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愁谢枯兰
愁谢枯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5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久违——愁谢枯兰

(2015-04-12 15:44:02)
标签:

育儿

最好的时候。

同事说什么,我漫不经心地听,随口说:真好!

啊?你竟然说好?

我知道,我走神儿了,我说的好,不是对她的回应,只是自己当下的一种感觉。

整天感觉时间不够用,要做的事太多,但想想:眼下的生活,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

十来个孩子,都是我的宝贝,一如我的试验品;一个和谐的团队,幸福啊,还想什么呢?

 

白天说笑,关于恶心的,我说的是小时候老家的版本,原版是得发(大意舒服),换成恶心,便成了恶心他妈哭半夜——恶心死了!同事触类旁通,又举两例: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恶心他妈夸恶心——好恶心!

恶心用的最多的地方,竟是我的蚕宝宝们,去年只有四条,一雄三雌,因为优生优育,竟生了千军万马。气温骤升,不经意他们竟孵出来了,密密麻麻,看着实在有点,但是我的宝宝们,我不说它们看着恶心。

学生里面有喜欢俏皮话的,便跟他们分享。另外加上自己能想得出的,比如师生在考卷上的对话:

生:万水千山总是情,多给几分行不行?

师:人间自有真情在,给个零分也是爱。

理解力强的同学,马上笑,理解不了的,事不关己,也随他们去。

 

周六越生日,提前在学校班级里面发了礼品——每人一支水彩笔,到机构后也送了我一支黄的,因为提前不知道,也没准备什么礼物,但他似乎很兴奋,一直跟打了鸡血似的,中间去上了一堂奥数试听课,原来说不去的,跟新的奥数老师不来电,说除了花老师谁教都不上,但妈妈说要去听,于是去了,回来很兴奋。看来试听效果不错,决定跟这个老师学下去了。

 

中间一会儿他安静写什么,看他不时往评比栏上瞄,猜测他大概是在看同学名字。果然中间他出去,几个同学凑过去看,原来他在搞个人亲密度排行榜,第一位的是陆和杨,依次下去,他们一个个似乎很激动。

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在乎!

 

不过今天是越的生日,他自己感觉到他的重要,其他同学也纷纷跟他要好,自然看重这个排名。不过排在首位的杨跟陆没来,俩人一度曾跟越宿怨,用杨的话:他俩有私人关系,似乎势不两立,曾几何时,孟光接了梁鸿案?不打不相识。一对对宿敌,竟纷纷成了好兄弟,有些家人之间还一起吃饭,来往,这也使我感觉很好。孩子们在进步,大人也在做出转变,虽然于我关系不大,也多少满足我些成就感。

 

班上现在比较闹腾的,也就算郁了,但他这学期到我班上之后,进步多了,连父母也感受到了,爸爸亲自感谢我,说他在家比较像哥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后来想想忘了他新近荣升哥哥——有了一个小妹妹。班上很多同学表示了羡慕,好几个都想要弟弟妹妹,但只有他做到了,这使他感觉很自豪。

他好争斗,我有时批评他,他不服,说我偏袒对方,后来我就叫其他同学不要跟他争,让他,不是表示自己弱,而是自己胸怀宽广,越去书架上拿书,他也去,说越跟他抢,我不管谁先拿,让越让给他,再拿别的看就是,开始越不肯,后来他肯让了,他让,我肯定他,安抚他,他愿意让,郁争到了,自己也感觉没劲,渐渐就不那么好争了。

叫他们背《老子》八章,“夫惟不争,故无尤”。

郁背书快,但不及嘉更踏实,全面,郁喜欢抢先背,嘉背得更流利,一点不打绊,之前的也还记得,看一遍,从容不迫地背,其他要么一开始就没背牢,或是背了后面,前面又忘了,后来我只让他们读,嘉代表他们背,嘉背得流利,他们开心急了,统一战线从未如此稳固,我成了对立面。

萱爸每周五买礼物让萱分给大家,本来也是好事,但这帮人贪心,吃了手里的,又看着别人的。上次不知怎的,有同学跟到外面,萱爸买了好多吃的,已经发过一样,不知怎么又拆开一大包饼干来,回到教室发,嫌他们过分了。以前教育他们:别人给你们的,可以吃;不给的不能问别人要,看来他们现在又旧病复发,忘了什么是节操了。

萱发完棒棒糖,越正好进来,我把自己桌上那颗给越,但萱看见了,又给了越一颗,其他同学马上说:他怎么有两颗,萱爸叫萱每人再补一颗,我说不用了,想把越那颗先拿过来,但越这回没那么听话,冲我瞪眼:干嘛!

我说糖吃多不好,牙齿会坏,下午杨没来,就是爸爸带他去看牙医了。但他这会儿心思都在保卫他的糖上,全听不进去:“坏叫坏!”

当着萱爸的面,我没好说什么。

后来跟老头儿说起,他指出我做得不对一是给孩子们的东西,他们很宝贝的,不该再去要;二是其他孩子一反对,自己马上妥协,容易降低自己的威信,我本来只是当个笑话讲给他的,他认真分析,头晚没休息好,再听他头脑风暴,感觉很烦,不想听。

我一再强调,我是出于家长的反应,从而做出的反应,不想让萱爸为难,也不想助长这帮小鬼的贪心。但他觉得小孩子就是会认为他们的反对是可以得逞的。

关于这个问题,以后还是要多讲,虽然老头儿觉得这些事我不必管,谁给谁吃,不给谁吃,都由他们去,但我希望班级同学之间更和谐,不希望有同学被边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