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31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汉诗300首鉴赏》之八

(2016-03-19 00:45:46)
标签:

转载

李继宗

回族,甘肃张家川人。作品散见于《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潮》等刊物。出版诗集《场院周围》等。

 

       

我梦见我死去时你也死了

两个人的葬礼分别在两个山头上进行,但就是没有人把我们合葬在一起

叫东山的这一边还在下雨

叫西山的那一边却已经放晴

我梦见阴晴不已的一场葬礼

人们的悲伤还是原来的悲伤

我知道,你曾经爱我多一点

但我却无法劝慰人们悲伤你比我多一点

我看着人们下山,腾出来更多的地方,直到,就剩下两个远远相望的山头

即便通过一个梦的载体,我仍然,没将欠你的那一点点 还清

 

倩理赏析

  一首诗让人震动的不是语言的华丽不是情感的多少,而是诗文本传递给我们的味。

  李继宗的这首《债》,顾名思义:情债。人的-生,从少年到中年,到老年,多多少少我们都有些只开花不结果的情感经历,情感体验。这首诗以你曾经爱我多一点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细处,引出一个男人内心里那种不可对人言的情感秘密。诗人只能是“我梦见”,现实中我们不能相守,是见不得光的那种存在,自然不能生共床死同穴。这种情感不得说、不能说、说不清、道不尽。但诗人却借梦的载体把它展示开来,把一份负情人的愧疚,把一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情感晒了出来。

  情感的诗我读了千千万万,大多千篇一律,此诗读后,留下了一些千万诗所不曾有过的东西,这便使得这首《债》脱颖而出,鹤立鸡群。

 

 

 

 

卢辉

60后诗人,诗评人,媒体人,生于福州,祖籍大田,中国作协会员,高级编辑,三明学院兼职教授。著有《卢辉诗选》、《红色的碎片》《七层纱》《纸上的月亮》《看得见的宽》等多部诗集。获得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江南》杂志“奔马奖” ,香港诗网络诗歌奖,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等,现居三明。

 

吊瓶

 

在吊瓶里面,水是安静的

药,看似默哀

也不一定肃穆

它的归程十分传统

一般只在人的静脉里

慢慢

行走

 

一滴、二滴、三滴……

都具备穿石的本领

不停顿

不用指南

也不泛滥,只与心血交涉

与死活谈判

 

到了死,或者看到了活

这个边缘

象药水一样:多滴一滴

少滴一滴

也许惊天动地

 

倩理点评:

    卢辉智慧的洞察力,诡异的想象力,把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吊瓶滴水的小事物,延伸到“三千大道”,到生与死的极限,到生命的终极关怀。水是安静的,慢慢行走。不正是水柔而利万物吗?

中国有句成语叫滴水穿石,大自然对人类,对万物的影响总是点点滴滴,恰似润物细无声。这安静的水,不停顿,与心血交涉,与死活谈判,正是上善若水之道。血管就是道的途径,到了生死边缘,多滴一滴,少滴一滴,都事关存亡,自然就是惊天动地的事了。所以说,诗在诗外,而卢辉的这首《吊瓶》,就是最好的诠释。

 

 

 

 

 

花盛

甘肃甘南人。作品散见 《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诗选刊》《星星诗刊》《飞天》

《黄河文学》《诗歌月刊》《诗潮》等刊。曾获全国十佳散文诗人奖、 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奖、 中国散文诗天马奖等多个奖项,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南文学》 主编。

 

空杯子

 

喝剩的水被倒掉

喝剩的牛奶被倒掉

喝剩的茶被倒掉……

那么多东西都被倒掉了

剩下一个个杯子

空荡荡地空无处诉说

 

亲人突然间就去世了

空旷的草地上

堆起了一座新的坟茔

而那个凳子却空了

那张床空了

狭小的屋子一下子空了

我们的心空了

像一个个空杯子

摆满了生活的桌子

 

倩理点评

  

    如果生活是张桌子,我们的确是摆在桌子上的一个个空杯子。这首诗抓住的人生况味,和生命的感悟,让我的心震动了一下。我们是一个个空杯子,也盛装过水,盛装过牛奶,泡过茶,虽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重合的,可其中的酸甜苦涩又是何等的相似。剩余的水,牛奶和茶会倒掉,有一天,我们也会是剩余的,如同倒掉剩余

的水,牛奶和茶一样,只有空荡荡。佛说万般皆空,生命莫过如是。

    我们的亲人,我们自己,到最后只剩下一座座新的坟茔,留下我们坐过的凳子,我们睡过的床,我们居住过的屋子,空空地摆在那里。一个空字,正是人生所有的注释。这首诗的哲思之外,也蕴藏着对先人的无限思念。

 

 

 

 

 

紫穗穗  

女,本名梁文静,祖籍江苏扬州,现居安徽芜湖。过程主义诗人。著有诗集《女人书》等。

 

空房子

  

这么多空房子,等候打扫。

听,起风了。灰尘和乌云成群结队,贴近傢俬、电器和一个女人空荡的肉体

  

我想哀悼

那些不认识的情感,替它们悲痛,入土为安,完成其后永恒的长眠……

  

我这个陌生的女人,星期五的女人,内心藏满鬼的女鬼啊!吓一吓,喊一嗓

就会爱上你

  

带你走进兰若寺,那美艳的聊斋和

等候打扫的空房子

  

倩理点评

 

寂寞和空虚的确是难以陈叙的,容易流于赤裸裸的渲泻和空洞的倾诉。这首诗见到了穗穗的敏锐和善于以物蕴意,这么多空房子,傢俬、电器,灰尘和乌云成群结队,撑开一个女人空荡的肉体。有些情感我很陌生,就如傢俬、电器永恒的长眠……,诗若仅此而已,只能感受到穗穗的善感,却不出彩。

事实上,这仅是引子,是一段铺垫。我这个内心藏满鬼的女鬼啊,把诗推向诡异,迷人,和香艳。那个走进兰若寺的书生,吓一吓,喊一嗓

我就会爱上你。这里依然有穗穗情感式的爽快和淋漓尽致。当然呀,我们总有些时候,宁肯把内心隐蔽的情感寄隔世的聊斋,这未尝不是一种出口。

 

 

 

 

 

柯登建

博客名八重楼主,男,浙江临海人。作品曾先后在《宁波青年报》、《台州晚报》、《今日临海》、《杜桥文学》、《山东诗人》等报刊发表,并被多家网刊选用。

 

我也想虚度光阴

 

打一个盹,我也想

虚度一下光阴

用优雅的想象泡下午茶

用干净的沉默读诗

用轻薄的鸟声,画出

大面积的空灵

 

我坐着

远比站着显得从容

合适的姿势值得尊敬,应该保持

我是幸福的有缘人

喜欢漫不经心

 

不能让杯子空着

要慢慢来,一句一句

有一种和谐的接续

 

瓷碟子必须光洁明亮

小点心必须可口

简单的好心情,不能辜负

 

阳光总是善解人意

栅栏之外,流淌着适宜的温度

我与整个下午一线相牵

高就高得忘乎所以

远要远得云淡风轻

 

倩理赏析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这首《我也想虚度光阴》恰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用一个下午时光泡茶,读诗,听鸟声,优雅地坐着,生活有时需要这样的漫不经心。

屋子窗明几净,茶杯不能空,碟子光洁明亮,再有点小点心,这是何等的惬意。

有阳光要适度,整个下午就这样忘乎所以,这样云淡风轻。人生倘能时刻保持这种心境,方不教辜负。

这是一种人生的高境界。

 

 

 

 

杨光

原名杨光锷,七零后,诗人、评论家。著有《诗歌写作与鉴赏美学》,诗集《爱情之死》《都市鸡人》等。曾获首届雁翼诗歌金雁奖,中国小诗首届“十佳诗人” ,现代诗人奖,首届“伯乐杯”汉诗大赛评论奖,2011年度国际杰出短俳诗人等荣誉称号。

 

生命与思想的高度

———西西弗斯如是说

 

不是我走向了“荒谬”

是“荒谬”走向了我

 

人啊 像我一样

你们的石头

注定了要在高处

可高处不胜寒

它们总要往下滚

我不让石头在低处

我不让自己在低处

像你们一样

 

人啊 生命不能在低处

心灵不能在低处

思想不能在低处

我们必须不停地搬自己的石头

 

倩理赏析

 

西西弗斯推石头上山,滚下来又推上去,这样日复一日周而复始,这样“荒谬” 的苦难,在诗人杨光先生的笔下予于了另外的内蕴。

那就是生命与思想的高度,人啊,要像西西弗斯这样要在高处,我们的思想就是石头,不往上就会往小滚。

诗人从西西弗斯这个神话人物的故事和命运里,悟道生命不能在低处,心灵不能在低处,思想不能在低处。

所以,我们必须不停地搬自己的石头。生活的考验和磨难不能让我们爬不起来。我们的心灵,我们的思想要在高高的山顶。

 

 

 

 

 

刘鑫

笔名春暖水,1972年,江西萍乡人,现居萍乡.供职于萍乡市公安局直属分局。93年开始发表,诗作散见:诗刊,创作评谭,参花,诗歌周刊,散文诗,圆桌诗刊,赣西文学,敦煌诗刊等报刊。

诗观:心中有诗,生活即诗,与诗同行。

 

 

南京路步行街

 

阳光一不小心跌入峡谷

这条时间深处的隙缝

记忆的深渊

 

我们山高地远,我们微笑着寒暄

把小火车装进坤包

掏出大把热情

 

无数人,无数方向

无数即将到来的

 

下一秒,什么都可能发生,人生充满变数

——但没有

 

我们只是擦肩而过各奔东西

只是暗暗祝福,那些怀揣不同身份的自己

 

 

倩理赏析

 

在南京步行街上,在阳光一不小心跌入峡谷的黄昏,从无数人无数方向,诗人刘鑫先生敏捷地看到人生的纵横缩影。

我们微笑着寒暄,把东南西北的小火车装进旅行包里,我们满怀热情。命运总不可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诗人刘鑫先生从街道的纵横,行人的来去,而看人生的各种擦肩而过。奇迹或许并没有发生,我们依旧在命运的路口各奔东西。

祝福吧,那些不同的姓名不同职业的人,那么多和自已一样把握不了命运的人。

 

 

 

卢绪祥

山东莒南人,现居临沂。生于197111月,网名:九十九道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临沂市作协会员。80年代末开始写诗,在不惑之年又重新开始捡拾诗歌的蚂蚁爪子。有诗作发表于《黄河诗报》、《山东文学》、《绿风》诗刊、《当代小说》、《时代文学》、《长江诗歌》等报刊。

 

琴台

 

时光的蓑衣在江面上独钓寒雪

与四面的山一起静坐

你纤指挥舞的远方

飞鸟的路缤纷

 

车马已在南辕北辙中劳顿

你的江山

在你的手心里辽阔

连琴台前的乐声都匍匐在你的威仪里

 

琴台下的风,与雪共舞

你眼里的雪

 

稍有不慎,便杀机四伏

让平静的湖面汹涌

让琴台孤零成伯牙的墓碑

 

雪与琴台共远天一色

你的长发与雪一样飘逸

一样衔远山

一样拂江水                

 

倩理赏析

 

卢绪祥先生深得古典文学的个中三味,对语言修辞的运用娴熟,得空灵,澄净,得幽远,缥缈,这符合中国人长期培养起来的习惯审美。

一花一世界,卢绪祥先生的《琴台》正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是琴声里演译的天地。

雪里抚琴,任时光四面静坐,飞鸟缤纷。而江山自在心中。杀机四伏,或是湖面汹涌,都是雄姿英发。

共远天一色,与雪一样飘逸。卢绪祥先生的《琴台》恰恰一样衔远山,一样拂江水。

 

 

 

 

彭焕

笔名彭浣尘,1974年出生,在《诗刊》《诗潮》《中国诗人》《中国诗歌》《中国文学》《山东文学》《辽河》《青春诗歌》《乌江》等刊物发表诗作。获得过”星星诗刊慧眼奖”,“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诗歌奖”,《江南“月河·月老”杯》全国爱情诗大赛奖等奖项。入选《诗探索年度诗选》。现为《泰山诗人》编辑。

 

山坡羊

 

如果我有一个能吃草的胃

我就到山坡上去

做一只羊低头吃草抬头看云

做一只羊我不会咩咩地叫

它们都叫我也不咩咩地叫

做一只羊够幸福的了

沉默才是幸福最好的容器

做一只羊我会喜欢鞭子

有了指引我就知道到哪里去

虽然没有鞭子我更知道哪里了

做一只羊我就有了时间去思考

芝麻开花的问题

我就有了时间去思考宇宙流浪的问题

 

但做了一只羊后我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

我静静地站在山坡上看山风吹拂着我的羊毛

我静静地站在山坡上让花香去塞满我的鼻子

我静静地站在山坡上听着

那个照看我的老汉在那里唱戏

他唱得有板有眼快乐无比

这个唱戏的牧羊人这个善良的牧羊人

在我变成一只羊儿之前他曾是我的父亲

 

倩理赏析

 

我愿是一只羊儿,愿你的鞭子轻轻地抽打在我身上,初读以为是情诗。

读完为《山坡羊》的结尾叫好,诗人在最后忽然地峰回路转,在我变成一只羊儿之前,他曾是我的父亲。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愿做父亲的一只羊,这是种感恩之心。

 

 

 

 

 

丁占勇  

1966年生。 作品见于国内各级刊物。    系聊城诗人协会会员。

 

 

初春被惹眼的叶子

踩了一下

 

初春被惹眼的叶子踩了一下, 又踩了一下,又踩了一下

三叶草围坐在流血的时刻, 这是花的头颅吗

一朵朵摇曳着大地的辽阔

 

从南到北她吹拂着什么

她吹拂着什么

 

绿色的光芒爬上三月的城头, 延伸进我的祖国

沦陷了半壁冰色, 沸腾一截流水 借给我, 嫁给我

 

打今儿起  忘了自己是过客

 

倩理赏析

 

初春的三叶草开花了,诗人用拟人的笔法,用一个踩字很形象生动地呈出大地上点缀的一点一点的红。从南到北,一朵朵摇曳着大地的辽阔。

丁占勇先生的诗歌语言有其新奇的一面,用吹拂来彰现她的速度,仿佛风吹一样就漫延了祖国南北。

她沦陷了半壁冬的冰寒,流水沸腾了。诗人的语言变异从中可见其魅力。

借给我吧,这春色,这一截流水,其中也是光阴的,是诗人对美好岁月的挽留,或者说珍爱。

那么把春色娶回家,打今儿起,就不再是过客。这是热爰生命的浓重一笔。

 

 

屈甘霖

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千年古郡零陵。2000年开始写诗,在《诗刊》发表大型组诗及诗歌理论作品,是《新作文》《散文诗》重点推介的“80后诗人”,并有作品入选《2008年中国打工诗歌精选》等选本,曾获《散文诗》校园诗星奖。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

近亲君子兰已打坐

成了: 一簇香

上方的树, 无花也在结果。

每天喝点水

活下去

捧出在体内早已绽放的花朵

垂下身子盖住身下

众生请看, 贪、 嗔、 痴的

下方: 寸草不生。

 

倩理赏析

 

禅意, 呈现出一种巨大的生命力量, 确切地说是种生存的生命力。诗中内在的含义已远远越过事物本身, 从而使一株平凡的草木也被赋予了灵魂交汇的深度。

“活下去 捧岀在体内早已绽放的花朵”, 纵使上方有树遮挡了阳光和雨水。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这首诗托出的是种劝禅, 诗整体上三个层次, 上方的树, 中间的吊兰, 吊兰覆盖的净土。

佛云: 但留一生机, 留与他人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