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白
草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566
  • 关注人气: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世间的冷淡

(2017-08-07 07:19:08)
分类: 随笔

一位读者在高铁上(《花溪》杂志)读到这篇小文,说很想再看一遍。好,那发在这里分享。


人世间的冷淡 

那天,我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写东西。那是一个新房间,不是我所熟悉的。我去那里的次数很少,还没有和它建立感情。我有点不知所措,但不是很强烈。有一会儿,我的心思被要写的东西勾进去了,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忽然,那只猫出现在玻璃门外边,它看着我,像一个人那样看着我。我也看着它。我们对视了一会儿,我似乎在焦虑着什么,如果它进来,要求留下来,那怎么办……可它走开了。它是可以进来的,门都敞开着,没有任何障碍。它主动拒绝了一段可能的关系,如此理智,连举起腿脚的念头都没有。它不想进来。毫无兴趣。这似乎是一只没有好奇心的猫。这也是,我喜欢猫的原因。

我总是能够喜欢那些貌似冷淡的事物。

昙花遇见韦陀是在夕阳之后,于是她选择在夜间开放,等别人睡了,她才开。只开给那个唯一的人看。韦陀面如童子,那么俊美,连花神都爱。

重要的是韦陀的态度,他当然是不能有态度的,因为他是佛。佛不能动情。佛并非没有情,而是不能动情。

昙花一年年开放,她为了谁?这人世间无数的赏花人,都来灯下看昙花。只有他不会来。没有约定,她依然开放,夜夜如是。

我没有见过盛开状态的昙花,可我知道她。昙花一现,迅疾而苍茫。人们必须等待才能看见,或者即使等待也看不见。她不在乎别人的等与不等,既然那个人不会来,她开或不开,都无所谓。别人看不看更无所谓。

这世上的很多东西,都是无所谓的。我们喜欢一些东西,一些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只是看上去喜欢,至少不那么讨厌。或许,有一天也是会讨厌的。讨厌是一种过度喜欢后的反应,同样让人厌倦。

我到底想说什么呢?每次在写一个东西之前,我是有诉说欲望的,可以称之为强烈。可随着言说的深入,我渐渐忘记了那个目的,那种欲望,被另一些东西所吸引。有时候,我只是被安静本身所吸引。

有一天中午,我独自坐在一间饭馆里吃饭,对面坐着一位年轻母亲和她的小男孩。年轻女人脸上有一种奇异而专注的东西,一种类似于爱情的光芒。但我知道不是。这是另一种更好的东西,在缓慢的岁月中长出,是自己并不在意,也不以为重要的。我留意着他们的对话及女人的反应。我总是莫名地会对一个与自己同龄的陌生同性产生兴趣,她们身上有我所没有的温和。那种温和,我多年前就已丧失了。我感到自己再也不可能拥有它们。她在与小男孩交谈,充满耐心,却不俯就,是与恋人或草木说话的语气,而不是与孩童。

她的声音尽管很轻,还是被我听见了。她说,怎么觉得这个场景如此熟悉啊,好像以前来过似的。小男孩当然听不懂这话里的意思,只是奶声奶气地纠正她,我们没有来过呀,你肯定是记错了。年轻女人说是的呀,我们的确没有来过。她这么说的时候,脸上依然是那种淡淡的温和与笃定。我知道她对自己的这种感觉确定无疑,我很明白那种感觉,它在某些时刻也被我拥有。

那一刻,我感到我们不仅处于同一个空间,使用同一张桌子,而且还有一些隐秘的联系。我不想认识她,其实心里已经认识了她。我对她的神秘感,就像偶尔对自己所产生的。我并不是那么了解自己。我总感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在过着我的另一种生活。而我现在所过的不过是碰巧遇见的罢了。我也可以过别的生活。甚至没有。这些,我都无所谓,也不那么在意。

我曾经肯定有过一些热情,并给人造成一种虚假的事实,我自己很明白是怎么回事,别人未必知道。

那个新房间,因为没有多余的东西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便渐渐忘了它,和之前待在任何一个房间里没有什么两样。

有个夜晚,我在看一个电影。从黄昏到午夜,屏幕上山水幻变,人物闪烁,与窗外渐次凋零的灯火同处一个时空,拥有共同的时间流逝的样态。我与它们,那些虚幻与真实,完整地住在一起,我短暂地拥有它们,拥有我自己。

某一刻,我感觉自己走出了时间,不再受此作用,也无任何悲欢流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