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愁谢枯兰
愁谢枯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4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来鸿去燕

(2015-05-28 13:17:26)
标签:

育儿

想写一些关于孩子们的文字,又懒得去想题目,只好信手用我们背的《声律启蒙》中“来鸿对去雁”作为文章名。
5月15日是萱的生日,其父之前跟我说过,想买个蛋糕过来大家一起过。
萱在班级上最默默无闻,体谅其父母良苦用心,自己也带了相机过来,帮他们拍照。
周五下午放得早,作业也不很多,但背英语时,几个同学单词都不会读,一时上火,把他们训了一通。刚好训得差不多了,萱妈妈提着蛋糕进来,一时大家围上来,一起布置蛋糕,插蜡烛,唱生日歌,我是爬高爬低帮他们拍照,他们切蛋糕时,切得大小不均,有人说:哎呀,小块的谁吃啊?最懂事的嘉嘉说:“我吃吧!”
他们开始分吃蛋糕了,我跟萱妈差点没吃到,越先自己拿块大的,自顾吃起来,杨是等着萱妈分给自己再吃的。我后来看拍的照片,一张杨刚拿着,文绉绉地吃,越在旁边已吃完自己那块,叉子含在嘴里,一副不满足的样子。
刚才的训话,他们早已忘至九霄云外,还说刚给王老师骂完,就有蛋糕吃了,也算是因祸得福。
这叫什么逻辑!

越一日提起想写日记了,拿起来就写,整整写了一大篇,简直是速记,写的都是当下发生的,谁讲了个什么笑话,谁有什么可笑的举动,都给他记录下来。其中也有黑我的:王老师唱起歌来,高说王老师唱歌跑调了等等。后来郁爸来接时也看了一下,笑着说郁也在日记中黑他。当时只顾打哈哈,也没在意,后来想起日记中有这么黑我的一段,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照例是记流水账,写得那叫一个忙,但每件事都只写了表象,没去挖掘深层前因后果。比如学生在写作业,老师在唱歌,这成什么体统!何况还把歌唱跑调了!
事实是:他们背《枫桥夜泊》给我听,我想起《涛声依旧》的歌词,想让他们知道,一些诗是可以入歌唱的,比如这首歌大量化用《枫桥夜泊》的诗句。但他们断章取义,只说老师唱歌,不说缘由。而况在他们心里,老师都是不唱歌的,老师唱歌,必然是跑调的,不是因为跑调,而是他们听来,觉得只有老师唱跑调,才更增加喜剧效果。

昨天放学回来,又有人说第一排个子高,挡住后面了。叫他们私下调,又总有人不愿意,于是只好叫他们起来排队,从低到高从第一排坐。
嘉跟斌个头高,也正好在后面坐,说不起来排了,就坐自己的位置。
越不满,又不愿排队,他不愿放弃第一排的位置,后来也选了最后一排角落里位置坐,郁个头不高,也只管坐倒数第二排位置,但不知怎么,他俩竟争吵继而要动手。我生气拉他们出去,一同事也帮忙说他们,但他俩仍旧是要到一起,越有些底气不足,心里害怕对方动手,但自己这边还是做出不肯退让的样子。
叫他们都在位置上做好,他俩仍旧像一对斗鸡,训话中我说这里一到四年级从来没有学生打架的,别的老师可以操心别的任何事,唯独不操心班上学生会打架。不像我,一想到他俩在一起就紧张,一次是萱被留了我等着接她,让同事带他们回来,等萱的时候心里已经很不安,怕他俩打架,回来果然俩人打起来,还不小心踢到同事。
另一次我们出去活动,嘉嘉跟郁下棋,不想出去,越也不想出去,但我又担心他俩掐起来,嘉嘉倒说没事,我只好把这俩爱惹是生非的家伙,托付给同龄的嘉,又跟隔壁班级老师打过招呼。我仍旧是心神不宁,没怎么带他们玩就回来了,恐怕他俩打起来,这回倒是相安无事。
其他班级同学,有不写作业的,有写作业磨蹭的,有纪律不好的,唯独孩子们之间一团和气,从没打架现象发生,想起这些不仅把话说得狠,骂他俩简直是班级的耻辱。越做出一副叫嚣的样子,只是没叫出来,郁则反唇相讥,说我才是班级的耻辱。
杨坐在郁前面,平时也是不爱管事的,听到这话听不下去了,转回头去对郁说:“你不尊敬师长,亏你明天还戴红领巾呢!”
嘉嘉也发了一大通议论,大概提到集体荣誉,高则像开机关一般,发射一通。看到大家都打抱不平,郁气短了,埋头写起作业来。
后来他俩又因为什么原因闹一下,越抱怨说是自己位置离郁太近了,他俩是一个斜对角,说远不算远,但杨坐在郁前面,郁也从不跟他冲突的。
他俩闹时,杨跳到他俩中间,拿自己的小风扇在他俩之间晃,叫道:“催眠了,催眠了!”故意打岔。

高高生日在今天,但昨天已经忍不住在班级发了礼物:每人一个小黄人电风扇。回来路上他们就很兴奋在玩,到班级后高又说帮他们穿绳子。
杨也被这个小风扇迷住了,不时对着自己头发吹,蘑菇发型的头发长了,绞进风扇里解不开,第一次几个同学七手八脚生生拽下,那缕头发绞得结结实实,纠缠成一根竖着,就有人叫着杨像一个天线宝宝,第二次绞进去,我看解不开,就说拿剪刀减掉,剪刀还没找到,不知碰到哪个机关,风扇又转起来,头发突然就全部散出来了,我哭笑不得。

白天语文第六单元测试过,作业也简单,只有一项读课文五遍。他们底下各自已读个几遍,叫他们齐读一遍算数,读不好就再读一遍。他们读得很认真,但越最不喜欢读书,尤其不喜欢齐读。读完有人说越没一起读,越说他们读太快,他们纷纷指责说是越不肯认真读。叫他们再读,这回他们读得很慢,我听得都不舒服,因为慢了,再一个调,听着很像弱智,我听不下去中间出去笑过了又忍住笑回来。好在他们这遍读得齐。
作业太少说不过去,后来又抄了《声律启蒙》的“七虞”叫他们读背。读得起劲的佳跟高,背起来却慢。丁是很少背,读了几遍,其父来接,他们正跟我顶嘴,我说他们不用心,他们说太难,我还一个劲讽刺,嘉嘉在看自己科技方面的书,我说别看他这会儿没读,一会儿他读三遍就会背了,我没读过,听他们读我也听会了,说他们弱爆了。他们反说我弱爆了。丁父见我们这样斗嘴,笑笑离开。
太没面子了!
有人说过:越不像老师的人,越像老师。我是符合前句“不像老师的人”,至于后句是不是符合“越像老师”,就不得而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乐活公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乐活公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