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杨国杰
诗人杨国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99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年9月号·西峡5人诗选

(2014-10-14 15:15:18)
标签:

佛学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年9月号·西峡5人诗选

 

余子愚/刘客白/杨国杰   联合编选

 

刀刀:《失败篇》《望水篇《今夜篇》《求爱篇》

周成华这世界有很多世界》《岁月是时间的鳞片》《残疾者的表演和失水的现代

张书国:《家谱》《一颗石子在我脚下喊疼》

封延通:《冬冰》《路》《新》《旧》

任建军:《瞎话》《辘轳》

 

附:在西峡首届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  /杨国杰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年9月号·西峡5人诗选

刀刀的诗

 

失败篇

 

我陷了进来。我以立过的约

为诚信,陷在你里

我还相信众多美好的感情之中唯有

爱情,可以让我忽略存在之荒谬

消逝之扯淡。许多年来,人群鼎沸之外

我走过大地上最冷清和最热闹的

乡村,那里的少女都美妙

寡妇都孤独,地大物博,民风淳朴

我经过的那些地方,有过仓促的打尖

辗转的借宿,有过借酒献佛的谄媚

也有借酒的发疯,调戏女主人的荒唐事

这些年,我几乎将想象可以到达的蠢事做尽

做绝,我只怕过于完美的生活

会给晚年的回忆带来过于清淡的消遣

而现在山川似乎早已走遍,且都有了命名

风景都被收入囊中,且酝酿,发酵

成为亦苦亦甜的穿肠毒药

我想我现在可以说,不了,可以说够了

当我遇见你,我知道自己面临亡国的危险

我将丢掉江山,被注定失败

因为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先动了心

 

望水篇

 

看洛水浅流,能想到什么

丰沛有时,枯瘦有时

大有时,软有时,硬有时

和你有过的人生经验一样

它也情绪不稳,暴躁却向善

想一往直前,却总是被堤坝阻拦

想安于萧蔷,泡小妞,过小日子

却又被热火朝天,指东派西

灌溉千里沃土,万顷良田

冬日的午后,日光背后弃义

露出它的残酷,它心黑手辣

把河岸强拆,建起连绵不绝的冷宫

从古琴里走出的渔人

刚与樵夫结束问答,就面临晚餐问题

在冰冻三尺的日子

他得独钓多久寒江雪,这非一日之寒

鸟也绝了,路也没了,人也灭了

天也黑了,我们陷入轮回的暗淡

祖国的儿童在下游玩火

他的位置,恰是未来的距离

在目及之处,擎起火种

刺瞎洛神丑陋干涩的眼睛

 

今夜篇

 

在洛阳谈论宗教,像洗浴中心

谈起女大学生敢爱敢恨的情怀

像沉静下来,像一尊雕塑

像雕塑脸上的鸽子屎

你会在城市最后的角落

遇见曾经丢失的自以为是的

年少的恋人,夜晚也将亮如白昼

枯坐如同盛大的群欢,只要爱过一个人

就像爱过天下所有人

她们等着开放,而你则等着

与万物交好,以无耻为荣

今夜就是历史中一切夜晚

今夜没有犹大,诗人惦记天下

所有灵魂之外的肉,像今夜的一切肉

都是废的,也是烂的

宴席中,盛装而至的人,也满面笑颜

也忍住疼痛,仿佛第一次走进迦南地

第一次在夜里取走人类的贞洁

赤身裸体的神,把命定的未来写进经典

而其他的生活细节,等着审判,启示

创世,而今夜,谁能高举酒杯

喝空,然后斟满,喝空

然后告别,各自飘零

 

求爱篇

 

生活里,你仿佛在,好像在

似乎在,可能在,而我用尽一切力

也难以把你装回胸腔,让你长成

从未分开的样子,一根肋骨的样子

而我想你,要用到温习,练习,复习

还得用到想象,幻想,畅想

而关于你的素材如此之少

巧妇无米,蕊中无蜜

感情的赤字是一个帝国也无法弥补

的窟窿,而我一贫如洗,家徒四壁

像建国以来最无情的爱情犯

而这是冬季,越冬的植物被冷酷之物

覆盖,或许是雪,或许是雪的洁白

的品格,或许是轻薄如你的冷霜

土里隐藏的万物,等待萌发的

生出的万物,多年之前就已上路的阳光

蓄意谋反的春风,等等,等等

终于在春天来临之前抵达,而我得站到

她的门口,叫她好听的昵称

并拿到回响,并抓到发自内心深处的

暴风雪,而它们潜伏得如此隐秘

还难以察觉到料峭,凛冽,和苍茫

 

周成华的诗

 

这世界有很多世界

 

自一个黑暗的房间

走向阳台

这黑暗的岸

 

房间的故乡

黑暗  霓虹灯高高挂起

这睁着的眼睛

 

小虫子在未知的世界

饮着  此起

彼伏的歌

 

黑暗  拥簇

黑色的海浪

这光明与黑暗的隧道

 

岁月是时间的鳞片

 

太阳炙烤时间的日历

这些剥离的鳞片和失聪的断章

干涸成失水的现代

 

风雨的摇曳和月光的晾晒

黑暗作坊在焚烧的死亡里

寻找寓言的故乡

 

在火一样的夏季  

带孩子一起回归故里

女子不去儿子也不去

 

这是我的故乡和他们父亲的祖先

在这震后的地质上

形成幽长的峡谷

 

他们要越过废墟的森林

种植故乡

流水的日子走失在斑驳的剑影里

 

残疾者的表演和失水的现代

 

革命。这些掀翻的宁静和亢奋的热烈

高烧的身体,,,冰块的覆饰。

 

坐庄者不断的抽水

卫庄者不断的抽水

高利贷者的驴打滚

翻动着溺水者呼吸的浪花

 

放贷者不断的抽水

投机者不断的抽水

围地者不断的抽水

围观者不断的抽水

 

太阳系不断的抽水

贪腐者不断的抽水

明星们不断的抽水

移民者不断的抽水沐浴

 

这些掀翻的宁静和亢奋的热烈

这些大地的球篮和隆起的坟丘

 

张书国的诗

 

家谱

 

我们没有引以为豪的祖先

也没有可以追根溯源的家谱

但我们知道,在那些过往的岁月里

一定有一个人,一群人,他们和她们

是我们无法拒绝的祖先

在我们的血液里、骨髓里

已化成灰的他们

悲悯、隐忍的望着我们,和我们一起

一遍遍咀嚼人生的苦乐冷暖

 

节日里,我们这些忘了祖先

失去家谱的人

围坐在暖融融的亲情里,一起喝酒吃肉

抚摸血脉,谈起那些仿佛不存在的人

在虚无伤感中感知真实

相互取暖

 

一颗石子在我脚下喊疼

 

静默 松弛 安然

思绪跟随脚步坠入街道的腹部

徜徉于入梦的黄昏

一颗石子打破心灵的沉寂

喊叫着,垂直我脚板的方向

以最短的时间、距离

逃离一场认为的灾难,75公斤的袭击、重压

 

在城市,在这目力所及的

深邃、辽阔、暧昧、冷暖中

每天、有多少石子不得不粉身碎骨、流尽血汗

有多少粉身碎骨的石子

在数不清的交易、陷阱、讨论还价中

违心的聚拢、粘贴、塑形

才成就一件一个时代短暂的名片、符号、颂辞、外衣

而眼下这枚石子,虽露宿街头

遭人践踏、饥饿、孤独、恐惧、贫穷与垃圾为伍

却拥有无可替代的梦想、自由

至少它能在刚刚刚去的一刹那

在一个人的脚下 高喊了一声疼痛

 

封延通

 

冬冰

 

上午九点,

宽阔的鹳河上冰封依然。

河流中间,那微微流动的水面没有一丝波澜。

 

如果你久久的站立,

仔细地聆听河流深处那一块块巨大而又细小的断裂之声,

仔细地凝视河面飘起的那一缕缕不为人知的淡淡的水烟。

 

你就能够发现,

一条大河是如何在漫长的黑夜里慢慢地散去心底最后一丝体温,

又如何在慢慢升起的朝阳中,从无情的冰冷中获得最初的温暖。

 

你就能够明白,

一个人是如何在世间的寂寞中,像一缕小小的火焰一样,慢慢地熄灭,

又如何在吼吼的灰烬深处,孤独地,冰冷地,坚强地,轮回着,慢慢地复燃。

 

 

一个人

终于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他在等,前面的那个自己

 

 

听,那古老沉闷的声音

又响起来了

 

今天,新,是一种丢弃

 

 

 

在长长的后面,那只鹰又飞回来了

在温暖的凹陷里

 

嘘。不要惊动它,黑夜到了

 

 

任建军的诗

 

瞎话

 

星星和月亮

熄灭村庄油灯

瞎话儿像月光

夜晚泛滥

 

没有广播、电影的夜晚

同样也没有电视和故事书

瞎话是唯一的频道

 

庭院、大树下

月亮明晃晃

星星不眨眼

瞎话生长、茂盛

 

辘轳

 

辘轳是水井的头

转动着

白天和黑夜

 

辘轳常转

村庄常吃

我们常饿

 

现在村庄没有辘轳

我们也基本

失去了食欲

 

  在西峡首届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

                                    文/杨国杰

 

西峡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大约是我在78岁的时候曾跟随父亲到过西峡,那是我在上大学之前去过的最远地方,那时的我出于对语言文字的朦胧理解,以为“峡”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大概就像世界的边界那么远吧。绵延的群山、伸手可触的白云以及无际的远天,是幼时的我对于域外这个概念的全部理解,这种人文地理学意义上的远方,一直以来以一种莫可名状的场景构成我生命中的某种原始底色。

以上所说的和今天我们要谈论的西峡5位诗人的作品或者说南阳诗歌不无关系,就现在来说,南阳(西峡)既非中国的文化中心,也非河南的文化中心,就像在西峡发现的大量恐龙蛋化石一样,它作为一种非主流文明的、域外的、但可考的现象与整体文明构成互文关系,此次5人的诗歌作品就是以这样一种自足的、非流行以及非前沿的风貌,进入我的视野。

刀刀的诗我已非常熟悉,他的视野已经毫无疑问,是少数从南阳或者说洛阳走出来的诗人,他的诗歌语言锋利而准确,展现出了一种叙述的雄辩,这背后的现象是一种激烈的生命频率,其近期的《末世造》系列,更是一种摒弃现代主义以来那种间歇性的、片段式的特点,试图进入永恒的“大诗”系统,这展示出了他的诗歌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承担的雄心抱负。

封延通的诗歌我之前读过一些,整体印象是小而美,语言精炼而富有张力,这次看到了他一些近期的作品,他在反对自己,反对过去那种太像诗的写法,这一点对于一个县城的中年诗人来讲,因为真诚和严肃而显得非常难得,我粗略阅读后的感受是近期的作品还处于过渡期,语言显得冗长而不够节制,急于改变是所有过渡期作品的通病,他对自我创作心路的真诚剖析使我感动,我想现在缺少的可能只是视野问题。

任建军的诗歌大多写记忆,故乡和童年的记忆对于一个诗人具有类似于真理的意义,我想他在这一点上已经写的足够完美,但毕竟我们要面对我们当下的经验,以及面对要到来的未来,能够处理好复杂的当代经验决定了诗歌写作的高度,而诗歌的最终指向更是要面相未来!

周成华的诗歌意向繁杂,诸如月亮、太阳、时间、死亡、黑暗、森林等等,我们知道这些意向并不构成我们日常所直接面对的生活经验,这些意向的出现,作为背景性的意义,表现了那种生命场景突然停顿的时刻,归功于他对于人类普遍生存命运的深刻洞察。他的诗歌产生于人这个短暂而具象的物体在与时间和空间的永恒之物间的互相参照。

这里张书国的一首《家谱》我非常喜欢,而且越读感觉越好,他的家谱不仅仅作为一种家族系统,表现了我们在“家谱”的系统之外的那种缺失与放逐,我们只能苟活于世(在虚无伤感中感知真实/互相取暖),更是表达了我们时代的某种集体焦虑——缺少终极信仰与人文关怀的现代、被诸神遗弃的现代。

一个小县城的诗歌写作与全国诗歌写作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这可能引发我们诸多的思考,值得一提的是处在整个诗歌话语的后方,仍然有这么一群人在默默的坚持写作,并能够严肃而认真的进行探索,这本身是一种伟大的诗歌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