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倩理
倩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364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感与思说开去 ——我读诗人姜了

(2009-10-04 23:25:07)
标签:

倩理读诗

杂谈

分类: 倩理读诗

提起诗歌,就不能不提一提当前诗的状态,现代诗正面临着两个极端。一是感,顾名思义就是情感。二是思,一种理性的思维。一感一思恰恰代表着近百年来新老一代诗人群的对抗。所谓感,就是形象思维。所谓思,就是以哲性和理性给人思索与启迪。在我看来,这两者都有其缺憾,前者有强烈的表达欲,流于直抒胸臆和情感渲泄,后者建立在感识上与经验上,用一种平静的理智思考。

 

很显然,姜了的诗是属于后者的。

 

姜了的诗我读得不多,但也不少,在其它论坛读过。姜了的笔尖是平静的蕴育,是文字和自然后的隐着的思考。他异常的沉着,异常的轻描淡写,异常的不动声色。他的诗有着很强的叙述本质,他的文字有如拉家常,有如在复叙别人的事儿,有如记录生活的片断。他摒弃一切的诗的外在形式,摒弃诗歌朗朗上口的美的韵律。读他的诗,我常常发现诗人文字背后的隐忍,发现诗人站在人和世界间的超然。他的诗不说空话假话大话,不作有病的呤哦。他的诗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披肝沥胆,但我能读出一种硬朗的掩在文字后的光芒,有着思想的沉潜,有着哲性的辨析。

 

    姜了拒绝抒情,多是客观的写实,用事实和物体说话,他善于细节琢磨,小处雕刻,简笔蕴意!

 

《初一代数课》

 

那时我画数轴

正方向无限延长

那时一个数轴的主干是

一张纸上的一条线

画数轴我突破不了一张纸

那时我是数轴上

的一条爬虫

我时而不动

时而做一些立体的梦

 

这个诗很简单,表面上在说画数轴过程,我们都有画过。但诗真这般简单吗?不,姜了在画他自己的人生之路。前几句毫无怀疑的的确确在画数轴,而笫六句姜了笔锋一转,我是数轴上的一只爬虫,这是诗中重中之重,这条爬虫在纸上一条线上爬行,爬虫是诗人自己,这条线正是诗人的人生之路。我时而不动,因为有时需要歇息需要调整,歇息后,诗人仍会向着梦想爬去。姜了,祝你早日抵达梦的彼岸!

 

《早春的一天》

 

阴,潮湿而平静

树木秃裸

人,反复发芽,渐渐

枝繁叶茂

愈来愈清晰

一片枯草去年被烧焦

不久,一片欲望再次起义

阴到最后,结局

可能是一场雨。发着芽

的人,暂时没有结局

 

这个诗也不复杂,诗人用人和树做了两次切换,诗意就出来了。在这个诗中,人是树,树是人,人树一体。诗意凸出的方法就是利用了人和树在特定环境下的通感。树木会反复苏醒,枯草焦后会重生,而人呢?秃裸意味着一事无成,烧焦指向着失败。失败后重新站起来,失望后又重新燃起希望,尽管暂时没有结局,或许也无从知道结局又将是什么。姜了,走好,结局并不重要,乐在过程!

 

就上述两个诗而言,可以说非常简洁,而隐藏的诗意却又是深刻的,需要明心见性,需要静下来细品的读者去领悟,去发现。写到这里,我想插入些题外话,我常常听到一些读者抱怨新诗的无思想,无主题,抱怨新诗的不知所云。在一些读者看来,这两个也不例外。但当真是这样么?已无须我多言!

 

《丹田》,《没有烟怎么办》,《自来水厂》都属于这一类的作品,我就不再一一解读。而后一首《梵高》则稍有不同,稍倾向于语言倾诉,结尾结得挺有意味。当然,我不是说姜了的诗多么好多么高明,他的诗还存在着缺点。大体说,姜了的诗歌在理性的思考上是不错的,却还少些情感的注入,诗不够润泽厚实,有些诗的语言处理尚有待磨平。

 

这些年,我读了越来越多新诗,我也越来越倾向于一种感中有思,倾向于一种思中有感的诗歌境界。感中有思的友撑和导引,思中有感的润泽和丰富,感和思的合一才能开出诗的灿烂之花,才能结出诗的丰硕之果。而这,也是姜了所缺少的!也正是我自己要努力追求和企图抵及的!

 

姜了,握手。诗路漫漫,让我们共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