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命运坎坷的“汉魏石经”

转载 2015-05-10 06:58:21
标签: 旅游 历史 收藏 熹平石经 正始石经

 

    “汉魏石经”,顾名思义,不仅包括《熹平石经》,而且包括《正始石经》。由于二者的刻制时间仅相隔60余年,又曾同时立在洛阳太学前,故而史料中多将其统称为“汉魏石经”,很少将其分开表述。然而,文明的产物在亵渎文明的时代,其命运注定是悲惨的!东汉的《熹平石经》如此,曹魏的《正始石经》更是如此!

       据史料记载,汉灵帝熹平四年,蔡邕等基于儒家经籍中俗儒穿凿附会、文字谬误甚多等现象,为了不贻误后学,便奏请订正了这些经文,于是便有了名闻天下的《熹平石经》。

      《熹平石经》 始刻于汉灵帝熹平四年,讫至光和六年(183),凡历9年而成。依杨龙骧《洛阳记》记载,刻石四十六碑,立于太学讲堂前的东侧,有《鲁诗》、《尚书》、《周易》、《仪礼》、《春秋》、《公羊传》、《论语》等七种经文。每经碑石骈罗相接,以瓦屋覆之,四面设栏障,开门于南,河南尹设吏卒专门管理。东汉光武帝时设立五经学官十四博士,皆是今文经学家。《诗经》有鲁、齐、韩三家,《易经》有施、孟、梁丘、京氏四家,《尚书》有欧阳、大小夏侯三家,《礼经》有大小戴二家,《春秋公羊传》有严、颜二家。最初本欲尽刻十四家章句,后以其势所不能,每经只以一家为本,仅在每经的碑末,另列诸家经文章句的异同于校记。

       汉石经碑面无纵横界格,系一字隶书直下行文。每石行数、每行字数各不相同。碑石长方形,经文自右至左,每经自为起讫,先表后里,每经的每篇小题在上,大题在下,占一行。据王国维考证,每碑一面约35行,每行75字左右,为标准的四分体隶书,每10字约合“建初尺”一尺许,碑下有座,碑身插于座中。

       该石经共计46石,各高一丈许,宽4尺,两面刻字,计20余万字。刻成后立于洛阳太学门外。据说在石经刚刚竖起来的日子里,后儒晚学们争相前往观看、描摹,所乘车辆每天多达千余,以至于把巷陌进出的通道都给堵塞了。

      曹魏在洛阳立国后,太学再度繁荣。曹芳继承皇位后,决心整理《熹平石经》碑石,并补刻经石若干。于是就有了从三国曹魏正始二年(241)开始刻制,到始九年刻竣的《正始石经》。

     《正始石经》 魏文帝黄初元年(220),复立太学于洛阳,于正始二年(241)又立《正始石经》于太学讲堂西侧。特立古文经石以补之,所刻的石经只有《尚书》、《春秋》2部。经文皆用古文、小篆和隶书3种字体书写,后世因而称为《三体石经》。

      《正始石经》在每一碑面刻有纵横线条为界格。一字三体直下书刻,每面约33行,每行60字。碑石皆是平顶的长方形。每碑行数各不相同。1922年洛阳太学遗址出土的一块《三体石经》,两面经文1800馀字,正面刻《尚书》的《无逸》、《君?》篇,背面是《春秋》僖公、文公传记。20世纪30年代初,《君?》篇的左下角残碑出土,正面下刻“第廿一”3字,背面刻“第八”2字,马衡据以推断,《正始石经》应是28碑。1957年西安市发现了《尚书.梓材》残碑一段,下刻“正始二年三”及“第十七石”,这2块残碑的记数都证实了28碑的推断是正确的。

       令人唏嘘的是,《熹平石经》及《正始石经》诞生不久,便叠遭徙乱,以至于最后荡佚无存。据《后汉书•蔡邕传》《洛阳记》《太平御览》和《资治通鉴•梁纪四》等记载:汉末董卓火烧洛阳官庙时,波及太学讲堂,《熹平石经》便有损伤;西晋永嘉年间,《熹平石经》及《正始石经》崩毁已过大半;至北魏迁都洛阳前,冯熙和常伯夫相继为洛州刺史,毁取石经“以建浮图精舍”,其“所存者,委于榛莽,道俗随意取之”。虽说北魏神龟元年(518),崔光曾经建议修补石经,但该提议并未落实,后来也无果而终。尽管如此,石经此时当尚存多半。到东魏建都邺城(今河北省临漳县附近)时,当时的统治者高澄欲通过水路将两种石经一起从洛阳搬迁到邺城。据说石经被运至今孟州市境内时,遭遇黄河溃堤,近半石经就这样掉入了黄河。而真正运到邺城的“汉魏石经”,不过52块而已。

      公元579年,北周统治者将这些劫后余生的石经,从邺城迁回洛阳。隋朝建立后,掌权者又将部分石经从洛阳运入了长安。可尽管如此,石经的厄运并没有结束。这些历经艰难运到长安的石经,并没有得到有效保护。以至于有的石经,竟被改制成了柱础。据说到了唐朝初年,魏征收集“汉魏石经”时,已“十不存一”了。

      其实,经历如此辗转迁徙,“汉魏石经”的真实踪迹,已不可穷究。依据史料记载,宋时,《熹平石经》各经皆有残石出土,而《正始石经》则未闻发现。南宋洪适搜集石经拓本时,《隶释》存“汉石经”两千一百六十七字,《隶续》仅存洛阳苏望摹刻的“魏石经”,计古文三百七十字,篆书二百一十七字,隶书二百九十五字。直至1895年,真正的《正始石经》残石,才在洛阳故城龙虎滩第一次出土。

       尽管近现代学者对“汉魏石经”做了大量的收集、复原和考证工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汉魏洛阳故城南郊的太学遗址内,也陆续发现有“汉魏石经”残石出土。但是关于“汉魏石经”的辗转流徙,仍然有一些问题无法释然。

       其一,据《北齐书•文宣帝纪》记载,北齐天保元年(550)“八月……往者文襄皇帝(按:即高澄)所运蔡邕石经五十二枚,即宜移置学馆,依次修立”。此处仅云“汉石经”,而不云“魏石经”。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北魏时期,汉石经尚立于讲堂东侧,魏石经尚立于讲堂西侧。而高澄迁徙石经时,“魏石经”当与“汉石经”同时并立于太学。高澄是否把“汉魏石经”全数运至邺城?以至于即使小半失落于水,仍存五十二枚之多?否则,则无法自圆其说。

       其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汉魏洛阳故城南郊的太学遗址内陆续发现“汉魏石经”残石多起,而且各经皆有。这样一来,就令人怀疑“汉魏石经”是否曾经遭遇过水厄!更怀疑隋时“汉魏石经”是否被运到长安?抑或是当时仅仅把完整的石经运至长安,而把大量残石丢弃于原地,也未可知。当然,这些问题,恐怕只有发掘出新的物证时,才可望弄清。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32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