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昂
子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3,395
  • 关注人气:3,1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到了撒哈拉

(2017-03-18 23:00:22)
标签:

旅游

摩洛哥

梅祖卡

撒哈拉沙漠

杂谈

看到了撒哈拉

第四天继续向梅祖卡进发。梅祖卡位于西撒哈拉大沙漠的西北部,在摩洛哥被称为“沙漠的大门”。从瓦尔扎扎特到梅祖卡还有368公里,路上要游览托德拉峡谷。

看到了撒哈拉

撒哈拉沙漠中的驼队

早上八点从瓦尔扎扎特的柏柏尔宫酒店出发,路上经过摩洛哥著名的香精产地——玫瑰河谷。导游说用玫瑰花制作香精是当地重要的支柱产业,到了玫瑰花盛开的季节,会有大批摩洛哥人来此游玩,河谷里大片的玫瑰园可与法国普鲁旺斯的薰衣草园媲美。

看到了撒哈拉

路过玫瑰河谷

行车两小时巴士照例是要进休息站的,每次休息,地导都会为司机买一杯咖啡,有时还有点心,休息时间一般掌握在十五到二十分钟。经过一处视野极好的高坡,司机停车让我们拍照。自昨天过了阿特拉斯山口以后,地貌悄悄发生了变化,路上已经看不到峻峭的山峰和山上的积雪,我们进入了摩洛哥东南部的丘陵地区。这里的丘陵由红色的砂岩构成,因阳光的照射而变得色彩鲜艳,层次丰富。

看到了撒哈拉

摩洛哥东南部的丘陵地带

极远的山坡上有一个图案,用长镜把它拉近才能看清。图案由一颗五星和阿拉伯文字组成,是用白色的石块铺成的。问了导游才知道,五星代表的是摩洛哥(摩洛哥国旗为红色,中间一颗五角星),阿拉伯文字写的标语是“撒哈拉是我们的”。出国前查看世界地图,在摩洛哥的版图下方有一个名为“西撒哈拉”的地区,从地图的分色上来看,它与摩洛哥显然不是一个国家,但在酒店的地图上它们却是一个整体,当晚的电视也正在播放摩洛哥国王巡视西撒哈拉的新闻。

看到了撒哈拉

用石块拼写的标语

西撒哈拉地处撒哈拉大沙漠的西部,滨临大西洋,北部与摩洛哥接壤,东南部与毛里塔尼亚毗邻,东北角上与阿尔及利亚共有很短的一段边界。西撒哈拉总面积26.6为万平方公里,是一个有争议的地区,摩洛哥声称对该地区拥有主权。

看到了撒哈拉

途中所见地貌

自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约570——632年)于610年的某个夜晚(穆斯林称之为“授权之夜”)得到安拉的启示,创立伊斯兰教(穆斯林称为“伊斯兰教复兴”)后,穆罕默德及其继承人便以伊斯兰教为号召,率领沙漠游牧部落——贝都因人为主的阿拉伯军队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经历了早期麦地那哈里发时代,时任叙利亚总督的穆阿维叶于661年建立了倭马亚王朝(661——750年)。

看到了撒哈拉

途中路过的一个市镇

倭马亚王朝时期,阿拉伯帝国的对外征服达到了一个高峰。其势力向东扩展到中亚、印度、阿富汗,在帕米尔高原上被中国(唐朝)军队所阻;向北占领了土耳其及黑海和外高加索地区;向西侵入意大利、西班牙和北非的马格里布(阿特拉斯山脉到地中海海岸之间的地区)。

看到了撒哈拉

市镇上的摩洛哥人

七世纪后半叶,阿拉伯人侵入了摩洛哥和西撒哈拉地区。十五世纪中叶,葡萄牙人占领了西撒哈拉地区,十九世纪又被西班牙人取代。1886年,西班牙将西撒哈拉划为“保护地”,1958年改为海外省。西班牙的殖民统治遭到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的反对。

看到了撒哈拉

赶毛驴运泥的孩子

1973年5月,在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下,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成立,其宗旨是通过武装斗争来争取西撒哈拉的独立。但摩洛哥的想法有所不同,它希望通过和平的方式来驱逐西班牙的殖民统治。1975年11月,摩洛哥组织了绿色和平进军,35万摩洛哥的志愿者在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带领下,徒手开进了西撒哈拉地区。

看到了撒哈拉

托德拉峡谷前的河谷

同月西班牙、摩洛哥、毛里塔尼亚三国签订《马德里协议》,协议规定西班牙于1976年2月26日无条件撤离西撒哈拉地区。随即摩洛哥又与毛里塔尼亚签订了西撒哈拉分治协议,协议将北部的17万平方公里土地交由摩洛哥治理,毛里塔尼亚则拥有南部9万平方公里的权益。阿尔及利亚对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两国将西撒哈拉私下分割的协议进行了强烈谴责,1976年2月27日,在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下,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宣布成立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此后,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与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之间的武装冲突不断。

看到了撒哈拉

途中拍摄的摩洛哥建筑

1979年8月,毛里塔尼亚在非洲统一组织的劝说下放弃了对西撒哈拉的领土要求,退出西撒战争。摩洛哥趁机占领了西撒哈拉南部,并不断向其东部腹地推进。至1987年,摩洛哥几乎控制了西撒哈拉的全部领土,并建立起六道,总长2720公里的防御墙,在西撒哈拉驻守了数万军队,并在西撒哈拉全境设立了各级行政机构。

看到了撒哈拉

摩洛哥东南部地貌

经联合国的长期努力,1988年8月摩洛哥和西撒人阵分别以原则同意和有条件接受的态度,同意实施联合国提出的和平计划。1991年9月6日双方宣布正式停火,结束了长达16年的军事冲突,决定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来决定西撒哈拉的前途。但双方在如何确定公民投票资格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公投一拖再拖,至今无法实施。看到了撒哈拉

广袤的荒漠

摩洛哥现在控制了西撒哈拉95%以上的土地,并根据1997年摩洛哥议会通过的地区法在西撒哈拉设立了3个地区,建立了各级行政机构和地方议会、协商会议(相当我国的人大和政协)。十几年里,摩洛哥在西撒哈拉地区投入了几十亿资金,修建了大批学校、医院和住宅,并扩建城市,同时又在干旱地区为农牧民打井修渠。摩洛哥在西撒哈拉地区新修了两千多公里的道路,建造了哈桑二世国际机场。首府阿尤恩由先前2万人的小镇一跃而成为拥有20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摩洛哥在西撒哈拉地区共驻有军队和行政人员15万人。

看到了撒哈拉

一处废弃的建筑

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把西撒分为五大行政区,但实际仅控制与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和阿尔及利亚交界的部分狭窄地区,自然环境十分恶劣,不适宜人类居住。西撒人阵控制的部落以难民的身份住在阿尔及利亚廷杜夫省的四个营地里,各营地设学校、医院,并组织生产,总人数约15万。联合国难民署每年向西撒人阵提供350万美元的救援款,欧盟和西、北欧国家也向难民提供部分食品援助。

看到了撒哈拉

托德拉峡谷

十一点多到达托德拉峡谷,进入峡谷感觉有明显的温差,风很大,温暖的阳光照不到峡谷底部。我们行走的是峡谷最为壮观的一段,长度约一公里。脚下的道路很平坦,显然是为开发旅游而修筑的。路边有一条宽约数十米的溪流,潺潺的流水来自阿特拉斯山上的融雪。

看到了撒哈拉

托德拉峡谷深处

峡谷两侧的绝壁几近直立,导游介绍说绝壁的最高处到河面的垂直高度有300米,越往前走峡谷越是狭窄,最窄处谷底的宽度不到十米。在峡谷深处看到一家新建的酒店,因被悬崖上滚落的巨石砸坏了部分建筑而被迫关闭。托德拉峡谷的红色砂岩比较酥松,朝阳一面的石壁日夜温差很大,因热胀冷缩的原因很容易造成岩体崩塌,所以在峡谷里走路一般靠阴面一边走比较安全。

看到了撒哈拉

酒店的部分建筑被巨石咂毁

据说站在谷底某处抬头仰望天空,蓝天的形状与摩洛哥地图的轮廓相似,但在步行过程中我们始终没找到这个位置,记得在台湾太鲁阁的峡谷里倒真的看到过一片与台湾地图十分相似的蓝天。摩洛哥地图没有找到,倒发现了峡谷峭壁上的攀岩者。那些极限运动员在一两百米高的岩壁上勇敢地向上攀爬,下面看的人却有些心惊肉跳。

看到了撒哈拉

悬崖上的攀岩者

看到了撒哈拉

峡谷中的小贩

看到了撒哈拉

冰冷的雪山融水

在峡谷附近的一家餐厅用过午餐,继续向梅祖卡前进。途中的景色与上午又有所不同,起伏的丘陵少了,看到更多的是一望无际,荒无人烟的戈壁滩,间或还有几匹野骆驼出现。下午三点半巴士抵达梅祖卡,在此我们又换乘四驱吉普车,在广袤的戈壁沙滩上颠簸了十几公里后来到荒漠中的沙漠旅馆。

看到了撒哈拉

峡谷附近的餐厅

看到了撒哈拉

途中拍到的野骆驼

沙漠旅馆建在一片稍有起伏的沙丘上,由一座城堡和一大片红色的帐篷组成。旅馆的餐厅是一座临时搭建的简易棚,供应简单的摩洛哥与西餐混合的自助餐。我们被分配在城堡中住宿,房间的设施虽然比较简陋,但有热水,在沙漠中能有热水洗澡,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在旅馆稍事休息,我们便骑骆驼去沙丘上看落日。

看到了撒哈拉

沙漠旅馆——城堡

看到了撒哈拉

沙漠旅馆——帐篷

撒哈拉沙漠是地球上最大的一片沙漠。它西起大西洋沿岸,东到红海,北面以阿特拉斯山脉和地中海为界,南部直抵苏丹和尼日尔河河谷,东西的长度约为4800公里,南北的宽度在1300公里至1900公里,面积906.5万平方公里,占非洲总面积的25%,比美国还大。

看到了撒哈拉

地球上最大的沙漠

撒哈拉沙漠形成于250万年前,其北部为干旱副热带气候所控制,南部被干旱热带气候主宰,年平均降雨量为76毫米,但分布极不平均,主要集中在沙漠的南北边缘,中部有大片地区终年无降雨。因为地处热带,撒哈拉沙漠气温极高,曾测得极端最高气温达58摄氏度,且日夜温差极大,年平均日温差为17.5摄氏度,极端日夜温差曾达到惊人的37.8摄氏度。气候条件极其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看到了撒哈拉

沙漠中的驼影

撒哈拉的“沙海”由形状复杂而有规则的大小沙丘排列而成,高大的固定沙丘主要分布在靠近南部草原和大西洋沿岸地带,从摩洛哥往西一直到利比亚则多为流沙区。流动沙丘随风向而变化、移动,以曲线优美、形态各异而闻名。落日的余晖洒在绵延起伏的沙丘上,随着光和影的不断变化,展现出金色、粉色和红色等不同的美丽色泽。

看到了撒哈拉

光影中的曲线

台湾作家三毛也一定看到过同样的落日,她的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就是在这里完成的,三毛在书中写道“正是黄昏,落日将沙漠染成鲜血的红色,凄艳恐怖。近乎初冬的气候,在原本期待着炎热烈日的心情下,大地转化为一片诗意的苍凉”。看着夕阳挣扎着完成了它最后的灿烂,无奈地沉入了地平线,随着昏暗的步步紧逼,惆怅和寂寞便会偷偷地潜入内心,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触景生情吧。

看到了撒哈拉

撒哈拉的落日

三毛与荷西一起在西撒哈拉生活了六年,这些日子是她生命中最具华彩的乐章。除了《撒哈拉的故事》,在这里她还完成了《雨季不再来》、《稻草人手记》、《哭泣的骆驼》、《温柔的夜》等优秀作品。虽然三毛的爱情以凄美的悲剧形式在这里结束了,但三毛与撒哈拉的情缘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割裂了。

看到了撒哈拉

撒哈拉日出

在梅祖可,我看到了撒哈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本哈杜城堡
后一篇:到丹吉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本哈杜城堡
    后一篇 >到丹吉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