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97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神的存在,灵魂的超脱

(2009-10-04 23:29:07)
标签:

倩理读诗

杂谈

分类: 倩理读诗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在本质上是一种精神的存在物,诗则是精神活动的高级形式!读雪貂的诗更印证了这点!
  这几天太过忙碌,老实说我并没有时间来一一品读雪貂的诗歌,只有限地温读了几首,更多的是凭借以往审他诗歌的印象。在谈雪貂诗歌前,我先谈谈诗的幻错觉,这是当下诗歌尤其意识派的不二法门。幻觉是诗人对大自然中的现实事物和现象的一种虚假的知觉,它是诗人感觉的一种形式。大诗人歌德说:“每一种艺术的最高任务,既在于通过幻觉,达到一种更高的真实的假象。”因而幻觉能给诗人带来广大的联想空间。在诗人的经验作用下,由心理体验而产生某种换位感觉,是对真实世界的一种艺术扭曲,却最能准确反映诗的内心状态,以及对现实的一种心理剖析结晶,从而生出丰富的醒目的艺术效果。
  
  
  雪貂的诗亳无疑问因此生成,他正依托这种方式企图唤起人类精神世界的净化,以抵抗现世的虚伪和黑暗,也是诗人自我疗养的方式。因而,雪貂的诗歌不是虚无的,恰恰是一种真实的写作。他具有敏锐的感知力超凡的领悟力深邃的洞察力,正是这种感知力领悟力洞察力让诗人雪貂看透世相,而寻找的一种抵御途径,他的诗具有与时代同构的精神品质!
  故而,我看好,我欣赏。毕竟我更多的是现实诗歌写作,评价雪貂的诗也许并不能切中肯綮,或许亦如外人隔靴搔痒,还请雪貂多谅!
  
  《老槐树》
  时间始终会穿心而过
  密密麻麻的阳光像落在身上的灰尘
  此刻沉默像雕像
  风和雨的侵袭再也无法抵达内心
  抵达炽热的三月繁复的五月
  花开之美已成一种姿势
  浓密厚实的叶子在飘
  雨水流下顺着间隙
  滴在土里
  滴在一个人越加潮湿的心里
  而多年以后我们就是这棵槐树
  有干瘪的身体
  和一些苍白的隐喻
  
  这首诗以老槐树和一个人形成在时光通道里的通感,老槐树不是棵树,它是我们中鲜活的生命个体,火热的三月繁复的五月都是时光的花开姿式,人的生命和老槐树一样在风雨中侵蚀老去,诗人能把生命的感识依附老槐树一一呈出,这就是诗人的高明。
  
  《空旷》
  我们的海都消失了
  那些金黄的海浪
  黄澄澄的海岸
  他们仿佛在一夜之间归于平静
  剩下的云朵
  剩下冰冷的石头
  剩下孤独的河流
  如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内心来回走着
  盲目仓惶却又不甘
  如我在一个深秋的田野里走着
  渺小
  又可有可无
  
  谁没有过心灵上的空旷和孤独?我们也许时时感受过,但看不到触不到。诗人却能把空旷俱起具体的象,一个个独立又互相渗透的意像把空旷托了出来,一如实体在我面前历历在目。它就是那片海,剩下的云,冰冷的石头,就是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中来回走动,就是一个人在深秋田野的渺小。我承认,我曾多次提笔想记录下心灵的空旷孤寂,却总是一次次放下,我遗憾,我写不出来,因而,我由衷佩服诗人敏感敏锐的捕捉力。
  
  
  写到这里时,我想起了名诗人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因该诗名噪当时诗坛,但诗人却在晚年深深忏悔,忏悔自己违背了艺术的良知,违背了内心的真实。这就是最有力的例证,那些假大空的东面并不具艺术力,不具生命力,那是自欺欺人!我不屑为之,任何一个有艺术良知的诗人都不屑为之。都说诗歌不能脱离生活,是的,我很赞同,并一直奉行着。谁说雪貂的诗歌脱离了生活?不,前面提到的老榕树和空旷都深深扎入了生活,扎入了现实里内心独特的感受!那么,再看这组:
  
  《留守女人》
  
  【少妇】
  她在夜里静静醒来
  那半个枕头仍是空的
  原来这么久了月亮还是这么圆
  这么刺眼
  还有一丝冰冷
  她不禁把棉被往上拉了拉
  她仿佛看到远方的男人背着大口袋回来了
  她一头扎进怀里
  又是掐又是打
  然后再狠狠的咬上几口
  
  【取款】
  从邮政所取款出来
  她径直走向一个百货店铺
  她要了暖水袋润肤霜红塔山香烟
  和一件蕾丝花边内衣
  还在菜市场买了三斤肉
  像是做了一件预谋了很久的事
  暖水袋和香烟当然是给了公公婆婆
  润肤霜和内衣则是自己的
  说起这件内衣
  她还是在电视里看到那个女人
  穿起多么性感
  现在她就等着自己男人回来
  也给他一个惊喜
  
  【家书】
  她很平静的读着信
  甚至把每一个细节都解释给了二老
  她说他很好
  刚涨工资年底可能不能回来
  很想念我们尤其是二老
  ……
  她回到房间却哭了
  一字一句的骂着诅咒着
  然后又一字一句的看着信
  生怕遗漏了什么
  
  这是多么真实的生活写照,全诗不着一字,而思念之深之痛又岂是那些呐喊和嚎叫能比?这是潜入生活底部,潜入生活细微的诗歌,力堪入木!我们不能逃避生活,没错!但是我们难道就可以逃避内心和灵魂么?也不能!我们常常说不要做行尸走肉,难道诗歌就可以?生活与灵魂总与我们不期而遇,我们无法逃避,我们只有承担!雪貂的诗歌在内心与现实上有着紧密的扣联,有客观的参照物,是种有效的写作!他的诗不是大众的,就如诗歌从来就是文学的贵族。他诗歌内心的品质决定了诗歌的受众,我们不能以60年代读者的眼光要求世纪的诗歌。是的,没有理由。艺术从来就不为为着滞后的人停步,反过来说,这种羞愧是应该易位的,不应由诗人和诗歌承担!阿门!
  
  
  对于诗歌评论,不批评批评就不是我的风格,即便是如雪貂这样优秀的诗人,即便我是怎样喜欢他的诗歌,我仍要拍个砖头。勿容置疑,雪貂的诗歌亦有平庸之作,这表现在诗的内蕴上不够丰厚,有些诗意象组合末恰到好处,未能开劈出让读者进入的感觉通道,有进入的障碍。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无论哪位诗人的作品都不可能尽如人意。缺点是存在的,诚望雪貂在意象和感识组合溶解时能更敞开心窗!
  诗歌是不幸的,犹如孤独是存在的!
  存在是寂寞的,犹如抵达是无声的!
  无声是思索的,犹如诗歌是静绽的!
  静绽是生活的,也是灵魂的,生活和灵魂是诗歌两把钥匙。雪貂,恭喜你,你在一步步接近缪斯女神!我诚挚地祝福你,愿你生命意识与诗的结合有更加灿烂的展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