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民族报社
贵州民族报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730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现代“愚公移山”

(2012-01-09 15:44:58)
标签:

a3

社会关注

分类: 社会

现代“愚公移山”

 

 

 

现代“愚公移山”

 

——罗甸麻怀村民族群众为通村隧道开山凿石12年

 

□  本报记者  赵毫     发自贵州罗甸

 

    走到翁井隧道的出口处,一眼就能看到小盆地里排列整齐的崭新民房。这些位于黔南罗甸县董架乡麻怀村大山深处的村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有一天能不再承受在悬崖峭壁上攀爬一两个小时的危险,而是只用在平地上走十来分钟,便可轻松进入“外面的世界”。

 

被大山阻隔的村子

 

    离开册山公路后,眼前除了层峦叠嶂的大山,便是“广山坡”山腰翁井隧道黑黢黢的洞口。麻怀村计生宣传委员邓迎香从兜里拿出手电筒,一行人便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摸索前进。邓边走边指着隧道里的情形介绍:“这里不够高,大车过不了”,“这里看起来危险,还需要加固……”
    几分钟之后,走到隧道的另一头。苍翠的青山环绕着山间盆地肥沃的土地,让人很难想象隧道后面还有如此丰饶的地方。据了解,隧道连结的麻怀村有700多口人,再往后还有田坝、甲哨等4个行政村,约有村民6000人,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是苗族、彝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
    在没有隧道的日子里,村民们外出需要翻山越岭,要花一两个小时。遇到物品需要外运时,完全靠人背马驮,翻山越岭很难。而放牧的时候,牲畜爬山更是困难重重,甚至多次发生牛从山上摔下来致死的事件。一座山阻隔了麻怀村与外界的联系,村民们一次次慨叹却无计可施。
    跟很多贵州农村一样,麻怀村人挣钱的主要方式也是外出打工。由于交通不便,打工回来时行李多的村民得在罗甸县城暂住,然后请人通知家里到路边接。邓迎香即是曾外出打工的一员,对交通带来的不便感受颇深。“耽搁时间不说,天气不好的话还增加生命危险。”她说。
    因为交通问题,麻怀村鲜有人光顾,几乎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桃花源”。有一次,邓迎香和外村的亲戚开玩笑说想与他“搭亲家”,不料却被告知,“除非你搬出来!”邓迎香当时触动很大,大山已然阻隔了一切。
    为了靠近公路,村民袁端祥几经思量后在广山坡靠近册山公路的一侧建起了房子。这样土地和房子完全分布在广山坡两边,生产生活立即增加了很大的困难。但只要能和外界接近一点,再苦再累他也愿意。也因为此,麻怀村人一边对袁端祥一家称羡,一边则对自己“隔绝于世”的处境慨叹。

 

决心开山凿石

 

    每一个麻怀村人都希望改变当地的交通状况,但望望巍峨陡峭的广山坡,谁都不敢想象“哪个人能搬走这座大山”。
    然而有时转机就在意料之外。
    一次偶然的机会,放牧的村民发现广山坡的另一边有一个溶洞口,深约40米。得知消息后,邓迎香兴奋了起来,她想“看看能不能通过溶洞打一条隧道”。但40米的溶洞只勉强够身子匍匐前进,不少村民认为打隧道的方法绝不可行。
    对一心想要走出大山的村民来说,哪怕是一丝“不太切实际”的希望,也足以撩动他们兴奋的神经。经过集体商议,村民们请来一位曾在交通部门工作过的退休干部实地考察。得之打隧道可行后,村民们欣喜若狂并立即行动起来。
    经过商议,距离“广山坡”最近的翁井组27户村民按人均15元进行集资,共筹得资金1350元,“用于购买凿山所用的钢钎、铁锤、洋镐,以及照明用的煤油和蜡烛”。开工的那天,27户村民全家出动,大家热情高涨。但“大锤敲在石头上几乎没什么反应”,大家才意识到工程有多么困难。
    开挖之初,由于洞内狭小,施工的村民只能匍匐前进,然后用铁锤和钢钎一点点地撬石。“大家紧挨着坐在地上,再用竹筐一个接一个地把石头泥巴传送到洞外。”为了加快施工进程,村民们决定实行三班制,不分白天黑夜地凿石打洞。“那些日子不得了,全村老小全上阵。”想起当时的情景,麻怀村村委会副主任李德荣仍不免激动。
    因为村民们都是非专业施工队员,尽管努力,却进展缓慢。后来邓迎香提议施工的村民分作两队,分别从山的两边开挖,“在隧道里会合”。于是,由邓迎香和村委会副主任李得荣各带领一队人,边摸索边向“广山坡”深处挖。6个月后,村民欣喜地听到了另一支开凿人员的声音,这意味着“隧道合拢有望了”。“看到希望后,大家热情更高,男女老少齐上阵。”麻怀村村委会副主任李德荣说,到2000年农历正月28日,两支“施工队”终于在隧道里相遇。兴奋的村民们在邓迎香家“喝酒到深夜”,以庆祝这一“伟大时刻”。

 

十二载执着奋战

 

    隧道开通使麻怀村人异常兴奋。高兴之余,村民们又在隧道出口处开通了一条长约800米的便道,连接312县道,以便立即感受交通带来的实惠。但开通的隧道仅能勉强过人,而由于人力物力的限制,拓宽工作难以一步到位。麻怀村人背马驮的历史并没有因此立即结束。但自此以后,村民们断断续续地对隧道进行拓宽和增高,到2003年,隧道宽约3米,高1.2—1.8米之间。

    尽管如此,货车仍然无法进出隧道,仅能通过马车、摩托车等,“还有随时注意别碰着头”。遇到大批量运送时,村民们只能用马车分批运送,从隧道口到家又得增加一倍的费用。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村民们的热情,不少人还是通过分批转运的方式运了水泥砖块,盖起了楼房。“麻烦不说,也增加了运输成本”,因此,隧道的拓宽增高工作仍需继续。但由于资金、物资和技术的缺乏,而乡政府又强调“以人为本”,不支持村民在安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施工,因此隧道后续工作一再被搁置。
     心急如焚的邓迎香一边向所属的董架乡政府及罗甸县相关部门求援,一边向社会各界求助。2008年,李德荣女婿捐款1万元,国际行动援助组织援助3万元,罗甸县林业局、农业局、水利局、建设局等单位也纷纷捐款捐物,麻怀村人筹到10万余元资金及部分物资。这些钱物,使隧道的拓宽增高工作重上时间表。
    资金到位后,村民们花7000元买来了拖拉机,也买了其它设备,然后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对于如此巨大的工程,邓迎香所在的翁井组村民显然难以独立胜任,她号召其他组的村民也加入到拓展隧道的行动中来。而邓迎香也通过动员、请求过路司机帮忙运输,甚至和别人换工等方式争取更多的人加入拓宽隧道的行动。“多的时候上百人,我每天用背篼背安全帽到洞口。”为了不耽搁进程,邓迎香负责管离得较远的村民的午饭。
    经过村民们的努力,翁井隧道宽度增加到3.9—5米,高度增加到3.5—5米。“虽然大车过不了,小一点的车没问题。”2011年8月16日,麻怀村举行了通车典礼,时任罗甸县县委书记沙先贵亲临现场祝贺。据介绍,隧道从开工到现在,仅人工炮眼就打了8500余个,清运沙石5万余立方米。邓迎香说:“光炸药就用了100箱,约2.5吨。”
 
隧道带来的改变

 

    村民袁端祥有些后悔了,而册山公路旁的几个地基将要长久地闲置下去。2007年,袁端祥因交通不便而选择搬到广山坡的另一头,接近外界的同时不得不承受生产与生活相隔甚远的不便。隧道打通后,他家的交通优势不再,唯有继续忍受生活与生产相隔的无奈。“为了图方便,反而麻烦了,早知道就该多等等。”谈及此事,袁端祥很是无奈,他打算“找机会把新建的房子卖了搬回去”。打了地基的村民也决定放弃修建。
    记者采访之时,不时有村民赶着牛、马等从隧道里通过。对他们而言,通过隧道不仅是节约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更关键的是保证了生命安全。因为山路陡峭,不时有牛摔下山来致死,这是村民们难以忘却的记忆。
    当然,隧道给村民们带来的好处绝不仅限于此。邓迎香说,以前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每年养一头猪。但因为交通限制,买方无法进村,只能杀了以后自己背到乡里去卖。“早上五点起床,七点才能到乡场。”几经折腾,本来不多的收入更是大打折扣。
    隧道拓宽后,有人进村买毛猪了,村民不用再折腾。而通过隧道运回饲料,村民一年可以养3批猪,一批可以养几头。村民袁端洪以前比较贫困,后来也因为养牛、猪等改变了生活,“条件好多了”。而低保户袁端开也因养殖改变了窘境,即便有两个孩子上学,“日子也过得去”。
    邓迎香自己去年也养了3批猪共12头,除去成本,每头平均能挣500元,她感觉比外出打工强很多。令她印象深刻的另一个变化是,隧道未打通前,村里种的本地水稻亩产仅800斤,而隧道打通后,通过引进杂交水稻,亩产可达1500斤。“以前不够吃,现在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最明显的是,2010年麻怀村因为交通限制而未能获得罗甸县农村公厕项目,2011年10月打通隧道后,公厕项目立即就得到了落实。记者看到,几所新建的民厕已经完成。
    邓迎香指着几栋新建的楼房对记者说:“你看,这些房子都是隧道打通后新建起来的。”据邓迎香介绍,建房的人家先把砖块拉到隧道口,再用马驮或者用马车拉,隧道拓宽后,则可用小型车辆拉。“没有隧道之前,要建房子是不可能的。”她说。
    隧道的打通不仅给村民们带来了切实好处,也点燃了他们更高的热情。记者看到,除了对隧道口进行加固外,村民们不分男女老幼,又在开始热火朝天地修建村里的公路。“修路好啊。”76岁高龄的杨正光也是修路队伍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今年就打算把村里的路修通,便于更好地利用隧道。
    长期闭塞使麻怀村保存了完好的生态,近日有投资商打算前去开发旅游休闲项目,有商人表示当地适宜种植苦茶。村民打隧道时还发现了不小的水源,通过引水灌溉,今年西南大旱之时附近的庄稼得以保全。“有商家想来考察,看是否能生产矿泉水。”邓迎香说,隧道打通后,麻怀村人迎来了新的生活。
    一切美好,正在开始。

 

 

   ◎ 记者手记

 

邓迎香:没有胆子,就挣不来个幸福

 

    听说麻怀村隧道的开凿工作是由一名“没文化”的农村妇女发起时,我感到不小的意外。在广大农村,特别是边远落后的农民家庭和村寨而言,妇女能有如此号召力的毕竟不多。
    当然,穷则思变,麻怀村人不甘长期困于大山的现实和忍受贫困的现状,这才是隧道得以开凿并打通的原因。但发起人竟是女流邓迎香,在男权普遍的农村,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当记者赶到麻怀村的时候,有个四十岁上下的农村妇女戴着安全帽、衣着极其普通,正站在隧道口等候,她说“我就是邓迎香”。打起手电筒,她带着我们走进隧道。
    她告诉记者,大山阻隔了一切。既然双脚无法跨越,那只有穿山而行。当她提出开挖隧道的最初,大家都觉得“根本不可能”。但既然有了希望,即便微弱,也就存在了可以撩拨乡民神经的可能。于是,邓迎香说服了村民,传说中的“愚公移山”在贵州有了现实版。
    因生计附于土地,村民们不可能常年累月地全力投入隧道挖掘。在经济困顿而进展缓慢之时,他们曾犹豫和动摇。隧道工程也曾一度中断,邓迎香也一度外出打工。但外面的世界没有左右她,反而坚定了她打通隧道的决心。多方筹集,在社会力量的帮助下,开山凿石的工作又一次进行,直到2011年10月的全面通车。213米,整整花了12年。
    从决定开山凿石到如今隧道通车,村民们由疑虑到肯定,由不解到支持,直至今天见证天方夜谭变成真的传奇。甚至在邓迎香忙的时候,村里人会帮着照应家里,甚至照管她家里的牲畜。这使邓迎香有更多的时间去争取各种帮助,“水利局20吨水泥、林业局10吨水泥、城建局6000元、县政府李德林主任5000元,县残联领导说一家人两个都跑项目很难得,怎么也得给一点,还亲自送到了家里”。
    鲜为外界所知的是,董架乡政府曾许诺7万元资助麻怀村村民打隧道,当时邓迎香不在家,其他人因事关重大不敢承接而放弃。后来国际行动援助组织资助3万元邓迎香便决定干起来,也有村民怀疑她太过大胆。“没有胆子,就挣不来个幸福。”决定后,邓多方奔走,终于募集到了更多所需基本资金。
    而此前很长时间内,乡领导都坚持“以人为本”而不支持村民们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施工,甚至开玩笑说要施工可以,得签下生死状,出了安全问题由村民自己承担。责任状没有签,但为了说服村民,邓迎香几乎磨破了嘴皮。她告诉记者,乡里对工程其实很支持,安全也确实是个问题,“但我们等不了”。有意思的是,村民们搭建了一个土地庙,并在每次开工时都杀一头公鸡以求保平安。“工作到现在,我们没有一个人擦破一点皮。”邓迎香无不自豪地说。
    对于如此浩大的工程,邓迎香所在的翁井组村民难以独立承担。因此,邓迎香必须得动员更可能多的人加入到开山凿石的行动中来。口头动员、自己换工、央求认识的司机帮忙托运,甚至放出狠话“你不投工我就不让你过车”。76岁高龄的村民杨正光说:“要不是有他们夫妇,这路还不知道要修到哪一年。”
    修路虽然很艰难,但也将邓迎香和李德荣结合在了一起。这在村里已经传为一段佳话。
    对麻怀村来说,隧道工程的结束只是他们致富之梦的开始,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国际行动援助组织设有一个2500元的小项目,邓迎香打算争取过来,在册山公路分往麻怀村的路口建一个躲雨亭,让村民们等车时可以不再淋雨。而翁井隧道的高度和宽度都需要调整,存在的安全问题也尚未解决,这些都需要不少资金,她还得继续奔走在寻求帮助的路上。

(赵 毫)

 

 

 

●九州掠影●

 

遵义17岁高中生被指偷羊,为证明清白喝农药自杀

 

    12月21日,遵义县一名17岁高中生王某留下遗书服毒自杀。家人发现后将其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遵义县公安局调查,王某难以接受被别人说自己偷羊的说辞,为证明自己清白,喝下农药服毒自杀。

 

 

都匀贪官被查后连称贪污划不来

 

    原都匀市教育局局长范介夫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下属计划财务科科长黄洪共同收受多名教育基建工程承包商所送180余万元。审宣判后,他们服判没有提出上诉。面对检察官,范介夫连声说“划不来、划不来,至少损失了上百万。不贪这些钱,我再工作10多年,合法收入都不止这些”。

 

 

毕节青年揣1.5万坐火车因恐被抢请求乘务员保护

 

    在温州打工的毕节青年刘凯怀揣1.5万元辛苦钱回家,因担心被抢而一口咬定火车上上有贼。于是他从紧捂胸口,到脸色发红,最终他紧张地对乘务员大喊:“有人要抢我的钱,就是坐在我身边的人,你们要保护我!”

 

 

天柱54年党龄老党员辞世,临终遗愿交一万元党费

 

    中广网消息,12月23日,85岁的原天柱县城关粮管所离休干部、老党员何天堂老人去逝,留下遗愿捐献遗体,并“从个人积存中拿出一万元钱作为党费交给组织。”23日,其亲人把一万元“党费”交到天柱县委组织部办公室。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被判刑十年

 

    法新社北京26日电,贵州维权活跃分子陈西近日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贵阳中级人民法院判监十年,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据介绍,陈西57岁,原名陈友才,于11月29日被捕。

 

 

赤水发现一亿年前珍奇恐龙足迹

 

    新浪科技讯12月29日消息,由中国、波兰、美国、加拿大等国组成的国际考察队称,他们在赤水发现了距今一亿年前的珍奇恐龙足迹,这批恐龙足迹因具有奇特的长爪而具有重要的古生物学意义。考察队还表示,该发现不但在中国,就是在全世界也非常罕见。

 

 

贵州最快高速公路通车,贵阳到清镇只需8分钟

 

    贵州省目前建设标准最高的高速公路——贵清高速公路今日实现全线通车,贵阳前往清镇最快只需8分钟车程,而贵阳前往安顺也将缩短一半的时间。

 

 

黎平金丝楠木频遭盗伐

 

    11月初,黎平县境内6株百年金丝楠木被盗,12月26日,嫌疑人被批准逮捕。据了解,金丝楠木是中国独有的珍贵树木,历经百年才成为梁材,材质坚硬耐腐,纹有金丝独美,以独特、稀有、值钱而著称,在明清时期唯皇家可用,曾被尊称为“皇帝木”。

本报记者  赵毫  整理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