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民族报社
贵州民族报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038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何侗族大歌能走向世界?

(2011-09-07 16:31:04)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

为何侗族大歌能走向世界?

 

 

 

 

为何侗族大歌能走向世界?

 

□ 本报见习记者  杨辉

 

    据贵州省黎平县政府的消息,今年初,黎平县政府签订协议引进6.5亿元巨资,打造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侗族大歌大型实景展演”项目。侗族大歌是千百年来侗族人民自己创造的优美音乐,它是中华民族百花中的一朵奇葩,就其艺术价值来说不可估量,风格特异,独秀西南。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据调查统计,有二十几个民族有多声部合唱的民族民歌,他们是侗族、壮族、瑶族、仫佬族、毛南族、畲族、水族、布依族、苗族、羌族等。1882年中央文化部在南宁举行的全国部分省区少数民族多声部座谈会上,全国有12个少数民族参加,贵州侗族大歌大显身手,让全国各地音乐专家学者大饱耳福,得到一致好评。

 


“侗族大歌的世界性是一种必然”

 

    侗族大歌作为一种无指挥、无伴奏的多声部民族民间合唱艺术,20世纪50年代才第一次被人发现,便以他神秘迷人的风采大步地走出侗乡,侗族大歌它是怎样走向世界的呢?
    “侗族大歌主要是对外宣传交流演出,才逐渐被人们所知,还有它本身的独特魅力,再者是地方民族旅游业的发展推动。”黎平县委宣传部吴文兴告诉记者,“我们县侗学专家吴定国对此有比较深刻的研究。”
    随后本报记者致电黎平县侗族文化旅游促进会会长、黎平县政协委员会常委、黎平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办公室副主任吴定国先生,记者从他那一口侗族话音中获得了一些回答。吴定国认为,侗族大歌在多声部民歌合唱中有它本身完整的一套独特方式和其他民族大歌不同,它的起式结构和演唱方式独树一帜,侗族大歌较之奥地利、欧洲旧大陆(非洲)的多声部民歌更胜一筹,可与闻名于世的俄罗斯民歌合唱相媲美。
     “简单地说,侗族大歌以其生动的艺术实践在国外的艺术表演,使侗族大歌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侗族大歌也是在南部地区侗族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基本组成部分。”吴定国对记者说:“我们通过它来传承历史,传承生产知识,传承做人道理,通过它来恋爱结婚延续后代,通过它来反映生活,讴歌自然,表达理想,丰富自身的精神境界。”
    “在亚洲的东方一个仅百余万人口的少数民族,能够创造和保存这样古老而纯正的、如此闪光的民间合唱艺术,这在世界上实为罕见!”法国巴黎金秋艺术节执行主席约瑟芬·玛尔格维茨听了侗族大歌后有些激动,“太美了!太美了!”
    侗族大歌赴法国演出时引起轰动,被誉为“民族瑰宝”、“天籁之音”和“原生态多声部民歌活化石”,或者说是“原生态”文化本身也需要这样一种“世界性”,曾有专家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世界报》以“侗族复调音乐”为题发表长篇评论,称赞侗族大歌可以和意大利的歌技做比较,比起8、9世纪西方复调音乐初期的任何音乐家都要高明。
    2010年来,黎平的侗族大歌队到台湾、美国、日本进行交流演出,进一步扩大了侗族大歌在国外的影响力。

 

“其他民族大歌暂时还不能和侗族大歌相媲美”

 

    京剧大师梅兰芳曾赞赏:“我看的一出《秦娘美》是民间传说已久的一个侗族故事……拿全剧的思想性、艺术性来说,这确实是个好戏。”
    “我们在家里学侗歌的时候连五线谱都用不上,我们是靠口传心授来学习侗歌的。在大学的时候,五线谱感觉像豆芽一样。”现任贵州省委委员、省侗族协会理事吴宇珍说。
    一直以来,世界音乐界认为中国没有多部的合声艺术,侗族大歌让国际音乐界对中国民间音乐也惊叹不已,它扭转了国际上关于中国没有复调音乐的说法(复调音乐:即若干旋律同时进行而组成有机整体的一种音乐形式)。侗族大歌的多声部否定了西方音乐界认为“中国民间没有多声部合唱歌曲”的偏见,有人猜测说:“侗族的多声部合唱可能是受到外国音乐的影响。”
    吴定国认为,解放以来,在南部侗族地区,没有发现有外国传教士在侗族地区传教或建立教堂之事,因此受到外国音乐的影响不大,侗族人民信奉的是他们本族的女神,不信奉其它宗教,所以说,侗族大歌受外国传教士带来的宗教音乐影响而形成的,这一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也是站不住脚的。
    除了侗族大歌一种多声部民歌外,我们还能找到其他类似的多声部民歌吗?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国家有56个民族,有合声的多声部的民族就有20多个,其中比如苗族、布依族歌舞等。
    从电话中吴定国先生又传来了这样的说法:“从规模上来说,侗族大歌它是几十个人唱、几百个人,甚至上万人都可以合唱的大歌,‘大歌’关键是民族说法的‘老歌’,侗族大歌的规模相当大。这是其他民族歌舞很难达到的,气势很强,声音很高,很大气,它本身就优越于其他民族大歌,土家族的歌、布依族的歌、苗族的歌也很优秀,但是它们在规模上、方式上、演出形式上都不能达到像侗族大歌这样的一种‘世界性’,暂时还不能和侗族大歌相比。”
    但贵州民族学院教授、侗族贵州省侗学研究会副会长龙耀宏对侗族大歌的未来表示担忧:“对于侗族人来说,侗族大歌的核心内容是歌词,而不是音乐,唱歌时注重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和声音效果,但是现在侗族大歌在公众面前的表演,最注重的反而是声音效果和表演形式,这完全是本末倒置。”

 

“旅游是传承民族文化的最好载体”

 

    贵州省文化厅徐圻厅长认为,近年来“贵州侗族大歌”成功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多彩贵州风》巡演国内外,一批又一批艺术精品亮相国家高端舞台,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引起世界的瞩目,已经成为让外界了解贵州、关注贵州的亮点。
    黎平县岩洞村村民王奇说:“我脱下这身演出服,我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除了种田、养牛,我还唱侗族人自家的大歌。”
    而侗族群众把“饭养身,歌养心”看得与物质生活同等重要,他们自幼就随歌师进入歌帮习歌直到老年,可以说一生在歌唱中度过,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传承,诚然这种歌唱完全是自娱性的,作为侗族社会文化生活的一个部分存在。
    侗族大歌赖以生存的经济和文化土壤近年来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在贵州省黎平县南部总面积不到1000平方公里的侗族大歌主要集中地,侗族大歌流行人口不足10万人。缘于地理和历史原因使贵州民族民间文化长期处于主流文化的边缘地带,侗族大歌从历史一代一代地传承到今天,这是一种特殊的传承方式,只能说它是侗族人对本族群的一种认同和凝聚力。现在会唱歌的妇女占大多数,但由于生活贫困,多数人都到外地打工。
    黎平县岩洞镇四洲寨寨老又是第一位从侗寨走出去的北京教授——邓敏文先生,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退休后,又回到了生养他的这片土地。“侗学研究基本上还没有走出侗人或侗人之友的小圈子,还没有形成像蒙古学、藏学、纳西学、苗学那样世界性的学科领域。”
    在政府的积极支持和帮助下,侗族大歌代表性传承人吴品仙说:“不管克服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要尽最大努力将侗族大歌传承下去,让侗族大歌唱得更加响亮。”

 

 

 

 

贵州音乐的民族性在哪里

 

□ 本报记者  张黎黎

 

    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将于9月10日至18日在贵阳市举行,这也是贵州历史上第一次举办全国性大型综合赛事。在本次盛会上,“多彩贵州”也会推出一系列的歌舞活动来展现贵州本地的民族文化。近年来“多彩贵州风”系列活动吸引了贵州各少数民族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加,而他们的参与对传承和发扬本民族原生态的音乐文化带来了新的力量。音乐需要人们传唱,更需要舞台与观众,只能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音乐才会更有生命力。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发展历史和不同的文化背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各民族音乐文化,有着品种纷繁的表演体裁和音乐形式。

 

音乐创作应坚持走民族音乐道路

 

    其实各民族民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反映各民族真实的社会生活的心声、历史、困难、渴望、爱情等。因此,虽然各个地方、民族的表达形式各不一样,但自然与真实是一样的,正如《诗经·大序》所言:“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贵州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冀洲曾经表示:贵州民族民间音乐也不例外于其他民族音乐,贵州是民间歌、舞的海洋,各种表达形式都是不可代替独一无二的存在。在音乐创作上,坚信十九世纪俄国音乐家格林卡的名言:“真正创作音乐的是人民,作曲者只不过把它们编成曲子而已。”因此在音乐创作中,应当坚持走民族音乐道路,力戒否定民族化的倾向。创作自由不等于创作自流,否定民族音乐只会使民族音乐出现断层甚至毁灭,而民族音乐背后的文化代表着民族的情感,千百年来都割不断,我们还是要坚持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只有坚持这一点,我们才能创作出人民群众喜欢的作品。与民族民间音乐的地气相接,并将之化成自己的血肉以及创作的气血,才不至于以自己认为的方式胡拼乱凑。1986年为物色参加当年“巴黎秋季艺术节(中国年)”的节目,艺术节顾问路易斯·当德莱尔圈定了十八首曲目的侗族大歌,最后一首因为有人按照自以为是的方式改动了一下,结果被踢出来了。因此对民族民间音乐要知其所以然以及原本的魅力,就像吃菜一样,要吃无污染的“农家菜”。
    近年来,省内外各种的大型比赛,以苗族、侗族歌舞为代表的贵州原生态民族音乐,登上了舞台,让人们对贵州的原生态音乐元素有了初步的认识,也片面地认为贵州原生态音乐,就是苗族、侗族的民族音乐。面对这样的说法贵州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柴永兴认为是偏离了贵州原生态民族音乐的。他说:“贵州世居少数民族资源丰富,因为在宣传推介上,苗族、侗族歌舞走在了前面,但是土家族、水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音乐,也是相当丰富的。”只有坚持发展以贵州民族特色为特点的民族音乐,才能让贵州民族文化走向世界。

 

多元化发展民族音乐

 

    原贵州师范大学音乐系主任、民族音乐研究所所长、教授邓光华在贵州省原生态音乐编创高级研修班的课程中,展开了以《贵州原生态音乐情况介绍》为题的授课。在授课过程中,面对我省丰富的民族文化,邓光华表示贵州的原生态音乐,并不仅仅只有苗族、侗族的歌舞,其他少数民族的原生态音乐,也非常有特色。
    邓光华表示,贵州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少数民族居全国第三。原生态音乐元素品种多、现状好,有很大的发掘潜力。其中苗族、侗族、布依族、水族、彝族等少数民族的原生态音乐元素,更是丰富多彩,等待发掘。
    “苗族、侗族的歌舞,仅仅是贵州原生态音乐的一个部分,而贵州的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还有很多,其他少数民族的歌舞,也非常精彩。”近年来,苗族飞哥和侗族大歌代表贵州,频频在省内外各级别的歌唱大赛中亮相,使得观众认为苗族、侗族音乐,便是贵州原生态音乐,面对这一误解,邓光华告诉记者,苗族飞歌和侗族大歌,利用发掘时间早,宣传较为广泛的优势,在观众心中形成了印象,但是它们仅仅是贵州原生态音乐的一部份,而其他民族的音乐,例如布依族的《八音坐唱》、《好花红》,土家族的《船工号子》等,都非常精彩。
    同时,邓光华表示,民族原生态音乐,也不仅仅局限在少数民族聚居较为密集的黔东南、黔南地区,在毕节、水城一带,也有侗族大歌和苗族民族歌舞,而且因为地域的不同,这些侗族大歌和苗族歌舞,相互之间也略有差异,显得更加的丰富多彩。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贵州少数民族音乐近年也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通过举办“多彩贵州风”的各种活动,使民族热情空前高涨,民族音乐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与提高,但是从深度和广度来说,还有待进一步的挖掘发展,对那些濒危的音乐文化,我们也应有危机感,对我们贵州的少数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承、发展、,应调动各方面的力量让我们民族的音乐文化更好的发展。
    在音乐界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就是“越是具有民族性的东西就越具有世界性”。世界性就是开放性、互通性、融合性、持久发展性和世界各民族广泛的参与性几个方面。从现阶段来说,民族音乐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这种形式也是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音乐形式,它有一个明显而重要的作用,可以起到增强民族凝聚力的作用。在数量上能够接受民族音乐的人,大大多于欣赏世界音乐的人。因此发展民族音乐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贵州原生态音乐在全国产生的影响,也拉动了贵州在音乐创作、声乐表演、声乐教学、民族音乐理论研究上的立体式发展,贵州省目前有了专业交响乐团,贵阳交响乐团,有了大型的民族舞剧《天蝉地傩》。贵州音乐的全方位发展,因为这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人民的需要。现在侗族大歌在全国已经唱响,以后苗族的飞歌、布依族的“好花红”、八音坐唱都将成为贵州的文化符号,唱响全国,走向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