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杨国杰
诗人杨国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83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年7月号)

(2014-08-05 16:46:24)
标签:

苏鲁支诗丛

河南

干旱

先锋诗歌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年7月号)

河南先锋诗歌月选(20147月号)

余子愚 刘客白 杨国杰联合编选

 

还魂者—————————————魔头贝贝

即将结束的下午—————————泉声

记事:二首———————————一地雪

湖心亭—————————————魏成

多数时候————————————罗羽

闻河南大旱,已无从悲,愧而作——兰童

教堂外(外一首)————————修远

过故县—————————————杨国杰

四月(组诗)——————————丁东亚

在暮色中————————————刘良伟

 

 

还魂者

赠雨人老哥

——魔头贝贝

 

归来的燕子将繁殖

可爱的可怕。像婴儿里面的老人。

阳光好得值得伤感。

被钳子夹着,被遗忘

透明地泡着,下午三点。

一个你不认识的你,被禁止上岸。

 

幼儿园朗读警报。

铁的固执,仍整齐地锈着。

锈是一种前进。每迈开一步就得到

废品。

闪耀在往昔,荷尔蒙与纸飞机。

唐朝的杜甫和今天的独夫。

 

现在的恍惚的囚徒。当小酒馆

测量着大世界。

当茶叶店挨着按摩店她丰满如钱包。

每一天都被动地

被花出去。不带一点波澜。

 

波兰我至今还没去过。也不打算。

我打算糖醋大蒜。

每一天都是正在解剖的法医

眼里的蝴蝶,飞过太平间。

每一天都是高速公路

上的罚款单。你得跟上疯狂的速度。

 

近似炉火纯青的演员,云朵的情调

——只是移动,什么也不说。

鸟在鸣叫。像在庆贺

不必向树木出示暂住证。

很长时间,微风翻阅着我的户口薄。

 

你的蜘蛛在你周围结网。

我注定是你的临终一瞥。

儿童短,丝线长。你拽着我另一端。

一个飞行的痕迹,由于你的牵引

免于被摔碎。

 

 

把神经按在井底,柳树下,吐血的

少年露出被刮掉的鱼鳞的微笑——

当生硬的推销员

推给他一截拐弯的铁轨。

我是你的指尖。指着晚报上

清晨的消息。

 

阴茎决定的角度使草

绿得像青春期。

春天黑得

像裤裆里的蟋蟀唧唧唧。

印刷出来的耳光,扇着固若金汤。

后来你放松了——一阵坦白

的大雪,浇筑着薄薄的三月。

 

棺木的投影照亮群星。

省略使写作变成了下沉

的上升——从你紧闭的蚌壳中

撬走一滴血。

一滴酒滴进难眠。

一滴泪滴进苦海。

 

烧焦的戒指戴在波纹手上。

泡沫的头颅,左右流动的躯体。

刺破的一跃。倏忽又跌回去。

野外独木桥,突然横亘在我们之间。

一个你没料到的你,在我远处醒来。

 

即将结束的下午

读谢默斯·希尼《不倦的蹄音:西尔维娅·普拉斯》

 ——泉声

 

在即将结束的

下午,我拿起一支水笔

在他未死之前已经划过的直线上

“这完美的控制,像滑雪者的控制

避开每一处致命的险境直到最后的跌落”

再划出一道波纹

他已经去世,这是他引用

洛威尔的一句话

评论普拉斯的诗。这时

一只麻雀的叫,点缀在锯木声里

从拉开的一尺多宽的窗外过来

我不打算听下去,我专注于

“一组意象如听命于一个心血来潮

而又不可忽视的命令一样地

涌现出来,开始活动”

楼上五岁左右的孩子,不知整天扔些什么

这次,是一个球状的

弹性很棒的玩具吧?渐弱

渐弱。“它们代表了达到极限的意象派写作方式

即庞德所称的在同一时刻表达感情

与理智的错综”情感与理智

在同一时刻。字迹突然暗了一下

凉风吹来,女人在楼下呼唤

久未应答,便连声咒骂

“其变形的速度和隐喻的热切

由自身联合力量的逻辑而激发

……”够了,我听到有人说,这么多够了

尝一尝就行。光线又暗了些

 

记事:二首

——一地雪

 

“瘦身钢筋”

 

对此我并没有特大的感觉。

但瘦身钢筋

带来的余震却让我深受其害。

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

事不关己的人。

 

当缤纷的车队被白色条幅*堵塞,

鸣笛,发动机喘息,

到失语。当我跻身于焦灼、

骂娘,调头走街串巷——

在摩肩擦踵的车流中

我看到,他们和我一样

涨红的脸,挤巴着

疲惫无奈的双眼。

空气昏聩。

到处是跌跌撞撞的灰尘,

无人理睬的汽笛尖叫。

 

半小时后,我的车

终于挤出千米长的狭窄街肆。

信臣路忽然开阔得如

信马由缰的草原。

 

自由对于囚徒如此重要,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

都能获得。那些被白条幅

围困的钢铁乌龟,

或许已经丧失了跑的功能。

 

* “白色条幅”上写:三杰房地产,黑心奸商,瘦身钢筋,豆腐渣工程,还我公道等。南阳该房地产商使用“瘦身钢筋”,遭焦点访谈曝光。

 

这不仅仅是眼疾

 

这不仅仅是眼疾。

当我闭着眼

在9路公交车上

被路边的熙攘弄醒。

公交车正小心地绕过他

裹尸布覆盖着他僵硬的躯体。*

刺眼的白

让我患病的双目再次

努力地眨了眨。

一名警察

晃悠在马路边。人群

凝结为一堵沉默的墙。

 

也许有人知道

这具尸体的源由

横陈在这个时代,我们

的时代。夕阳在月季的花瓣上

跳跃着和谐的音符,

工业路染成一柄长长的铜镜。

他与我无关,

但不知为何,我还是

不由得拿笔记下了它。

 

*后来听说是一房地产商在那天下午四点跳楼自杀。

 

湖心亭

——魏成

 

建造的热情高涨

省去台阶桌椅

杂草争夺空气

搭配出自下意识解决孤单的毛病

整体的骗局引来搭讪

而回答者默默摇头

享受知识眼睛的伎俩

湖水平静,一直平静

肋骨生成的湖心亭含着苹果

与她的湖,莫名的湖

一次次完成传统

 

多数时候

——罗羽

 

多数时候,你不知去冲向哪块石头,在半醉中

只好坐在纳凉人的扶手椅里。来访者说

榅桲树在攻击一位演员的美貌,流动着

的愤怒回过头来,听到了血腥

 

看吧,那个柳条鱼的身体里已装上了砂带

被星空照亮,拾棉花的女人捡到静脉的饰物

木瓜灰阑记消磨了煤炭市场

从米兰的寓所,能望见一处艾柯的田野

 

反抗的语言,变为拨弦乐器的秋天

用石灰在广场中画一个圆圈,一些电纽

的安眠药散乱成沸腾的热爱,又薄又干燥的尘土

在泳池涟漪上扬起法官的悲声

 

好了,明白了,那些吃上了腌菜的外国佬

都在房顶上晾晒粮食的粗盐,哦,炭和疾病的温和

像是球状的快活,胳膊夹起时,凡士林跳出巨蟹星座

拿劁猪刀的人燃烧成秩序的瞎子

 

你为创造形式而活着,乡里的烟叶炕房,早晚

都散发烟斗的香味,锅炉房的水快开了,入殓师

在准备你的怀疑,为什么不再哭一次?或许

失败的秘密像那些河南穷苦的村庄

 

从馅饼和苏格兰威士忌上起身,锯木声里

机构中的贪污像风中花园,循环着哀伤

编故事已不是这个时代的美德,想起那个黄昏

调音师害噪后,替代聋子的猫笑个不停

 

为什么这一处的政治能坏过所有的政治?角色混乱后

还能侮辱雨水和土地?洗洗睡吧,捉弄你的命运

也在捉弄他人,天亮时就吸口凉气,再忍一忍

遇到家门口的列车,不要甩下手就登上那列长长的空洞

 

闻河南大旱,已无从悲,愧而作

——兰童

 

仍活在天的谎言里。

姥爷死,她说:天塌下来了

哦,我的姥, 她曾用婴儿之眼

目睹河南省黑青胎记般的干旱

那苦楝煞白而又纷落的旱

门神敬德黑髯葱笼的旱

小庙里袅娜的香火被午后的青松魇住的旱

而昨夜南京下了一夜的雨

早晨起来我发现我的身依然是河南省的身

正如我心的干渴从未曾停止

哦,河南省;哦,河南省。我该为你哭一场吗

当杜甫生于巩县的洪荒

当牛得草的嗓音像一块焦炭

我早已只剩无哭之哭

而救赎从来只拒绝瑶池以外的事物

中午。我死去的祖父来了

他仍坚持让我背诵《无家别》

《石壕吏》和《干哭赋》

祖父啊祖父。一个无喉之人如何诗与哭?

为那些饿死的、吊死的和入土后

又被刨出再死一遍的,让我嚎吧

嚎出街角草丛里鬼头鬼脑的盛世之甘

嚎出从您身上继承的皲裂之血

嚎,再嚎,像狗一样嚎

狗头如碌碡,正是我,一个青年无用的白头

让狗头落地,滚落在天堂一词虚假的所指里

哦,过江之鲫,这滚动的雨。它们瞪着我

如道士持铎,我已无力超度你们

我爱你们终年辟谷的肠与胃

我拜你们瘦骨嶙峋的恐龙架

 

教堂外(外一首)

——修远

 

教堂外,你徘徊着

没有再向前半步。

在梦里,你也是这样止步。

在门外跪下,以你自己的方式。

做弥撒的人们出来了,面无

表情。有人扫了你一眼。

你躲避着,往后退。

教堂的门开着,没人会注意

一个在外面祈祷的人。但

主知道。

 

病房CCU

 

阴影里,伤疤开得正好,

显影剂里计时的炸弹倒挂在血管里,

它们是危险的潜伏者。

路边,小黄梅斜笑着。

而低于脚面的草尖正在等一条蛇醒来。

 

春天,血液具有了

活力,它想奔放一下。轮椅在夜色里被挟持。

一个马面人走过来:

——把手伸过来,我来预测你的吉与凶。

天堂里,是不是也有个大理石的广场。

 

还在梦中,小护士就来过了,

木糊着眼帘,用熟练的动作操作着我们的身体。

说话已经不是唯一的语言。传呼器里被吊瓶

锁死了的账单,发出高频率的嚎叫。

 

好吧!我们咽下最后一口脏酒。

出卖自己和脏器。

我们就用符号代替那个出卖主的数字。

 

过故县

——杨国杰

 

几乎是用按捺来迎接地貌变化

在故县,银杏树自己怀旧

烟草有它丧后的忧愁,来延续

种植的忧愁

小河湾截断路途,分享一枚情谊

柴犬只困于地名

 

类似于失修的午后

镇政府怀抱朴素的政治道德

赶来修葺者与赋兴者的舌头

山野菜正欢,它仅配浓酒有效

 

既然泛舟是对浪花的解禁

那么何不因为风景而变得顺应?

 

四月(组诗)

——丁东亚

 

1

雨水未落时  悔意早已欢喜

在四月,他带着从善的疲倦和暖意

从旅途归来

 

鱼骨与女人

鲜亮的事物已使他失去联想的能力

反哺的修辞如同深藏季节的恐慌

被咀嚼的羞涩代替  他知道

在南方  告诫犹似劫后余生的妥协

叫声纤弱无力  低语含混可疑

多年之前,

他已把自己安葬在一片无名之地

 

2

拿去吧!他说。让死亡来临。

 

于是,孤独扣动扳机  子弹的轨迹

让反向的声响更具杀力

他只想再一次  再一次御风而行

在雨水落尽之际  喊出自己的名字

 

真实的一面已不重要。对抗  或爱

卑怯者自我慰藉的心理罢了

惟酒后的空寂弥漫睡梦的荒原

 

“拿去!请不要对我指手画脚。”

他又一次想到  菊花开满了山岗

 

3

清醒。不合时宜。

这清寒之夜  众声隐秘宣告:

多情人去了他乡

 

她是否坚持睡前服下止痛的药丸

像他一样  配方:

温情二分苦味三钱良知四角爱怨各半

日复一日在清晨记下诡异的梦事?

 

一切皆为虚妄。他猜到

春光是错觉  爱一开始便已消亡

她只是瞳仁光亮时刻闪现的镜相

 

4

捕风的游戏必将结束。他懂得  失衡,

是明媚的表述方式。他已患上了失眠症。

 

愉悦与逾越岂可混为一谈  通透的象征

如夜色:雾状的第三类比喻  开始消融

 

该归还的藏匿  该敞开的关闭

在南方  面具无关伦理  犹如人生

没有限定  倘若清欢是最好的修行

 

其实什么也没有。

没有赞美  没有信仰  没有兴趣

四月残酷空无  像他突然感到饥肠辘辘

想要啸叫  想要挣开黑夜的怀抱

逃向出生的地方

 

哦,光的土壤  如今灯火璀璨  丰沛辽阔  

 

在暮色中

——刘良伟

 

风在暮色中整理它金黄的秋衣

此时的焦作四十一度

整个下午,我什么也没干

只是盯着阳台的一只死鸟

不是黑乌鸦,也不是花喜鹊

只是使我难过

楼下那棵女贞树下我亲手埋的我的兔子

我可爱的兔子

雪白的活泼的兔子

有没有生锈或腐烂

有没有变成一块黑铁或红煤

也许会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

总之,我的兔子

不会再溜出潮湿又坚硬的土地

现在,这样的天气

是太炎热,还是寒冷

那些天空中的亲人

那些风中消失的哨音

在暮色中整理它金黄的秋衣

在暮色中拍打它起伏的灵魂

它们都将我牢牢抱紧

听不见任何呼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