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民族报社
贵州民族报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875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猪肉价昂,谁是最大推手?

(2011-11-02 15:29:16)
标签:

杂谈

分类: 社会

猪肉价昂,谁是最大推手?

 

 

 


猪肉价昂,谁是最大推手?

 

□  龙立宪  彭高琴

 

核心提示>>

 

    10月1日,兴义城区猪肉市场历经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集体罢市。事件发生后,尽管政府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恢复市场秩序,但至今,肉价依然居高不下,罢市“隐患”仍未彻底根除。
    为了让广大市民吃上安全、放心、明白的猪肉,本报记者深入养殖户家中、屠宰场内部和菜市场的肉摊子,与他们面对面,算算成本账——出栏一头生猪,养殖户得到实惠了吗?猪贩子从中获利多少?屠宰场屠宰一头猪花了多少钱?肉贩的利润有多高?

 

养殖户,一头猪获利300元

 

    10月6日,秋雨绵绵。兴义市桔山街道办民航村三组的养猪户朱群英,正蹲在猪圈边发愣。
    朱群英是位养猪多年的养殖户,有着丰富的养殖经验,朴实的她一边请记者进屋里坐,一边问道:“你们是不是来搞统计的?听说农民喂猪有补贴了。”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朱群英家往年喂的猪都在30多头左右,今年由于饲料和粮食的价格涨得太快,家里本钱少,所以才养了13头。
    “今年肉价涨了,你喂猪赚了没有?”记者问。
    “猪价涨,饲料和粮食比猪价涨得快,原来一包100斤装的饲料100元,现在要130元至135元,包谷原来一斤卖9角,现在一斤是1﹒3元。”朱群英说。
    在朱群英家里,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插话道:“养猪没搞头了,辛辛苦苦四个月,要猪不生病,没意外才能赚到300元,现在随便到街上去打一天小工,都是近100元一天,得的又是现钱,吹糠见米。”
    朱群英说,她养猪20多年来,虽说养猪不赚钱,但生在农村,要种庄稼,可以赚得粪用,她们这个组有人家80户,以前喂猪的近30户,现在饲料上涨后,只有4家人在喂,且喂的头数都少了。
    “你刚才提到喂猪有补贴,你得过吗?”记者问道。
    “没有得过,村里的兽医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要来登记生猪的存栏数,听说政府给每一头能繁母猪的补贴200元,仔猪每一头补贴50元,我们家养了这么些年,从来没有得过。喂猪的风险大,不敢轻易下单养猪了。”朱群英说。
    “养猪有哪些风险?”记者问。
    “一是如果遇到猪生病,本钱一分都捡不起,去年我家喂了32头,因免疫没有做好,死了16头,亏惨了!二是市场风险大,我们喂猪的,猪价是逢贵贵卖,逢贱贱卖,猪长大了,多喂一天,多承担一天的饲料费。”朱群英称,前年遇猪价跌,她家喂的20多头猪,喂得肥肥的,但人工钱都捡不起。
    朱群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购进一头满月的仔猪需要150-200元,经过近5个月的精心喂养,可以长到200斤左右。“每头生猪每天吃5斤左右的饲料,投入为6.5元,这样,一头成猪的饲料成本需要975元。同时,还需要防疫费15元/头,水电投入50元/头,包谷600斤,按1.3元每斤计算,需680元。
    “实际上,每喂一头200斤左右的生猪需要的直接成本最低为1870元。当然,这里还不包括修建猪圈投资与其他的隐性费用,更不包括出现重大疫情等潜在的风险。”
    朱群英说,今年肉价还稍好点,毛重11块钱左右一斤,也就是说,200斤重的猪能卖2200元,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价格了,她能从中获利330元。
    “今天的猪价还可以,但喂少于10头就纯粹没意思了,还不如出去打工。”朱群英称,她现在喂的13头猪,运气好的话,出栏后可获利4300余元。按5个月出栏计算,每月就860元左右的收入。
    与记者交谈中,在简陋的房子里,一脸笑意的朱群英脸上多了许些无奈。

 

猪贩子,一头猪可赚100元左右

 

    10月8日早上,记者在兴义市丰都办事处见到了正在收购肥猪的猪贩子,他自称王老三,干这个行10年有余。他衣服上到处都是猪屎的痕迹,嘴里叼着烟。
    “假若在运输过程中出现一头死猪,那就等于是白忙活,如今一头猪就值2000多元。”王老三说,猪肉价涨得快,其实对他们没用,也就是说,涨得越高,他们的收入越少,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
    王老三说,处在中间环间的猪贩子赚的是差价,在如今这个信息透明的时代,差价基本上是固定的,无论猪价涨跌,都维持在一斤5毛钱左右。“有时候与养殖户打干估(不用称重量),也许会多得点,但是他们多半都不这样做。在猪圈里估重量往往都有少的悬殊,这样就要倒贴钱。”
    一年四季,王老三几乎每天都在走村串户,打听哪里有猪卖。找到猪源后,再根据猪的质量,和养殖户侃价。“如果一天能买到10把头猪,就可马上联系运输车辆,一天就能赚个好几百呢!”王老三说,但他从事这么多年的猪生意,最多的一次一天就买到3头猪,其中一头还因为估重量过于悬殊而亏本。
    “这生意真的赚不到钱,而且风险很大。”王老三给记者算账,一斤猪运到屠宰场,每斤价格约提高5毛钱,一车猪大概拉10头,价值2万元。经过上车及运输,一头猪到达屠宰场后有时会掉膘几斤,甚至高达10斤,再扣除运输费用,一头猪有100元左右的利润。“这里面的人工成本除我本人外,还需要一个人,负责押车。”
记者了解到,散养户、养殖大户、规模养殖场所饲养的生猪,其销售渠道基本上受生猪贩运商的限制,没有直接与销售终端对接,造成中间环节增加,价格受到压制的现象。
    通常情况下,一般在10公里以内的贩运商每收购一头生猪,可获取50元左右的利润,20公里以上的获取100元左右,超过50公里以上的,将获取200元以上的利润,甚至500元以上。

 

屠宰场,加工生猪不赚反亏

 

    近年来,兴义市生猪屠宰加工业兼并、重组、淘汰步伐加快,兴义城区内屠宰企业由过去的多家,变成现有的两家大型生猪机械化定点屠宰场。
    根据佳鑫屠宰场的成本核算显示,在不算设备折旧和银行利息的前提下,2009年度亏损223200元,2010年度亏损263520元,今年上半年亏损133056元。
    佳鑫屠宰场算了一笔账,以日平均屠宰120头生猪计算,平均每月屠宰生猪3600头,按每头加工费22元算,收取屠宰加工费79200元。屠宰场收取小肠、毛、血,每头猪可获18元,每月仅这一项就有64800元。屠宰场返给生猪“组织户”每头15元,平均每月需返给生猪“组织户”54000元。屠宰场免费提供住宿、水、电给生猪“组织户”,每月平均10000元。屠宰场内有管理人员10人,生产工人35人,人均工资1800元,月平均工资一项支出81000元。同时,屠宰场还有电费、煤和柴油等支出费用,以及环保设施运行费用。这样一来,佳鑫屠宰场收支相抵后,每月亏损55680元。
    同鑫屠宰场也叫苦不迭,称去年1月以来,该屠宰场一直亏本经营,仅去年一年就亏本60万元。
    根据屠宰场的说法,兴义市城区日需屠宰生猪250头左右,佳鑫屠宰场日均屠宰120头,同鑫日均屠宰90头,说明每天仍有40头私屠滥宰、未经检疫的白条肉流入市场。

 

肉贩,卖一头猪纯赚近300元

 

    10月8日上午8:15,本报记者来到交易量较大的兴义市幸福路农机厂菜市,一早,呈三字排开的15个肉摊便人头攒动。虽是深秋,但正在忙着砍骨、剁肉的10余个男女肉贩头上都冒着热气。
    当天的肉价:瘦肉每市斤20元、肥瘦每市斤18元、肥肉每市斤17元、猪头每市斤7﹒5元、肥猪脚每市斤16元。面对如此高的肉价,肉贩们均叫苦。他们说,尽管肉价如此之高,但他们还是没有多大赚头。
    果真如此吗?
    据调查,10月8日当天从则戎、马岭两个屠宰场批发白条猪的单价最贵的每市斤16﹒7元,中档每市斤15﹒5元。
    记者走访了兴义城区4个菜市10多个猪肉摊后得知——肉贩从屠宰场批发每市斤16﹒7元的白条猪280斤,总金额4676元;总重量280斤,减猪脚、骨头20斤,按当天市场售价:瘦肉、排骨每市斤20元,按瘦肉率70%计算,瘦肉、排骨销售额为(280-20)70%×20=3640元;按肥肉率20%计算,肥肉销售额为(280-20)20%×17=884元;猪脚售价总金额为(20-0﹒9)×16=305﹒6元;0﹒9斤为骨头售价为12元。当天肉贩从屠宰场批发白条猪时,带走的猪头、大肠等内脏不上秤。猪头售价总金额为20×7﹒5=150元,大肠等内脏售价总金额约40元。
    卖一头猪肉贩需上缴税费40元,运输费25元,摊位费12元。
    核算下来,肉贩的纯利润为(3640+884+305.6+12+150+40)-(4676+40+25+12)=278.6元。

 

市政府,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让市场能理性合理呢?事发后,兴义市政府紧急启动应急预案,屠宰费由政府埋单,生猪由政府调购,减少了生猪流通环节,但生猪出屠宰场的净肉价却创历史最高,市场上猪肉的零售价仍维持净瘦肉每市斤20元、肥瘦每市斤17元的高价位。
    兴义市政府副市长李维勇说,为防止肉贩任意抬高肉价,损害普通消费者的利益,政府对猪肉销售进行限价,净瘦猪肉每市斤18元,肥瘦每市斤16元。10月1日起,由市物价局组成巡查队,每天对市区的所有肉市进行监督检查,并将检查情况形成报告每日上报市政府相关主管领导。从目前监督检查的情况看,市场上肉价较为稳定。
    李维勇称,面对高价位运行的零售猪肉,除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进行干预外,消费者也可以抵制不合理的价位。据他讲,因连续的干旱,粮食价格特别是包谷的涨幅达30%,农户喂猪成本快速提高,造成本地生猪源存栏数量下降,致使生猪毛重单价较高。从市场情况看,生猪毛重每市斤售价为12元左右。为平衡市场,罢市事件发生后,市政府紧急从周边的云南等生猪源较为丰富的地区调运生猪供应市场,缓解市场供求压力。
    “该事件因佳鑫、同鑫两家屠宰企业及肉贩、生猪‘组织户’三方为自身利益而引发。目前,政府让佳鑫、同鑫暂时停业,紧急启动了则戎、马岭两家屠宰场应急。对于本起事件的最后处理,市政府将组织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组成调查组,从根本上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李维勇如是说。
    关于养猪农户提到喂猪没有得到相关政策的补贴,提不起积极性的问题,李维勇还告诉记者,目前兴义市关于生猪养殖的补贴,主要是针对规模经营的养殖场,此举是希望通过政府大力扶持,引导兴义市生猪养殖形成集约化、规模化,保障生猪品质,让老百姓餐桌上的猪肉更好更安全。

 

 

 

 

男孩浙江走失,贵州夫妇千里“滴血验亲”

 

□ 黄 伟

 

    亲子鉴定的结论数日后才能揭晓,等待的日子尤觉漫长,于我们如此,于小罗成他们更甚……”前天凌晨,温州苍南县龙港公安分局民警陈荣洪,在微博上发出了这番感慨。
    过去的半个月,陈荣洪一直借助微博,帮助一个在苍南走失的男孩寻找亲人。
    一个星期前,一对贵州夫妇看到寻人信息,觉得照片上的男孩,很像他们8年前被拐卖的儿子,于是不远千里赶到温州,要和男孩“滴血验亲”。

 

9岁贵州男孩温州走失

 

    10月5日早上8点左右,一个穿着三色条纹毛衣的男孩,独自背着旅行包,站在龙港大道豪门KTV会所附近,身子不停哆嗦。
    好心的路人上前询问,发现他是和亲人走散了,遂报警。民警带着这个男孩回到龙港公安分局。
    男孩自称“罗成”(音),贵州人,今年9岁。3岁时,被父母遗弃,由姑妈收养。小罗成说,他口中的姑妈,别人都叫她“四姐”。他只记得,之前和姑妈住在贵州一个小山村里,家是小瓦房,隔壁有七八户邻居。
10月4日下午,小罗和姑妈一起坐长途车,从贵州抵达龙港镇,当晚他们住在一家小旅馆里。“我晕车先睡了,姑妈说出去给我买吃的,然后就不见了。”第二天一早,小罗成怎么也等不到姑妈,只好走出旅馆,结果迷了路。

 

民警微博帮男孩寻亲

 

    “亲们,帮忙转一下吧!龙港分局民警在豪门会所前发现一流浪男孩。他自称‘罗成’(谐音),贵州人,九岁,三岁时父母就弃他而去,他和姑妈‘四姐’相依为命。”
    前天,他们从贵州来到龙港,因晕车姑妈带他在一民房前逗留,待他醒时姑妈却不知去向!愿知情者速与我们联系,谢谢!”
    10月5日下午4点56分,陈荣洪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上,帮小罗成发布了上述寻亲信息。
    陈荣洪说,之所以想到微博寻亲这个方法,和之前一次“碰巧”有关。
    原来,今年9月17日,50多岁的智障女陈某在苍南走失,玩微博时间不长的陈荣洪,试着发了一条寻亲信息,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后,陈某家人的电话就打来了。
    在此之前,陈某家人已兵分三路,寻人一个多星期了。“没想到微博上信息传递这么快,所以发一下终归有希望的。”陈荣洪觉得。
    小罗成的事情,没之前那般“立竿见影”。他只能跟值班民警同吃同住,在公安局里过了好几天。国庆长假后的第一天,10月8日,小罗成的事情还是没有进展,民警们只好把他先送到了苍南县社会福利院代为照顾。

 

贵州夫妇赴温州“滴血验亲”

 

    小罗成暂时去了福利院,但关于他的微博,却一直在网上流转。
    热心的网友们,先后转发了700多次,评论160多条。微博平安温州和公安部打拐办主任等,也都加入了转发队伍。
    “亲们,帮忙转转吧,让我们一起温暖他孤独的心,并用我们的温情打动他家人,早点接他回家。”温州警方微博“平安温州”转发时评论。
    微博的力量逐渐显现,贵州当地媒体一名记者,看到微博后主动联系了陈荣洪。10月8日,还在报纸上刊登了这则寻人启事。
    没几天,贵州省黔西县方某和彭某夫妇,从亲戚那里听说,寻人启事中小罗成的照片,跟他们现在16岁大儿子很像。8年前,这对夫妇另一个儿子曾被拐,至今下落不明。
    10月20日,陈荣洪在微博上留言:“谢谢所有对小罗成被遗弃一事予以关注和帮助的人!……昨日方某给我来电说,他们将于今天上午坐火车从贵州出发前来温州看望罗成,并准备与之进行亲子鉴定。”
    “翻山越岭四千里,历经四十个小时,准备与小罗成进行亲子鉴定的贵州方某夫妇,终于平安到达龙港。为此,我们为他们接风洗尘,并妥善安排住宿,明日欲将带其夫妇去苍南福利院看望小罗成。”10月21日,陈荣洪的微博再次更新。
    “小罗成终于和他来自贵州的“待定”父母相聚了。见到小罗成从拘谨到放松,从寡欢到开怀,我们真替他高兴并被他的乐观情绪所感染……”10月23日,他在微博上说。

 

DNA鉴定结果仍在等待

 

    “跟我16岁的大儿子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在“待定”母亲彭某看来,小罗成左撇子的习惯,头顶有2个“旋”,这都跟她被拐的儿子一个样。
    而小罗成记得,“妈妈额头有颗痣,那时候我调皮,经常用手去抠,因此被妈妈教训过,印象很深刻。”
    莫不是巧合,彭女士额头也有一颗明显的黑痣。
    “如果她真的是我妈妈,我终于可以和以前笑我没妈的人说我有妈妈了。”小罗成这两天可开心了。
    “期待中的亲子鉴定日终于到来了……”10月25日凌晨1点多,陈荣洪通报了最新进展。彭女士和小罗成于10月24日前往温州一家医院,进行了亲子鉴定。
    “大概下个星期二就能知道结果了。”昨晚,陈荣洪告诉记者。
    这件事情在当地也引起了很多关注,龙港振华钢业承担了亲子鉴定的费用,而龙港华欧大酒店为方某夫妇俩提供了食宿,一些人还去福利院看望了小罗成……
    陈荣洪说,之前,小罗成已被安排到福利院附近的一所小学上学。“小罗成自己很想上学”,所以先让他回福利院了。
    目前,方某夫妇仍留在酒店等结果。
    或许,无论鉴定结果如何,小罗成和方某夫妇之间,这段由诸多热心人牵起的缘分,都会继续下去。“很有可能,他们相处真的挺融洽的。”陈荣洪也这么猜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