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64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汉诗300首鉴赏》之五

(2016-03-07 13:33:58)
标签:

转载

分类: 倩理读诗
徐澄泉

1962年12月生于重庆万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的著作有:诗集《流浪的风》《寓言》《坐看蝴蝶飞》《与影共舞》,散文诗集《纯与不纯的风景》《一地黄金》等。参加第13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现为四川乐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犍为县文联主席、《岷江》杂志主编。


两把守门的锁
 
一把从前的锁,形式简单
挂在古人的门上做装饰
虽然简朴了些
但你还是不懂主人的心事
 
一把时尚的锁,工艺精湛
嵌在豪门当保险
虽然精巧得很
但人家锁与不锁
你都懂的
 

从前的锁时运不济
沦为消极怠工的看家犬
现在的锁高深莫测
如狐假虎威的石狮和保安
但无论从前或现在
门锁的功用实在有限
在君子和小人之间
只能锁住一个

倩理赏析

《两把守门的锁》这首诗,徐澄泉先生其实是借门和锁在言说人心。
简朴的一把,时尚的一把,但无论是从前的还是现在的锁,能锁住的只是种形式,豪门还是木扉,何尝不是主人的一种象征呢!
徐澄泉先生从门与锁的关系形象深刻地阐述着人心,正如他所说:在君子和小人之间,只能锁住一个。
这是种以此而彼的思维










赵建伟
男,河南省作协会员,作品在《诗刊》《诗歌月刊》《绿风》《大河诗歌》《河南诗人》《东京文学》《山东诗人》《参花》等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年鉴》《新世纪诗选》等选本。


磨刀石


有时也仅仅就是一小块
不起眼的石头
一小块可以把刀刃磨得沙沙响的石头,可以
把刀刃磨出锋利也可以把刀刃磨出疼痛的
石头

有时卧在途中,有时藏在心里,有时就镶嵌
在,一段轰轰烈烈岁月的
开头


倩理赏析

有人说岁月是把杀猪刀,这个比喻不甚雅听,岁月可以是刀,但人不想做猪。
赵建伟先生说岁月是块磨刀石,这个说法更妥。它可以把人磨得沙沙响,把人磨得锋利如刀,也可以把人磨得疼痛。人生的酸甜苦辣就在这磨的过程里。
有时在途中,磨得人四顾徘徊,有时在心里,磨得你有苦难言,独自吞咽。
岁月这块磨刀石它有时就嵌在身体里,伺机而动。
诗人赵建伟先生的《磨刀石》对人生有深刻的体悟,用刀和磨刀石来对人生进行很好的禅释。
一如我们来到世上,磨刀石就已经在了,在一段轰轰烈烈岁月的开头。






水弦
原名李杰,沈阳教育学院历史系毕业。灯塔市一中高级教师。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中国北方诗人协会会员.辽阳市新诗学会理事。灯塔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创办《野芳》诗社.传记收入《辽宁作家词典》。曾任《潮白河诗刊》《无界诗歌》《燕州城》《燕州文学》《野芳》《文海帆影》编辑。 著有诗集《终于献出的玫瑰》、《行走的影子》《野芳》。获第三届第四届“新世纪杯”世界汉诗大奖赛金奖。2007--2009年受聘《汉诗实验》特约专栏作家。《江南诗报》编委。荣获“华夏诗星”称号。

坐过的长凳

我们坐过的水泥长凳
还坐等在路旁
那时坐在彼此笑谈的眼波里
剥七月的看桃
和绿霭里的花香鸟语

现在你和我来看
促膝对坐的记忆
用自己的方式
对抗雪浴的田野
蒿草,落叶和荒诞的时光
你想看见喜鹊
就来了两只
像暗示我们
在时光里飞起飞落


倩理赏析

有部电影叫那些年我们走过的岁月,与诗人水弦先生的《坐过的长凳》有异曲同工。
坐过的水泥长凳还在路旁,在彼此的眼里看七月的看挑,和花香鸟浯,与其说看物景,倒不如说相看两不厌。
你想看见喜鹊,喜鹊就来了,一只是你,一只是我。
一只你,一只我,在岁月里飞起飞落。







李鑫明

笔名芳桥,搅沫沫。陇上铜城人氏,80后。作品见于国内各级刊物。


 
透过火
我找到了生命
在生命的尽头
我寻到了你
 
一条鱼的眼泪究竟有多少
一个人的爱恋究竟有多深
在火焰的炙烤下
一切都有了回答
 
在鱼的世界里
我第一次
无声的祈祷



倩理赏析

生命从苦难里来,也在苦难里消失。如同鱼在火上,在生命尽头的那一刻,才明白。
对生命的探索,以及寻根一直是诗人的本能,诗人的天职就是越过浮华世界,芸芸众生的迷障,直指人与世界,直指生存。
鱼的眼泪有多少?人的眷念有多深?只有在火上才能听到生命的回音,才能掂出生命的轻重。
诗人李鑫明先生,通过鱼在生命尽头的一瞬,发出对生命终极意义的探问。
若我为鱼,面对炙烤的火,我只能宣-声: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赵增垠

本名赵争印,男,汉族,八零后,籍贯甘肃甘谷。热爱平凡的生活,写诗十余年,自得其乐,安于孤独。


画风

可以说画风很难

空宣纸上能让一池绿波乍起 
让落花如红雨
让燕子斜飞近柳丝 
让纸鸢扶摇直上放线急
但不能把风的真相触及 
没有自己的固定的面目 
这是风疼痛的隐私 

要画好风 
不如将白纸映着阳光
吹口气卷起来 
然后叹口气 

画得最好的风是心微微一颤 
了无痕迹


倩理赏析

中国的先贤早就言:画虎画皮难画骨,这与画风之难如出一辙。
可以吸皱一池绿水,可以落红如雨,可以燕子斜飞,纸鸢扶摇直上放线急,都可以让人感觉到风的存在。
赵增垠先生又说,可以在阳光下吹口气,吹卷白纸,可是风依然无色无形。
国人素有诗画互通的说法,我想好的诗恰恰如画风。画如此,诗亦同。
最好的是心微微一颤,许是感动,也可是思,不露头角,了无痕迹。
诗人赵增垠先生的《画风》正好如是。








张经元

网名元文山  ,文山9871,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人,1972年生,汉族。作品见国内各级刊物。


农民
 
 
农民是庄稼

春天里  
他把梦连同自己一起种进土地

夏天  
他在土地上舞蹈

秋天  
他向土地弯下了腰

最后  
在他死了的时候 
他把自己还给了土地


倩理赏析

诗人张经元先生诗风朴素,他的诗从不事雕凿,不加修饰,他往往用最简单最简洁的手法直面呈现。
这首《农民》,即有文字的干净落拓,亦不失诗整体上的构建。诗人用庄稼的下种,出土,茁壮,到果实弯腰,再到收割后还于土地的这样一种生命过程,来比喻和呈现农民一生的过程。
这是种以此言彼的写作手法,诗人不写农民怎样,只写庄稼的一年四季,这是种有效的嫁接。
就像庄稼一样,农民们最后把自已还给了土地,庄稼的一生和农民的一生,这过程何其相似。









郑月华
网名清影孤舟,山东省烟台人,某企业技术管理人员。作品散见《中国当代诗歌》《人人网微诗刊》,诗作存于国内诗歌论坛网站等。

幽 光

在,忽明忽暗的闪烁里
我看见
一条幽谧的小径
在光线里复活

它一边跳舞
一边无限延伸
跃过山峦顶端
与云层翻滚

分开,变幻,合为一体
像似,一股不息的奔流

这时,有冷风袭来
我慌忙裹紧衣衫
回眸时,竟遇见奔跑的自己


倩理赏析

这首诗由忽明忽喑的幽光闪烁里的一条小径铺开来,光线闪烁中,跳舞,延伸,与云层翻滚。
这幽径给郑月华女士的感觉有点诡异,就像我们独自在山林里的夜晚行走,会觉得有许多我们不曾知道,不曾见识过的东西在其中。
就像诗人感觉的那样,有冷风袭来,会情不自禁地想裹紧衣衫,抱紧自己。
有时,会觉得总有什么在背后跟着我们,多数时多数人不会回头,只想插翅飞走。
而郑月华女士却回眸一看,看见奔跑的自己。呃?这是灵魂深处的自己,这种感觉很多人有过,见诸诗的我首读郑女士这首。
诗贵新,贵在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








杜小龙

笔名洮沙,风清扬。一个努力写诗的人!85后,毕业于西北师大中文系,有诗歌散文见于《甘肃诗萃》《大风诗刊》《2013自便诗年选》《当代汉诗》《中国当代千人试卷3》《甘肃青年诗刊》《临洮文学》等杂志。

请听听风

一群孤独的羊
走失在大片的草地上

在白天的漫长里
安享风  阳光和
空荡荡的人间

暮色四合
卷着一匹细密的月光丝绸
把河流赶入源头

一人
立进四野的空旷中
默默听风


倩理赏析

这首诗首先是幅画,一群羊用孤独,彰现草原的辽阔。
风,阳光,空荡荡的人间,这样的时光恍若是静止的,又岂是一个漫长了得。
暮色里,一些事物即将消失,目光能及的东西逐渐缩小,月光如丝绸,河流如炼,消隐于源头。诗人杜小龙善勾勒与素描,有细腻的观察力。
把动的事物写静,又把静的事物写动,要有对词语的敏感度,以及对事物的呈现本能。
一个人,诗在最后点出了人物,是牧羊人?或者说无关的人。立在空旷中,至此,诗才显出峥嵘。
与其说默默听风,倒不如说聆听和沟通自然。杜小龙先生这首诗其实就是道家思想的天地人。






路志宽
在《诗刊》《扬子江》《中国诗人》《上海诗人》《葡萄园》《星星  散文诗》《山东文学》《贵州文学》《北方作家》《越南华文文学》《新大陆》《中国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国国土资源报》《羊城晚报》等发表各类作品1000余篇,获散文奖等100余次,作品入选30余种年度官民选本。

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
在山坡上
静静地幸福着
 
四周还有青青的小草
不知名的野花
辛勤的蜜蜂,跳舞的蝴蝶
各种各样的虫子
 
白天,太阳火辣辣的眼睛注视
夜晚,星星温柔柔的目光陪伴
 

这温暖,是如此的厚密隆重
这灿烂,是如此的热闹新鲜
 
我的心中,像是一块糖
一点一点融化
 
我愿化作一块石头,蹲在故乡的山坡上
被幸福固定,一动不动

倩理赏析

佛云:心中有佛便是佛。这样一块石头,在山坡上,有青草,野花,蜜蜂,蝴蝶,各种各样的虫子。
皆因诗人心中有爱有幸福的心态,这样一块石头于是被予了幸福的含义。被太阳注视,有星星陪伴。
幸福也许很简单,就像这块石头一样,清静,无争,蹲在故乡的山坡上,一动不动。
也许,诗人路志宽心中的幸福就是这样:心中清明,岁月静好。









沉戈

原名沈革。男。1961年生。业余作家,诗人。



在路上


在路上
看见一个人
突然
躺倒在汽车下

汽车停下来
一会儿
又开走了

我正好路过此地
想停下来
看看

一会儿
围了一群人

我加快脚步
看见
许多汽车
从我身边开过


倩理鉴赏

这首诗简洁,干净。三言几语呈出一个社会上存在的恶性现象。
一个人突然倒在汽车下,汽车停下来又开走了,汽车为什么开走呢?因为汽车未碰未擦伤人,而是故意倒在汽车下的人是一种诈的行为,人民称:碰瓷。
所谓碰瓷,源起于另一种恶性现象,拿个瓷瓶故意与人相撞,而故意摔破,却慌称是多么名贵的古器,或者说装的是名贵的材料,而索赔。这与一个人突然倒在汽车下是相同的本质。
沉戈先生轻描淡写这样一个令人心痛恶绝的社会怪象,把思索轻轻地抛给读者。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