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2010-05-30 20:53:53)
标签:

终南山

嘉午台

高鹤年

游访

杂谈

分类: 闲读终南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高鹤年居士

心一按:高鹤年,名恒松,字野人,号隐士,别号终南侍、云山道人、玄溪道人。祖籍安徽贵池,后迁居江苏兴化,遂定居。他生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卒于1962年,终年90岁。这是他的《名山游访记》中在终南山过冬的一段记载,虽然过去一百多年,书中这些地方依旧有隐居的住山者,有的地方虽已经荒废不存,但书中问答至今读来颇觉有启发,故品注后贴来分享。

 

《终南山经冬略记》

 

    光绪二十九年(1903)癸卯八月十二日。由长安经王莽村刘秀村。(心一注:关于这两个村名的来历,在当地有个传说。与新朝的皇帝王莽和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有关。据说王莽称帝之时,笃信方家术士之言。有一方士占卦,认为长安城东南方向、今河南南阳一带有天子气,且说此人名叫刘秀,现在长安城太学读书,王莽便派人捉拿。刘秀闻知此事,慌忙逃走,逃至现今的刘秀村,天色已晚,便行歇息。王莽带领的军队赶至王莽村,天色已晚,也便行歇息。刘秀心中焦急,暗中祈祷:愿村中的公鸡提早一更打鸣。以便自已逃脱。王莽天明才发现,自已军队的驻地离刘秀藏身之地仅一公里许,但已悔之晚矣。后来,人们便把刘秀藏身之地的村子叫刘秀村,把王莽驻军的村子叫王莽村。据当地人讲,刘秀村的公鸡比周围村的公鸡打鸣早,即使将其它村的公鸡捉到该村,也是如此,这现象确是有些怪异。)八十里(似乎是从西安至白道峪,王莽村至白道峪仅两里地)。至北道屿(当地人称:白道峪)。即终南山麓。上山十五里。破山石护国寺。俗呼嘉午台(据小梯子后面的摩崖石刻记载,嘉午台也叫东五台)。终南者。从京南连接葱岭万馀里。俗云万里终南八百里秦岭(看来那时终南的概念大于秦岭的概念,但是如今似乎是秦岭大于终南)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小梯子,攀铁锁才可上去,高鹤年就在此住。             破山石,相传关公显圣,刀劈峭壁,破山开路。


 

     西域记云。终南山相属数千里未尝间断。其山为天下之祖。出异类之物。不可胜数。昔百工之所取给万民之所仰足也。其北为秦为雍。其南为蜀为粱。上逼诸天。觉红日之近。下睹渭水。绕长安之城。实为终南山之正义也)是时本昌上人有茅蓬。假与余住。名小梯。昔慈本上人休息处。山势壁削。上摩穹霄。下临绝涧。耳不闻鸡犬之声。目不睹尘俗之境。如今形势依旧)独居茅蓬。清净异常。

 

    中秋节。余邀茅蓬诸师及行脚僧四五十众。普佛利弧。设上堂斋供佛及僧施食等事。仍回茅蓬。将至门首。沿山一望。月朗如昼。修师云:世月即性月,性月非世月,世月有明暗,性月无圆缺。(心物本一元,此借世月指性月)道师别云:同不同,别不别,开了茅蓬去打睡。(此师乃得大自在矣,无分别超越世出世间之境也)余因于此山之后谷。结茅二处。定名曰维摩。曰文殊。维摩茅蓬将成。供养慈筏觉苦二师居住。(前年访后谷时,见有遗址,茅蓬已不复存在)

 

    余仍假小梯茅蓬独住过冬。是时各茅蓬有道上士四五十人。其中学禅者多聚集破山寺。专学参禅。余又邀诸师起七经冬。推明道修元复成为首座。志纯化祥为西堂。慈筏妙谛为后堂。易全定慧为堂主。当家为主席。修元上人兼维那。余负担经冬供养。并充当内外护七。当值行堂茶头饭头菜头库头一切杂务等事。均以一身兼之。另雇一人烧火担水。光景较南方金山高旻等处更佳。其规模尤美。(于绝巅之上打七实为殊胜难得,即是在现在也不易,可见当时此地修道之胜)并助新棉被十条。供养诸师。接连七七四十九日。并留诸上善人度岁。烦劳太过。兼受风寒。遂回茅蓬独住休息。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下临绝壑的破山寺。


 

    光阴迅速。不觉度年。道明修元二师。履雪来看余病。曰:凡人病苦生死到来作不得主者。无他。盖为看作生死病苦故也。殊不知生死病苦。即当人本地风光。本非他物。维摩曰众生有病吾乃有病。真歇曰老僧自有安闲法。八苦交煎总不妨。(烦恼即是菩提,只是凡夫不会转化,圣人心能转物,所谓了脱生死即是对生死的超越,而不是逃避生死,因为生死的本质即是空性)言次。忽闻山下隐隐炮声。道师云。何处放炮。修师答民家过年。真所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兴庆寺仅剩的一进殿堂,此殿内即是“花开见佛”的装置,今已毁。


 

    一日。由破山经嘉午台大顶(即是现在的兴庆寺)。巍然壁立。允为胜境。有寺五进。(如今仅剩一进残殿颓垣)中殿造有花开见佛各像。上供佛菩萨清净海众。下有杂色白鹤孔雀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池水栏循罗网行树。重重围绕。花开说妙法。花合证无生。种种胜妙。并可推转。左推似白鹤叫。右转如孔雀鸣。供有藏像。古之名刹也(此轮藏装置,应是精工巧匠精妙构思而成,当地老山民也曾听父辈讲过,但见过的几乎没有人了,据说毁于解放前。如今此殿还在,只是殿内的装置仅剩石刻的底座可见,其它木质构建均已毁灭。)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嘉午台兴庆寺,两侧壁立千仞。                              兴庆寺仅剩的山门,孤单危立。



    时日光初出。照于高林之上。石径曲斜。野花覆被。山光淡荡。群鸟和鸣。天井有潭。潭影澄清。面面皆圆。一尘不染。万籁寂然。惟闻钟磬之音。徐度树林之外。常建诗。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净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音。不啻对此写照。(实境更妙,非言语可达也。)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嘉午台晨曦。


 

   由峰背下坡。异常崎岖。龙脊最险。稍不经意。即有堕坑落堑之虞。下面深不可测。约里许。五华洞。昔五华祖师成道处。(五华祖师不知是何时代高僧,据当地老百姓言:嘉午台上岱顶各寺均是五华祖师运用神通而建,有“车压红石岩,一夜修个嘉午台”的谚语。如今岩石上还有独轮车的车辙,纵览嘉午台岱顶各处寺庙,即是在现在工业机械非常发达的时代,要修建成当年的规模也并非容易,可见祖师显神通修建嘉午台并非虚言)今德安师住此。问大师在此安否。答曰:此间堪避世。箕坐已忘年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兴庆寺内供奉的嘉午台开山五华祖师。                   险要的龙脊岭。


 

    二里。观音洞。住者为江西僧。专求生西。五里。清华山。山势陡峭。插入云表。怪石中起。积雪在林。道路欹侧。上有茅庵一处。访僧不遇。下山至维摩茅蓬。觉苦慈筏二师出迎。是晚畅谈。觉师曰:若欲住山。必须忘山。方见其道。慈师云:若住山见山不见道。被山所转。名守山鬼。  (永嘉云:先须识道后乃居山。若未识道而先居山者。但见其山必忘其道。若未居山而先识道者。但见其道必忘其山。忘山则道性怡神。忘道则山形眩目。是以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见山忘道者。山中乃喧也。此乃住山之真意也)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观音洞洞口,内里很大,有灶房和卧室。            观音洞外面临悬崖背靠峭壁。


 

    次朝。下大禹洞。大方师专行苦行。定慧师同往后山。五里。踏雪履冰。异常险恶。诸师拟勿去。余答:欲向蓬莱去。那问路难行。(行者风采,钦佩也)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大禹洞。                                       洞内的禅榻。


 

    余先上。翻大岭下坡。时天霁雪化。路滑如油。至修元师茅蓬。师住此十余年矣。余问师在此寂寞否。师曰:霁月风光同作伴。青山绿水共为邻。

 

    又至复成师茅蓬。求示。师曰:今人学道。不肯体究本来面目。只在门头户口承当日用境缘上为是。殊不知日用的事。须明彻本体才得相应。一动一静一语一默。无不了然。无不自在。复师同至明道师茅蓬。师住此已廿余载。余问再进深谷还有人否。答无他人。据闻内有稳僧。有时而现。须长过膝。不知几百年矣。时闻木鱼声。(当地百姓砍柴采药也说偶有见遇,甚为神奇)我屡屡觅访。无缘得见。其山谷有种种异物。

 

     予问山中食粮如何。答:在此住山。非比他方。每夏秋问下山募化。无如山下居民太苦。托钵一二月之久。稍得芦秫小米而已。假臼舂熟。自负上山。另种洋芋。又有野兽滋扰。柴草自斫。山中水少。自围水井。天旱时。下山数里负水。非常之难。岭高奇寒。一片荒山。人迹罕至。道路险恶。种种苦境。若不具真真实实道心。决不能住。体弱之人更不能居也。唯红尘远隔。真为办道者之胜处耳。(真语者、实语者)仍回茅蓬。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高鹤年行脚留影。                                     天池寺无坏尊者塔。


 

    次年二月十日下山。山中诸老送至北(白)道屿大庙。十七日。与诸上座礼别独行。一身之外。别无他物。唯携竹杖草帽而已。

 

   廿五里入谷。但见云来云去。尘境全空。前面翠华山(现在从太乙宫入,翠华山风景区是也)。诸峰峥嵘。溪壑幽深。天然佳境。相传唐时此处曾驻兵。忽山崩压毙无数。此亦同业所感也。

 

    五里悟祖窑。悟祖修道处。五里天池寺(在今蛟峪)。在峰顶。顶高平如月。四围松柏成林。寺内曲径幽深。相传优钵大师飞来锡杖(此锡杖后来保存兴教寺,今不知下落)。在此寺内。住有僧四五人。是日假宿。晚间问主人居山如何。答曰:静里禅机,风生贝叶,闲中妙谛,月满竹枝。(如今大殿还在,塔倾斜破败,住持妙明尼师东北人,近年恢复东西寮房几十间,然昔日规格已不复见矣)

 

     次日。由南山诸峰沿山盘行。仰望云在山头。迨行到山头。云更远。余未有路。云去无踪。下坡至太乙峰麓。天色已暮。小径多歧。见涧边有人。问之。得路进口。五里。访青莲上人。上人于此静修十余载矣。是夜。问及山居清况。答云:有时带剑锄药草,无事焚香对古松  得住山之趣,真逍遥也)。次朝。与公同游台沟普光寺。在太乙之麓。有龙泉。昔无怀尊者谈经。有龙出听。故名。上坡廿里。沿途有庵宫寺院数十处。唐时极盛。俗呼唐皇庙。

 

    上至峰巅。古云太乙者终南也摩诘言终南广大深远。峰在省南。故称南山。南山佳丽。独此为最。连接五峰。俗呼五台(即现在的南五台景区)。云烟峻极。居然鹫岭。水月晴空。不亚西天。其大顶有寺。名曰圆光。内住僧一人。专念南无阿弥陀佛。谈及隋时仁寿中有毒龙变为羽人。携药于长安市上诈称仙术。大士现比丘身。以降伏之。宋太平兴国中。前后现五色圆相祥云等瑞。赐额为圆光寺。寺后有火龙洞拴龙桩。左下后山里许。有大茅蓬。体安觉朗长老同修处。昔微军老人。亦息于此。

 

    次日旱行。数百步湘子洞(印光法师说应叫“无门洞”,因为“从门入者,非本家珍”。)。老僧问:来做甚?余答:求法。伊曰:我无法说。指石头云:他会。又曰:也大奇,也大奇!无情说法不思议,若将耳听终难会,眼里闻声始得知。(问答妙哉!)礼谢下山。再下半里。至栓龙桩茅蓬。志纯大师出迎。谈及此蓬乃常州天宁冶开老人结茅处。志师同游一匝。地基颇佳。拟即添修茅蓬六处。定名曰普贤。曰大悲。曰大愿。曰华严。曰净业。曰极乐。此事全托觉朗上人一手建造。供养十方高士。并接众等事。(如今栓龙桩茅蓬遗址还在,茅蓬不复存在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南五台后山湘子洞。                                   南五台后山茅蓬。


 

    次晨。往葱岭。高寒积雪。并无明路。踏雪沿涧而上。约廿里。见有小和尚立于树下。遂问此是何处。答曰黄龙洞。余云因甚不见洞。答曰白云封锁。问长老在否。答开荒去。问在何处。答不知。行经半山涧边。见有山犬行动甚快。不知口街何物。后追老狼与犬争食。两不相下。突有一物来。狼犬见之。各弃物而窜。谚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复回黄龙洞。敬礼长老。先问年高几何?伊答:住山人不计岁月。那问春秋。问:日食何物?答洋芋野菜充饥。余曰:菩萨境界。人所不能及。问黄龙三关。答:本来无关,说甚三关。君既真心为道,切忌口头三昧,全无实解,步步行有,口口谈空,如说食数宝,有何利益。师语言言见谛,句句朝宗。令人茅塞顿开。(如今读来依然受用)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品读高鹤年在终南山的游访经历
   茅蓬门口的蒲团和拄杖。                            空山间论道。


 

    次日。回大茅蓬。仍经大乙峰。峰为洞天之最。故曰天都。其山连亘数千里。忽而白云迷漫。望之如合。忽而葱翠浮霭。近之则无。分野之广。连跨二州。阴睛之变。异于万壑。深山旷野。一望无际。(王维诗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下坡登总持阁(已经无迹科考)。昔时颇盛。今难比矣。忆岑参诗云。

         高阁逼诸天。登临近日边。暗开万井树。愁看五陵烟。

         槛外低秦岭。窗中小渭川。早知清净理。常愿奉金仙。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