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大鹏
许大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1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11月13日

(2009-11-13 16:43:36)
标签:

青春茧许大鹏

明天再见殷博

五月金睿

高校草根导演

三大草根导演

娱乐

分类: 有关我的事情

象牙塔里走出的学生“导演”

时间: 2009-10-21 10:42:39 来源:荆楚网 【关闭

  图为:金睿电影作品《五月》的宣传海报(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为:许大鹏(右)和他的演员们在拍摄现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提要

    楚天金报消息(记者梅莹 通讯员周闰禄 朱建华 实习生陈诚)

谁说电影只能由专业导演来拍?手持一部最简单的DV机,也许他们并不是科班出身,但大学生“导演”也在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电影梦。图书馆、运动场,同学、教授,上课、考试,大学校园里发生的每一幕起承转合,都在被他们默默注视。

    光与影的不断变幻,勾勒出一部部稚嫩、甚至略显粗糙的学生电影作品。在这里,我们除了可以感怀青春,更能体会学生“导演”们对梦想最执著的追求。

先河从此我开

    “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一样?我就是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许大鹏

    和许大鹏的几次采访接触,给记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便是他的“个性”:且不说自费万余元、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园里坚持21个月只为拍成一部电影,也不用说动员全校8个学院10个专业的20余名大学生组成剧组与他共进退,仅看他第一个在大学生“导演”中邀请记者参加“媒体试映会”、甚至率先尝试“看大学生电影也要付费”的作为,就可成为他“个性”最有力的注脚。

    从一个大三学生到一个“汉漂”,许大鹏为这部名为《青春茧》的电影倾注了近两年的心血。在长长的105分钟里,影片向观众讲述了一群在校大学生组织创建影视工作室的故事(本报4月18日曾报道)。这其中,创业的艰辛、同伴的支持、朦胧的爱情当然必不可少,他还别出心裁地加入了原创的音乐,以及蒙太奇式的场景变换。

    “每个电影导演的第一部作品里都有自己的影子,《青春茧》也不例外。”许大鹏说,大二时,作为数字动画专业的学生,他从系里借来一部索尼150摄像机,拍出了第一部DV短片《打电话》。现任中央电视台编导的陈允看后评价:能用一个镜头讲明白一个故事,很不简单。不久后,许大鹏和4个同学一起组建了地大的首个影视动画社团——大拇指影视动画工作室。“《青春茧》的故事就是以这里为原型的。”他说。

    和所有其他学生“导演”一样,为了拍好自己的作品,许大鹏付出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心力,但每每和人谈起,他说得更多的、最为骄傲的,还是自己首创的“电影收费”。2009年6月19日,经过3天的前期宣传,许大鹏的《青春茧》终于能在地大校内的弘毅堂和观众见面了。“前前后后我和伙伴们付出那么大的努力和代价,我总觉得要以一种什么形式得到体现。”于是,他想到了“收门票”:地大本校学生凭学生证观影,而其他人则需缴纳10元钱来买电影票。虽然当天只能容纳2000余人的弘毅堂一下子挤进了近4000人。也可能是大家习惯了只要看大学生自己拍的电影就免费的方式,还不太接受我这样的做法。”许大鹏的眼神有些暗淡,但随即他一拍桌子,“难道我们的电影作品就不是劳动换来的吗?别人怎么做我不管,我就是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就是要改变大家的这种惯性思维。”

    暑假期间,许大鹏仍然在继续打磨着《青春茧》,给它配上更好的音效,甚至是中英文字幕。“我希望能实现自己以前设想的、带着它到武汉各高校巡演的梦想,越多人看到它越好,当然,我会继续坚持收费的。”许大鹏说。

  集合以爱的名义

  “听不见我的呐喊,阻断不了我的呼吸,我要活着。”

    ——《明天再见》海报

    2008年冬,一部名为《明天再见》的大学生自拍电影,将身患白血病的华中农业大学女生国家琪和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2007届毕业生殷博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出于朋友的责任感,殷博和他的大学生伙伴们,只用3天时间就自费拍出一部32分钟的电影短片,在武汉各大高校放映后,为患病女孩筹集手术费用。“为了它,我甚至辞去了工作,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殷博说。

    因为学的是动画专业,大学毕业前,殷博就已经“触电”过6、7部校园题材影片,甚至在学校创立了“中南星”DV协会。2007年毕业时,他又拍摄了一部90分钟的动作喜剧,作为自己大学生活的句号。“正是这部电影,让我结识了国家琪。”他说,彼时国还是华农学校广播台的一名主持人,因为这部毕业作品,她邀请殷博去做过一期访谈节目。“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人很细心有礼貌。节目做完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2008年9月,殷博突然在网上收到一条求助信息:国家琪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急需50余万元的治疗费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很吃惊,一个开朗、健康的女孩怎么会突然得这种病?”

    他的第一想法,是以个人名义给国家琪捐些钱。但考虑良久,他又改变了主意。“得多少人捐款才能凑得齐50万啊,个人的力量只是杯水车薪。如果很长时间凑不齐,岂不是要耽误她的治疗?”于是,殷博想把国家琪的遭遇用电影的方式记录下来,再放给尽可能多的人看。“只要有两个人看到,他们的力量就比我单个人的大。”

    泪水和同情本是殷博设计的电影主线,但当他在女生宿舍楼下的草坪上第二次见到国家琪时,他很快推翻了这一想法。“我本以为家琪生病了会躺在医院里,没想到她却一直住在寝室。我们聊了很多她大学里的回忆还有病情,看得出来她很虚弱,但却一直保持着微笑。”殷博说,正是这些被破坏的美好,令人感到格外珍贵和动人,这也重新成为了他电影的主题。

    一周后,剧本脱胎了。为了能腾出更多时间做好筹备和拍摄工作,殷博干脆辞职了。“有人问我,为了一个不太熟的朋友,这样做值不值。我告诉他,那是当时我觉得最值得的事情。”

    回到母校,殷博集合了十几个以前一起拍电影的大学生搭档,成立了一个剧组。中秋节3天假期,他自掏1000元在华农校门外的旅店里租下几个房间,开始了电影的拍摄。“那时候学校里还在进行新生军训,有时候我们要拍一个操场上的镜头,就只能等到中午军训结束的时候。中午天气热时间又紧,要是换到平时,很多人估计都坚持不下来,但那一次,却没有一个人喊苦。”

    独自在家中完成所有的后期制作后,11月,《明天再见》在华中农业大学首映。“我把电影取名为《明天再见》,是因为作为主持人,国家琪每次节目结束之前都会说这句话。另外,我们也希望,明天还能再见到她。”影片在中南民大、政法大学等武汉十几所高校巡演后,每场基本都可以募集到近3000元善款。后来电影上传到网络,经过媒体的报道,国家琪的余下的治疗费基本全部凑齐。

    2009年8月底,央视联手殷博和他的团队拍摄了《明天再见》的续集——《星星愿望》,准备继续帮助国家琪筹集后期治疗的费用。但遗憾的是,10月9日凌晨,因为肺部感染等原因,国家琪没能躲过死神的侵袭。知道好友离去,殷博悲恸万分:“家琪,我们明天再见!”

  10年之后 请叫我名导

    “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金睿

    和绝大部分的大学生电影导演不同,武汉科技学院2005级广电专业学生金睿,喜欢在拍电影的时候,融入更多自己从书中得来的对光影构图理论的理解。“很多人觉得拍电影是个技术活,但我在进行了一些尝试之后,反而发觉电影理论才更重要。”今年6月本科毕业后,这个刚满22岁的小伙子即将进入武汉大学,成为该校电影学专业的一名硕士生。“我的目标是,10年内拍出一部能够在国际上产生一定影响的影片。”他笑着,眼中满是期待。

    大二时,金睿才因为专业的缘故,开始接触一些较为专业的摄像设备。一次辅导员来宿舍查寝,正在寝室里打扑克的同学们被惊作鸟兽散的搞笑情景,促使他和同学一起拍摄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校园无间》。“我又做导演又做演员地忙活了一个星期,后来把这个40分钟的短片传到网上后,没想到反响还不错。”从那以后,找到“导演”感觉的金睿便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接拍一些校外广告,或者是为婚庆仪式摄像。

    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加完美,在平时拍摄短片的过程中,金睿也研究过不少知名导演的电影作品,各种各样的电影理论书籍更是他常备的案头读物。“比如杜琪峰,他能把艺术和商业完美地结合起来,使他的电影看起来总是悬念丛生,扣人心弦。而王家卫长于对生活和时空感的把握,很善于运用一些艺术化的镜头。不少美国大片的叙事则显得直白得多。”金睿绘声绘色地给记者讲述着他琢磨出来的电影理论,时不时蹦出一些诸如“电影语言”、“镜头时间”等听起来无比专业的词汇。正因为对电影所编织的奇幻世界有着更高的理解和追求,金睿选择了考研。

    教室、食堂、寝室,每天走在同样的三点一线上,看到低年级的同学从身边经过,即将毕业的金睿总会回忆起自己的大学生活,久而久之,他产生了要把自己的回忆拍成电影的冲动。于是,忙时备考,闲时构思剧本,2009年寒假,在考研笔试结束后,金睿的大学收官剧本《五月》也出炉了。

    春季开学后不久,金睿收到了初试通过的好消息。利用准备复试的短暂时间,他在学校艺术团里招募到一批演员,又邀请同专业和校影视协会的同学当助手,成立了一个不到10人的剧组,正式开始筹拍《五月》。“它就是一部纯粹的校园电影,体现的是大学里永恒的友情和善变的爱情,这甚至可以说是我真实生活的写照。”金睿说,由于没有一分钱投资,影片的所有场景都被选在学校或是校外的公共场所,服装道具也均由剧组成员自己制备。“其实很多我设计了很久的场景,最后却因为没钱而没拍成,挺遗憾的。”一个月后,这部零投资的电影拍摄完毕,并在校内连映3天,场场爆满。“有同学说,她看完之后感动得哭了,我想这就是对我最高的褒奖吧。”金睿说。

    虽然研究生生活尚未开始,但金睿早已计划妥当:“研一我还准备拍一部片子,拍点有思想深度的、纪实主义的片子。研究生阶段拍电影的数量不见得多,但一定要精打细磨。”对于未来,这个来自安徽安庆的小伙子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如果有机会让自己的电影作品走上大银幕,举办首映式的时候,我一定会把同学、老师都叫上。我想成为武大走出去的第一位名导,如果可能的话,我还希望自己成为第七代导演的代表人物!”

      (责任编辑陈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