是一些行色匆匆的游客,还不如说是地地道道的居民。无论小巷多小多偏,两旁总会有许多错落有致、造型各异的客栈与咖啡屋。这些敞开的屋前坐着的人们中,有聚在一起喝咖啡的,也有相对无语的,更有独自出神的。而那些有咖啡喝的地方,必是那些有“歪发” (WiFi)的地方。这年头,出门在外可以没有彼苹果(水果)啃,但绝不能没有供养此苹果(电脑)的“歪发”。有一日下午,我与夫人就在路边咖啡店,一人一个苹果手机,一人一杯卡布奇诺,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当年在大山里背毛竹、挑猪泥的知青战友,在这异国他乡对笃对地喝60泰铢一杯的咖啡,这是啥滋味啊?我忘乎所以地大口大口地喝着“卡布”,夫人提醒说:“你慢慢喝,又不是里山头做生活辰光。”

    可不,我们这是在泰北的清迈啊。在这里,不管是吃的用的,还是那些穿着打扮,都无不给人以浓郁的异域风情之感;看上去所有的一切,总有那种“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味道,而这便是生活,便是栖居。于是心想,我要用文字还原一种彻头彻尾的生活。只是我力有未逮。但不管怎么讲,在清迈或许真能颠覆你原本顽固不化的人生观:做人做人,其实真的不需要一天到晚地做个不停。女儿说:对啊对啊,就是要让生活慢下来啊……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在清迈感受栖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