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民族报社
贵州民族报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180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位代课教师离世引发的教学危机

(2011-11-30 15:16:16)
标签:

杂谈

分类: 社会

一位代课教师离世引发的教学危机

 

 

 

一位代课教师离世引发的教学危机

 

□ 本报记者  赵 毫  发自贵州贞丰

 

 

    ●冬妹小学转为公办后,他们先后领到45元、65元的月薪。2008年,教师工资调整,王明玉由于工龄较长拿到了500元的月薪,何顺刚工龄稍短则拿到400元。“要不是考虑到这些娃儿,早就不想干了。”王明玉说。

    ●为国家教育贡献20多年,人死了什么抚恤也没有,想想自己,不免灰心。”村支书王代显语气苍凉,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也沦落到这样的田地。

    ●学生们喜欢课外书,说除了语文、数学外,还想上音乐、美术、体育等课。他们去年曾拿到7本书,但除了语文、数学有人上,其它的都放着,“看也看不懂”。

    ●母光珍一直希望能把副科抓起来,使学生们能在音乐、美术、体育方面得到培养,但面对学生们“连国歌都不会唱”的现实,她也只能摇手作罢。“要想提高教学质量,至少还需要5名老师。”她说。

 

    何顺刚的突然离世,使黔西南州贞丰县者相镇冬妹小学的正常教学陷入困境。
    11月24日,当记者走进这座完小,正有一个班级没有老师上课而“自习”。看到记者的到来,很多小孩都来围观。事实上,就算没人来,自习也形同虚设,采访期间记者发现,没有老师上课的学生都不知所措,高年级的学会自习,低年级的则在教室里嬉戏打闹。
    一个代课教师的“缺席”,竟能让一所小学教学危机?

 

代课教师突然离世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同样只是代课教师的王明玉发现何顺刚痛苦地趴在办公桌上。
    王明玉让何去医院看看,何说,教师少,不能耽搁学生学习。之后直到周六,何顺刚才去检查。此后王多次接到何顺刚和家人的电话,最后一次就在最近,消息是何已去世。
    何与王是多年同事,一起伴随着冬妹小学由仅有几十名学生的民办小学发展成拥有200多人的完小。虽然作为代课教师的他们一直未能转正,每月只能领取几百元的薪水,但他们教书育人的初衷却未曾改变过。

    之前冬妹小学六个年级恰好每个班能配备一名教师。但这种勉强的平衡被何顺刚的离世彻底打破。教师母光珍因为产假不能上课,而校长钱光勇因工作需要不得不临时出差,学校有时候只有3名教师正常上课,意味着六个班有三个班必须“自习”。
    2011年3月,何顺刚和王明玉曾因代课教师的身份被辞退,学校一度甚至打算取消五、六两个年级。被辞退后的何南下打工,期间多次打电话询问学校情况,叮嘱说一旦有需要,他就马上回校上课。8月27日,何顺刚接到校长钱光勇要求返校上课的电话通知。3天后,何顺刚重新走上冬妹小学的讲台。但好景不长,上课不到两月,他便因突如其来的重症而辞世。
    与有编制的教师不同,何顺刚和王明玉其实只是“临时”的代课教师,他们工龄最长,工资却最低。冬妹小学转为公办后,他们先后领到45元、65元的月薪。2008年,教师工资调整,王明玉由于工龄较长拿到了500元的月薪,何顺刚工龄稍短则拿到400元。“要不是考虑到这些娃儿,早就不想干了。”王明玉说。
    新学年的冬妹小学,除了代课教师何顺刚和王明玉,还有新来的年轻教师农文文和吴声莲,加上来得较早的校长钱光勇和母光珍,刚好可以平均每个班配备一名教师。在冬妹小学几十年的发展史上,这便是最大的师资阵容。
    生活和教学条件的艰苦,使得家人开始动摇。眼看邻居一个个搬到者相镇上,家人劝王明玉与何顺刚放弃教书,“要么做生意,要么外出打工”。“但一走,学校就办不成了,孩子们怎么办?”王明玉说。

 

6个班5个教师

 

    冬妹村村委会有5间屋子,一间供村委会办公用,一间用来做学生教室,另外三间则借给学校作教师宿舍。教师母光珍和吴声莲合住两间屋子,一间厨房,一间卧室。两张床几乎把整个卧室塞满,因为母光珍带孩子,房间里多了些婴儿用品,显得更加拥挤。母光珍常常背着孩子上课,连续上一天课则疲惫不堪。所幸最近王明玉的妻子在她上课之时帮着带孩子,为她减轻了不少负担。
    教师农文文住在村委会办公室后面,一人一间宿舍,勉强可供生活起居,是冬妹小学住房条件最好的教师。有时两名女教师不在,几间屋子就他一个人,“有些不太适应”。时间长了,他已经习惯不运动、没有娱乐、也不上网的生活,“白天上课,晚上看书,或批改作业”。最近学校办公室灯坏了,他到晚上习惯带着台灯去办公室批改作业。“能教书育人很好,但这里的条件确实艰苦。”农文文说。
    因为没有宿舍,校长钱光勇每天早上骑车到学校上课,中午则与母光珍和吴声莲一道搭伙吃饭,然后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等到下午放学后再骑车回家。来冬妹小学3年,他一直是名副其实的流动人员。
    由于教学时间长,教学经验丰富,王明玉与何顺刚深得家长与学生的爱戴。得知何顺刚去世后,家长们深感惋惜,学生们也心里难舍。在何顺刚追悼会上,许多家长和学生都痛哭失声。学生家长马成义说:“如今他走了,我们像丢了一颗针一样,针丢了再难找也可能捡回来,人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学生王昌英说:“何老师是最伟大的,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他。”
    为了供子女上学,何顺刚妻子陈祖美长期外出打工。在他去世后,陈祖美面临着两难境地:外出打工则孩子无人照料,在家照顾孩子则断了经济来源。冬妹村村支书王代显告诉记者:“村里有心帮助,但没钱,能做的只能是为孩子申请低保。”“为国家教育贡献20多年,人死了什么抚恤也没有,想想自己,不免灰心。”王代显语气苍凉,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也沦落到这样的田地。
    何顺刚去世导致冬妹小学教师严重紧缺。钱光勇说:“按‘两基’标准,农村学生与教师人数是28比1,我们师资不足,想提高教学质量都难。”钱光勇因工作需要外出时,更多学生便没有老师看管。因此,年轻教师农文文一来到冬妹小学便担任3个班级的教学,已是名副其实的主力教师。为了解决师资问题,钱光勇动员以前的同事申请调到冬妹小学。因受何顺刚感动,在另一小学任教的母光珍丈夫也写了申请,要求调到冬妹小学。而王明玉说,如果政策不变动,他将一直教下去。

 

不吃午饭

 

    上课铃声敲响后,教师王明玉走上讲台。学生们仍然嬉闹着,教室里嗡嗡地乱作一团。王明玉大声呵斥“大家安静”,然后走下去把几张歪歪斜斜的课桌搬放整齐。“一年级的学生就这样,上课前得整顿纪律。”他对记者说。之后王明玉开始板书,他转过身时教师里又嗡嗡地闹了起来,学生们好奇地盯着前去采访的记者。
    因为缺乏教师,一年级学生上课的时候二年级学生则被安排自习。被用作教室的村委会屋子只有一扇窗户,教室里显得有些暗淡。学生们在屋子里跳成一团,有的甚至提着扫帚扫地,灰尘弥漫。几个学生把头伸出门外,见记者走近便迅速缩了回去。记者上前搭讪,他们并不回答,只是好奇而单纯地笑着。
    与低年级学生的纯真无邪不同,高年级学生则懂事得多,也羞涩很多。记者走进六年级教室,学生们也好奇地观望,却并不靠近。几个男生简单地说了几句后便逃开了,另外一些同学则安静地看书写作业。虽然已经是冬妹小学最高年级的学生,但他们鲜有机会去十几公里外的者相镇。他们告诉记者,想去镇上看看,但没有时间。学生王昌英说,他们每天放学后都得放牛割草,没有时间玩。
    提到教师何顺刚,学生们一下子安静了,话语涩涩的。他们的印象是,“何老师对成绩好的不好的都一样喜欢,写字写不好,他会手把手地教”。他们对何顺刚的授课方法大都说不上了,唯一的印象是“何老师教的语文测验时全都及格”。学生们喜欢课外书,说出了语文、数学外,还想上音乐、美术、体育等课。他们去年曾拿到7本书,但除了语文、数学有人上,其它的都放着,“看也看不懂”。不过学生们对此很理解,“母老师也说想教其它的,但老师太少,教不下来”。
    在冬妹小学,所有的课程都是数学和语文。老师们深知课程单一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却总无法改变缺少教师的现实。母光珍一直希望能把副科抓起来,使学生们能在音乐、美术、体育方面得到培养,但面对学生们“连国歌都不会唱”的现实,她也只能摇手作罢。“要想提高教学质量,至少还需要5名老师。”她说。
    中午放学后,学生们被安排打扫卫生。然后,离家近的回家吃午饭,离家远的则等着下午上课。唯一可以买东西的地方是操场上的临时小摊,部分学生会买点零食充作午饭,大部分学生没钱,只能看着。因为母亲不在家,学生顾久影把年幼的妹妹也带到了学校,这样,她可以一边上课,一边照顾妹妹。
    有的学生会从家里带饭到学校吃,但大都又干又硬,难以下咽。王明玉曾经碰到一个学生躲在角落里哭,他上前问,学生说太饿了,王把学生带回家里吃饭才算解决问题。“来了就是我的学生,我就得负责。”王明玉说。
    在冬妹小学,学生们的午餐问题一直悬在老师们心中,想要解决却总有心无力。教师母光珍说,希望学校有一个食堂,这样学生们就不至于饿饭了。“孩子都在长身体,饿着饭怎么学习?”为此,母光珍积极与志愿者接触,希望能早日解决学生的午餐问题。据母光珍介绍,冬妹小学75%以上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饮食问题更加严重。也因为此,三年来她一直想召开一次家长会,但始终未能成功。

 

希望学校有堵围墙

 

    谈起冬妹小学的教学环境,代课教师王明玉只能无奈地摇头。“每次上课,我正讲得津津有味时,学生家长就在门口大声叫孩子,思路马上就被打断了。”严重的时候,家长们直接走进教师,提高嗓门对孩子说,“放学不要耽搁,赶快回家放牛割草。”这个时候,王明玉不得不停下来,等家长交代完事后再上课。“这么一阻隔,有时候连讲到哪里都忘了。”经历多次后,王明玉只要看到有家长靠近,便“嘭”一声先把门关上。个别家长见关了门会知趣地离开,大部分则会隔着窗户大声对孩子交代。
    每个教师都有王明玉一样的经历,也多次劝说家长们不要打扰课堂纪律,但家长们却依然如故。“要是有一道围墙就好了。”教师母光珍说,“那样,家长们进不了学校,教学效果就会好得多。”学校围墙约200米,需要资金并不多,但对缺乏资金的冬妹小学来说,却是一件长期无法解决的事。
    事实上,冬妹小学所缺的不仅仅是围墙,而是包括教学所需的所有设施。
    冬妹小学本有六间教室,其中一间被用作办公室,一个年级的学生便只能在村委会办公室里上课。屋子只有一扇窗户,光线暗淡,老师们忧心却毫无办法。
    比起教师宿舍,老师们则更希望有一个食堂。据王明玉介绍,今年9月,黔西南州法院曾到冬妹小学视察,叫学生们打开午饭看,有的是玉米,有的没带,有的是盐巴水和的饭。
    为了帮助学校改善条件,村支书王代显多次向县、州提出申请,并在黔西南州公积金管理中心争取到了3万元资金。
    校长钱光勇每学期开学后就给当地教育局写报告,但一直未得到明确回复。他和教师们希望能有一堵围墙保证教学环境,有一个食堂保证学生午餐,再有几间宿舍供教师住宿。除了这些,他们还“奢望”学生们能在音乐、美术、体育,以及其它方面得到相应的发展。
    这些愿望,简单却遥远。

 

 

 

◎采访笔记>>

 

何顺刚:走了学生怎么办?

 

    第一次听说教师何顺刚的事时,我想无非是又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守着微薄的工资患了重病,如此而已。几小时之后,志愿者张稚浪在电话里说,不用募捐了,何老师已经去世。再后来,我才得知何顺刚其实有着更为普通也更特殊的身份:育人20多年后,他曾一度因代课教师的身份被清退,然后又因为一个电话毅然返回讲台,并最终在教师的岗位上以令人悲痛的方式与他深爱着的学生、同事以及家人辞别。手捏400元的微薄月薪与“癌症晚期”相遇,不用想象,结局几乎早已注定。
    在去冬妹小学的路上,教师母光珍细数着何顺刚那些微不足道却有又动人心的故事:他对每个学生的成绩都了如指掌,对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如人口多少经济情况等也都清楚无疑。中午放学时,他总要呆在办公室批改一阵子作业,然后才回去吃饭。“是他影响了我,我才会背着孩子上课。”母光珍说。受感动的还有母光珍的丈夫,另一所村小学的校长,他已经写了申请,要求调到冬妹小学任教。
    共事20余年,王明玉还清晰地记得,课间的时候何顺刚趴在桌上,说身体不舒服。王劝他马上去检查,何顺刚说,教师本来就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等到周六,病情加重的何顺刚才去检查,并永远地离开了他放心不下的学生。得到消息时,许多人都忍不住流泪。“之后的几天里,我像丢了什么似的,一直放不下。”
    何顺刚到外地打工时的工资是2000多元,几近他在冬妹小学半年的工资。他何以放不下学校里的孩子,在清退后又因一个电话就立刻重上讲台?问题再不会有直接的答案了,但人们对何顺刚的评价却惊人一致。“有不认识的字,打个电话给他就解决了。”村民马成义说,“如今他走了,再没这么方便。”马成义常与人谈起何顺刚,每次都为他感到惋惜。
    了解得更多,才知道何顺刚不仅是一名代课教师,更是一个农民。为了供子女上学,他的妻子常年在外打工,他则需要在上课之余,负担起所有的农活。他每年种一两千斤粮食,并自酿白酒来卖,喂养两头猪和十几只鸡。为了学生,何顺刚以一名教师的身份走上讲台;为了家庭,他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辛勤地刨着地,并千方百计地挣钱养家糊口。二十几年,这个男人是否动摇过呢,没有人能做出直接的回答。他的妻子说,也曾劝过,但他总说,走了学生怎么办?
    作为一名乡村代课教师,何顺刚除了400元的月薪一无所有。在他走后,400元的工资自然不复存在,也没有所谓的抚恤金。他没有能为家里留下点什么,3个孩子的抚养重任落在了妻子陈祖美一个人的头上。陈祖美每次外出打工都晕车,但3个孩子分别在上高中、初中和小学,不打工她能怎么办呢?何顺刚在时,她能放心地去打工,但现在呢,不外出打工便不能供孩子上学,外出打工又担心孩子没人照顾。陈祖美陷入了两难。“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打算呢?”谈到将来,她只是低声地重复这句话。
    “我走了,学生怎么办呢?”何顺刚一定在另一个世界依依不舍。                        (赵 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