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97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瑞士迷你杂志海外版,倩理的诗10首

(2015-06-18 00:08:19)
标签:

情感

分类: 新诗选稿

倩理的诗

 

 

 

作者简介:

倩理,男,本名罗才政,湖南祁阳人。在《诗选刊》《四川文学》《幸福》《湛江文学》《中华文学》《江门文艺》《潇湘》《作品》《盘锦文学》《映山红》《大众》等国内各级刊物发表作品200多首(篇),作品入选《珠三角诗人诗选》,《中国当代情诗大展》,《中国当代小诗大观》《2012中国诗歌年鉴》《2013中国诗歌年鉴》,广东作协《被照亮的世界》等多种集子。著诗集 《身在其中》《你在画里,我在红尘》

个人诗观:

诗是应该打动人心的,惟其打动人心才能让人产生共鸣。打动人心的途径不外乎以情动人和以思动人,这两者各有各长又各有短。其实,这个理儿普通通的老百姓都明白,就是我们常说的动之以情晓之有理。  

 

这两者也是相辅相承的,缺其中任何一方都不能达到效果,情多了,滥了,会让人麻木,仿佛吃太甜腻的食品。思多了,理多了,又会无形中削弱了诗性,诗到底不是传道不是传教也不是教义。这两者的平衡,也就是感性与理性的交溶。允许各人各有倾重点,但不是把其中一方抹杀。失了感性,诗失之浑圆,失了理性,诗则滥情。

 

重 

 

蜻蜓来过

点水而去

 

庭院幽静,月如钩

昨日置于右手,明日

置于左手,今日无处搁置

它经过身后的老宅,瓦片

上的风霜,灶里的炉火

就像我经过的那些地铁,城镇

陌生和不陌生的面孔

葬着先人的青山,裹走

青春的河流……

 

辗转半生

仅这夜色四伏,我脱下

这具旧了的身子,尘归尘,土归土

 

曙光初上,另一个人

从庭院里走出

 

 

人与人

 

住进一个人
住进相遇,相知,和心动

接着住进痛,住进徘徨
我只能冬眠了
像蛇那样

这中间有了一堵墙
伤痕遍布。上面行走着的人
不知从哪里来,又会向哪里去
墙外水声淙淙

而我看到巨大的黑,像我

盘居的黑洞

穷尽一生
想的都是靠近
可黑暗却让人
穿墙而过

 

 

 

一刹那是多久,千年有多远

你修炼千年,多少花开了,多少叶落了

在我来时,你绣的蝶恋花开不开

  

杏眼,桃腮,腰间柔软

再给我千年入定,抗不了你的妖媚

芦芽鞋,荻花袄,灼灼容颜

不用女儿红了吧,我早已醉入眉间

  

思念早比流水多了,比红尘厚了

一缕针线也已备好

勿忘我二朵,当归三钱

 

心 

不用闭上眼睛,也能聆听
这斜阳漠漠。趁夜色未临
那斑斑驳驳的心事
且向谁诉说

有微风吹,我窈窕的青春
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爱过恨过
想说和不想说的
已不再记起。此刻
我身无长物,我所有的不比任何人多

甚至,一阵风。它从尘世遥遥刮来
我只能抱紧自己,站在丛荫中心
站在自己的中心

或者,只在等一个人,等月亮
在背后冉冉升起。等他恣意的手臂
圈住我,听浓荫里蛐蛐,一声,一声
在他来之前,我选择了

哑然不语

 

 

归 宿

 

水流的声音

风吹的声音

窗台边,倚栏的美丽女子

转身,便是华发

 

一些人消失了,被水流去,被风吹去

一些绽放的花儿

倾刻,便已落下

 

河流是一条带子

它身后是大片的空白

而我,将平躺着进入

巨大的黑暗

 

 

浮 

 

远去的风,消逝的雨

时光的箭矢

 

村里走出去的年轻女子

挥手间,成了孩子的娘

大爷敲着旱烟杆,那忽闪的青春

似离巢的鸟儿

一去不回

 

一列由东向西的列车

生活的尘埃铺天盖地

我俯下身子,陷入暮色

高低起伏

一如丘陵

 

河道越来越窄,越浅

像一个人越来越远的身影

浮生若此

来不及铺平

 

 

倒底有多少个我

 

一个我在城市街头巷尾闲步

一个我在湘江边听雨

一个我在黑暗的屋里不发一言

一个我衣冠楚楚在人群中谈笑风生

一个我盯着舞厅里漂亮女人的胸脯和大腿

一个我在高山寺听禅师念经祈福

 

一个我在人间缝缝补补

一个我在镜前丢丢抹抹

他们偷偷出去

又偷偷回来

 

时光一声不吭

流水一声不吭

只有皮囊抱紧一生

 

 

种 

 

一个漂亮女人经过一群男人

是轻盈的

在飞,像一朵云

 

一个雄健的男人经过一群女人

是伟岸的

立着,像一棵树

 

从前世走来

或者在返回前世

这时候,女人是有翅膀的

男人常常口干舌枯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男人和女人相会,种花,浇水

一百亩,一千亩,一万亩

长出爱恨,苦乐,长出

幸福和痛苦

 

 

  

认识的人,鸟儿一样,四散飞离

背版我的人,被我伤害过的人,人世里

无法抽身。黑压压一片,已不需要

彼此指认

  

旷野里,一株蒿草,河床上,一粒

沙砾,风雨袭过,水流漫过,那么多面孔

我叫不出名

  

一碟花生米,一杯薄酒

侃着,侃着

就没了人影

 

 

 

我听到身体里有声音

像水中的鱼,游动,像一个人

在来回走动

高朋满座时,就在喧哗里潜伏

曲终人散,悄悄地跟我说话

 

一个人的时候

我对着墙壁笑,对着一阵风

笑,一只飞过的鸟儿笑

对着河水自言自语

现在,我已经说不清

是忧伤,还是甜蜜

 

直到,某一天

我躺下来,躺成明月下的山川

 

瑞士迷你杂志海外版,倩理的诗10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