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97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那么小的蚂蚁

(2013-10-14 13:38:47)
标签:

情感

分类: 生态关怀
有什么还不能放下呢
那些嘲讽,无理
那些沮丧,打击
伤口上撤的盐粒

落日磅礴
浮云无声
花开了又落,草枯了还青
多好呵,看,那么小的蚂蚁
那不曾预见的碎石,残泥
填不平的凸凹
猝不及防的一滩水迹
墙角下
它们把粮食
把巢穴
把短短的一生
搬运

 

《世界》

这片林地寂静无人,高高低低的
墓碑,掩在杂草丛里
一只蟋蟀忽地窜出
我看到了很多身影

他们从这四周陆续赶来
聚拢,并喋喋不休
像是山那边的村庄,村支书
召开集体会议

这许许多多冥世的人
尖叫着,说他们栽的那些红柳
那些青杉,都被伐尽。说绕山而过
又穿村而去的小河,干涸见底
他们中的一些人低着头,一些人
挥舞着手臂

我屏气凝神,聆听
这尘世之外的声音

 

《重生》

蜻蜓来过
点水而去

庭院幽静,月如钩
昨日置于右手,明日
置于左手,今日无处搁置
它经过身后的老宅,瓦片
上的风霜,灶里的炉火
就像我经过的那些地铁,城镇
陌生和不陌生的面孔
葬着先人的青山,裹走
青春的河流……

辗转半生
仅这夜色四伏,我脱下
这具旧了的身子,尘归尘,土归土

曙光初上,另一个人
从庭院里走出

 

 

《我将长睡在这里》

就这里了
延绵的山峦,遮了
冬的寒冷,一条溪流
淌着四季的流水
一块粗砺的石头,记下
我在世的姓名,那棵
挺拔的青松,常年累月
替我站在红尘

当死神来时
我整一整衣衫
再理理乱发,不慌不忙
拍落尘埃

我并不是离去
风吹,雨落,鸟鸣
会随着草根树根传来
在这里休眠的人,抱紧了
倾陷东南的大地

 

《我》

我是个把嘲笑
当成赞美的人
一个躲在自己的世界
对他人眼光浑不在意的人

我是个在冰雪里
寻找春天的人
一个想叫木桩开花
叫小草说话的人

这两个人
在我身体里出出进进

有时候,我很想弄清楚
哪一个我对跌倒的老人无视
对乞丐伸出的手无视
对牛羊被宰杀的哀鸣无视
又是哪一个我
对脚下运粮的蚂蚁微笑
对树上做巢的鸟儿微笑
对河边舞蹈的垂柳微笑

这老不死的时光呵
却一直对我
沉默不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