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民族报社
贵州民族报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097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电煤紧张,贵州电力供应捉襟见肘

(2011-11-09 15:08:43)
标签:

杂谈

分类: 经济

电煤紧张,贵州电力供应捉襟见肘

 

 

 

电煤紧张,贵州电力供应捉襟见肘

 

□ 王 丽 王新明  发自贵州六盘水

 

    有“江南煤海”之称的贵州,是我国长江以南最大的产煤省,可今年省内电煤却频频告急,电力运行一度“亮起红灯”。当前水电因严重干旱难以发力,煤炭安全生产形势严峻,更让“煤电困局”雪上加霜。重重复杂矛盾交织下,电厂、煤矿和地方政府,都面临着困境和挑战。

 

电煤供应紧张,电厂“喊亏”

 

    装机4×60万千瓦的发耳电厂,就坐落在我国南方煤炭资源最富集区域的贵州省水城县发耳镇,可走进电厂,宽敞的堆煤厂里却显得有些空荡,电煤持续紧张让这座“西电东送”骨干电厂运转举步维艰。
    “找煤就是我今年最大的任务。”电厂总经理林跃说,发耳电厂2007年投产以来,今年遇到了最为艰难的局面,不仅电煤价格迅速飙升,煤质每况愈下,而且还买不到。8月份,电厂4台机组只有2台运转,日均耗煤1.8万吨,存煤水平在7天以下。上半年进厂电煤平均热值只有3800大卡,大大低于5000大卡标准。电厂为此被迫使用柴油助燃,每个月烧油量达800吨。
    贵州另一骨干电厂盘南电厂公司副总经理李东麟说,正常情况下,电厂4台机组满负荷运转日均需煤2.4万吨,由于煤质较差,今年需3万吨,多用煤20%以上。折合成发一度电,就多消耗80克。
    贵州粤黔电力公司总经理林桂荣则表示,2006年4月,盘南电厂第一台机组发电,当年就实现净利润1.7亿元。可这几年,电煤价格迅速攀高,电厂利润不断下降。电厂坐在煤山边上,仍然面临买不到煤的窘境。
    与盘南电厂配套建设的响水煤矿,最初规划年产能达1000万吨,而电厂4台机组年需煤量仅700万吨左右。可由于煤炭赋存条件、矿井审批手续不全等原因,2010年实际产量只有107万吨。为了不停机,电厂甚至要从几百公里外的黔西南州拉煤,运输成本甚至比秦皇岛到达广州的海运费还贵,企业难以承受。
    面对电厂的抱怨,政府也有说不出的苦衷。由于这些大型电厂属于央企,更多地倾向于企业利益,遇到电煤供应紧张就对政府有依赖心理,部分电厂观望心态较重、消极存煤,因此,地方政府调控效果往往难以达到预期。

 

煤矿难做“赔本买卖”

 

    盘江煤电集团一位负责人说,当前煤矿企业面临的窘境是,电煤与市场煤、省内价与省外价存在较大差距,但是,保障电煤、民用煤、重点企业用煤都是“政治任务”,企业明知是“赔本的买卖”,只能暂时丢掉市场保电煤。
    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是电厂频频陷入紧急“煤荒”,另一方面却是煤炭企业普遍没有生产积极性。6月9日,占贵州电力装机近一半的8家主力电厂存煤不足一天,贵州电网发布全网大面积停电红色预警。为保障电煤供应,贵州省出台一系列“硬措施”,甚至“封关”措施停止煤炭外运,但这些措施却没能根本缓解“电煤危机”。
    10月1日起,贵州对出省煤炭征收二次价格调节基金,由原来的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根据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按照此规定,四季度公司预计负担煤炭价格调节基金1.35亿元。
    贵州水矿集团副总经理张思明说,这几年全国闹“电荒”严重的多是一些产煤大省,如山西、河南、贵州等。事实证明,电煤越是按市场规律办事,越是有保障。如果允许煤矿销售一部分煤炭给电厂以外的其他客户,拉高扯低总体上还能有盈利,可是所有煤炭都要给电厂,政府守在煤矿见煤就拉走,导致煤矿普遍没有生产积极性,电煤供应更加紧张。
    张思明告诉记者,前些年煤矿企业长期困难,发工资都成问题。这几年煤炭市场稍有好转,却要眼睁睁看着利润流失。供应电煤与市场煤每吨差价300多元,一天损失就是500多万,现在企业辛苦建立起来的销售网络也受到影响。
    国有大矿有怨气,地方小煤矿也“心气不顺”。一些小煤矿矿主说,煤炭资源获取是市场化方式,投资门槛不断抬高,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可现在出煤却没效益,甚至是亏损,宁愿不生产。
    盘县雄兴煤矿矿主刘尔雄说,无论生产不生产,县里给所有煤矿都下达了电煤任务,可煤矿证照到期了,跑省里一些部门几十趟也办不下来延期手续,“合法矿变成了非法矿”,只能从其他煤矿高价买来完成任务。电煤供应的前提是要鼓励产能,可现在这种局面下,很多煤矿失去了生产积极性。
    贵州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煤炭产量1500万吨,数据一经公布,即遭各方质疑。中电投贵州金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尹贵荣说,按照这个数据,日均产量40万至50万吨,而电煤需求量只有20万吨左右,采取封关措施煤炭都不允许外运,剩余20多万吨煤炭究竟到哪里去了?
    据贵州省能源局统计,全省“六证齐全”的煤矿只有400多对,总产能8000万吨左右,而去年煤炭产量近1.6亿吨。一些煤矿业主认为,煤炭产量有虚报嫌疑,加上今年事故频发,小煤矿被关的数量大,导致整体产量不足,电煤供应非常紧张。

 

基层政府“安全”“生产”难平衡

 

    确保电煤供应,地方政府是第一责任方,可在电厂与煤矿间艰难“周旋”。贵州第一产煤大县盘县副县长刘虎生说,全县140对煤矿,接连发生煤矿事故后,目前只有26对合法煤矿生产,总产量不过400万吨,可今年县里的电煤任务量有530万吨。
    为完成任务,盘县成立5个电煤督查组,到37个乡镇督查,几乎是见煤就拉走。刘虎生说,盘县产煤品种主要是焦煤,动力煤不到10%,8月份,焦煤价格每吨高达900元至1400元,是电煤价格的2至4倍,可为了保电煤,县里只能执行“三不”政策,即所有煤炭“不入洗、不炼焦、不出境”,全部供给电厂。
    火铺镇镇长郑春萍说,今年以来,盘县发生多起较大以上煤矿事故,一批矿井停产整顿。全镇有3对矿井,现在只有1对在生产。今年全镇电煤任务14.6万吨,可到8月底只完成2万多吨。
    大山镇镇长秦明高、平关镇镇长张云浦等均纷纷表示,一会儿是安全大检查,有隐患的煤矿都要关闭;一会儿又是电煤“大动员”,要千方百计鼓励生产保障供应,基层干部工作很难做。
    “左手安全、右手生产”,记者采访的一些基层干部说,安全生产与电煤保障就像是套在地方领导干部头上的两个“紧箍咒”,电煤是“政治任务”,安全是“政治任务”加“政治生命”,地方肯定是宁愿停产也不愿生产。

(据《经济参考报》)

 

 

 

电监会启动输配成本监管 电改加速

 

□ 王秀强  发自北京

 

 

◎核心提示:


    输配成本高、成本界定模糊是电力产业的弊病之一。电监会试图利用监管手段,倒逼电力体制与电价改革,同时彰显其行业监管地位。

 

电力“主辅分离”收尾之后,电改开始向“输配分开”推进。

    11月4日,国家电监会下发《输配电成本监管暂行办法》,推进输配电成本透明,加强输配电成本监管,规范输配电成本和输配电价形成。
    11月7日,电监会官员向记者解释称:“办法目的是约束电网企业成本,为独立输配电价形成打下基础。电监会对电价成本监管将更加细化、规范,按规定电网企业职工薪酬制度也要备案。”
    依照办法规定,电网企业应当及时、准确地向电力监管机构报送输配电成本信息;电监会可根据输配电成本实际情况,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提出调整输配电价格的建议。
    在经历长期的理论研究后,电监会在输配成本监管上终于有实质性动作。这一定程度上与新任电监会主席吴新雄的执政思路有关。
    自吴新雄就任以来,电监会在电力市场、电力安全等领域频有新政,力图开启电力监管新局。其中,电力价格、成本和财务监管是吴亲自敲定的监管重点。此次办法出台,可以视为输配分开改革的前奏。


输配成本侵占3成电价

 

    输配成本高、成本界定模糊是电力产业的弊病之一。
    一位电监会地方派出机构官员告诉记者:“输配成本是电价主要构成部分,影响电量在电网中的流动和交易。厘清输配成本构成,是电价改革的基础。输配分开的目的是形成发电、输电、配电、售电的清晰电价体系。”
    国家电监会资料显示,2010年国内电网企业平均输配电价(不含线损)为160.91元/千千瓦时,占销售电价的28.15%。
    高昂的输配电价不仅推高电力价格,亦影响资源在区域之间的优化配置。在电力跨省(区)交易中,电能交易送出省(区)、路过省(区)及受入省(区)等均要收取费用。
    以甘肃送华中交易(主要输电通道为德宝直流)为例,2010年在交易过程中,甘肃省电力公司按30元/千千瓦时收取输电费,陕西省电力公司收取1.45%的网损,西北电网公司按24元/千千瓦时收取输电费,国家电网公司按46元/千千瓦时收取输电费并收取5.31%的网损,华中电网公司按24元/千千瓦时收取输电费,五家电网企业输电价格合计达到124元/千千瓦时。如果包含德宝容量电费分摊和各环节网损,整个交易中间成本高达160元/千千瓦时。
    作为电改主要推动者,电监会曾多次建议,稳步推进电网企业输配电体制改革,实施输配电业务内部财务独立核算;深化输配电价改革,理清输电、配电成本,建立科学合理的输配电价格机制,真正形成公平开放的供用电市场。
    “然而,电网属于垄断行业,掌握电力调度交易权,在电力交易中占据话语权。输配成本监管难度较大。”上述电监会派出机构官员说。

 

考量输配成本合规性

 

    输配电成本逐年增加,监管难度大,隐藏的问题众多。这是输配成本监管的第一大障碍。
    “十一五”期间,电网输配电成本逐年增加。从2006年的2000亿元左右,增长到2010年的4222.41亿元。
    2010年全国主要电网企业输配成本同比增长20.92%。其中,国家电网公司为3294.47亿元,增长22.84%;南方电网公司927.92亿元,增长14.58%。在电网输配电成本构成中,折旧、职工薪酬以及其他费用所占比例最大,分别占41.64%、19.32%和27.15%。
    上述成本构成,使得输配成本监管变得异常复杂。“很难判定哪些是电网主业,哪些是辅业。列入成本构成的项目中,有诸多违规现象。”国家电监会官员说。
    2011年4月至6月,电监会及派出机构对全国215家供电企业抽检。检查发现,供电成本方面问题43例。主要表现为:虚增供电成本,超范围列支,部分费用支出不符合国家规定,工程项目未及时结转固定资产计提折旧费用等情况。
    正是基于此种不规范状况,电监会启动输配成本监管,考量电网成本费用支出的合理性。
    按照办法规定,电监会主要监管项目为:输配电成本与其他业务成本分类核算情况;各项输配电成本费用支出合规性的情况,包括材料费、职工薪酬、折旧费、修理费、其他费用以及输电费和委托运营维护费等;影响电网企业输配电成本的内部交易和关联交易等。
    除此之外,电监会还将对电网企业输配电成本发生的重大变化和事项实施监管,主要包括:电网企业输配电成本项目发生重大变化;电网企业输配电成本项目的构成内容和金额发生重大变化;电网企业发生的各类投资、筹资、兼并重组和资产处置等重大事项等。
    电监会试图利用监管手段,倒逼电力体制与电价改革,同时彰显其行业监管地位。
    近来,电监会先后下发多份监管报告,涉及电力安全、发电业务、电力市场等领域。其中《2010年度全国电力交易与市场秩序监管报告》、《2011年供电监管报告》两份报告力度最大,披露电力运行中垄断、关联交易等问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

 

 

 

◆ 快 讯

 

贵州残疾青年创业项目再获创业资金资助

 

    本报讯  由贵州省残疾人就业服务指导中心、贵州省青年创业就业服务中心联合支持的“《贵州装潢》杂志周年庆暨贵州省残疾人就业服务指导中心、贵州省青年创业就业服务中心资助仪式”于11月6日在贵阳举行。为了支持该企业更好的发展,省残疾人就业服务指导中心、省青年创业就业服务中心分别对其资助5万元创业专项资金,并授予该企业“青年创业就业示范企业”和“残疾青年创业就业示范企业”荣誉称号。
    2010年9月18日,以“贵州人的家装参考书”为办刊核心理念的《贵州装潢》杂志在贵阳举行了首发仪式。社会爱心企业向其每月赞助了1万元全年共12万元的资助,使其走出了创业之初的艰难。从那时候起,贵州首本专业的装潢行业杂志问世,杂志一经发行,就用专业的内容,新颖的设计,高品质的印刷等保证质量的方式占领了贵州装潢行业市场。2011年,该企业解决了10余名青年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接受了20余名大学生进行实习,其中包含了3名残疾青年大学生。由于在青年创业就业方面的工作突出,一年后,该企业再次获得由贵州省青年创业就业服务中心,贵州省残疾人就业服务指导中心共同资助的10万元创业专项资金支持。   

              (本报记者 杜再江)

 

 


纳雍县看守所加强作风纪律建设

 

    本报讯  为确保各项监所安全工作的高效运转,有效防治各类非正常死亡案事件的发生,搞好“两防一退”工作,使看守所成为犯罪人员认罪服法、改过自新的有效阵地,纳雍县看守所严格绩效考核工作,加强作风纪律,提高全体民警的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增强紧迫感和责任感,使看守所的安全工作和其它工作保障有力。
    该所对当月受党政纪处分的实行一票否决;加大对在押人员的管理力度,杜绝“牢头狱霸”的发生等。
    近一年来,通过加强绩效考核,极大地调动了民警的工作积极性,民警自觉遵守作风纪律的习惯逐渐养成。    

(龙 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