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VG舜益
SVG舜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23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慈善信托与捐赠人建议基金的发展趋势

(2018-05-06 21:54:35)
标签:

daf

donor-advised-fund

公益

捐赠人建议基金

有效捐赠

作者

谢进 [1],舜益咨询 [2]

引言

20169月我国新慈善法开始实行,其中慈善信托被作为单独的章节列示,由此在公益界和金融界引发了新一轮对于公益+金融讨论和实践的热潮。 [3] 根据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2016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截止2016年底共有18家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成功备案了22单慈善信托产品,初始规模0.85亿元,合同金额规模30.85亿元,涉及教育、扶贫、留守儿童等多个慈善公益领域,因此报告称2016年为中国的慈善信托元年 [4]

舜益咨询自2016年以来,致力于介绍和推广捐赠人建议基金(Donor-advised-fundDAF)及相关的公益+金融理念。 [5] 慈善信托作为公益+金融领域中的又一热门话题,亦有与捐赠人建议基金的关联之处。在此我们特别撰文两篇介绍美国的慈善信托的相关话题,以及其与捐赠人建议基金彼消此涨的不同发展趋势,供国内公益及金融界同仁参考。在此我们也要说明信托的衍生和学理是法学家讨论的范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北京大学金锦萍教授的文章。 [6] 我们只偏重一些美国慈善信托的介绍及相关发展的报道。

上一篇文章我们介绍了慈善信托在美国的主要模式,本文我们将观察近年来美国慈善信托与DAF的共生与竞争,以及其不同发展趋势。

慈善信托与DAF的共生与竞争

在前文 [7]中我们提到,信托在美国可以是一种机构的模式,因此先说一个慈善信托与DAF共生的例子。美国有一家名叫国家慈善信托(National Philanthropic Trust, NPT)的全国性DAF基金会,是美国DAF领域的领先者之一。虽然它的名字National Philanthropic Trust里包含了Trust,但是它是以公司的模式提供DAF的基金会,并得到认可成为公众慈善机构。这种形式的机构在申报非业务相关的资本利得的税率高达40%,所以NPT又成立了一个以信托为模式的DAF运营机构NPT 资本资产信托(NPT Capital Asset Trust),也得到公众慈善单位的认证,而其相对应非业务相关的资本利得的税负率在10%左右。 [8] 这样NPT Capital Asset Trust在处理捐赠人的非流动性资产所带来的资本增值时,就比NPT有明显的税赋优势。这个例子也可以看得出美国税务的复杂程度,和专业的慈善顾问公司的生存/生财之道。

DAF这一模式最早成立于纽约社区基金会,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的杨钦焕秘书长在去纽约社区基金会访问之后,也撰文提到纽约社区基金会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这两块牌子一个是纽约社区基金会,另一个纽约社区信托 [9]。而纽约社区基金会的主体就是成立自1931年的捐赠人建议基金。两者的差别在于:所有权层面,社区基金是捐赠性质的,资金直接由社区基金会进行管理,而信托基金交由银行进行资产管理,将约定的慈善投入部分交由社区信托来处分。规模层面,一般500万美元以上的基金采用信托基金,500万美元以下的采用捐赠形式的社区基金。 [10]

慈善信托与DAF是竞争关系的例子不少。专业的慈善顾问把DAF和慈善信托(这里指的是拥有法律文件的信托,不同于DAF基金会的信托)都列为个人与家庭客户的选项,讨论其优劣和是否适应客户的需求。 [11] [12] 所有的DAF基金会都提供慈善顾问的服务,有些特别标明提供协助把现有的私人基金会(包括以信托模式的)改变成为DAF的账户。

从美国国税局的统计数据看美国慈善信托趋势

美国国税局在2009年公布了对各种慈善税务豁免机构的申报预估:

图表 1  2009-2016年税务豁免机构增长(降低)预测[13]

1

美国国税局网站上在“慈善及免税组织统计数据”一类中公布的“信托”类数据,主要指“利益分歧信托(Split-Interest Trust)”,这一类机构每年需要填报表格5227至国税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上面的预测表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国税局预测申报表格5227的利益分歧信托的纳税申报增长率为零,几乎没有变化。而后来的数据显示到2012年,实际的表现比这个预测还差,如下图表所示: [14]

图表 2   2008-2012年利益分歧信托数目变化百分比


2

实际上在4年间累计降低了近10%。再加上已有利益分歧信托有一定的存续年限,到期自动消失,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何2012年后美国国税局不再更新发布利益分离信托的统计数据。

之前我们介绍过的慈善信托(包括受益人都是慈善机构的或是利益分歧的信托)是一般个人与家庭做遗产规划或慈善公益捐赠的一个主要手段,它的失势和捐赠人建议基金的兴起有不可分的关系。

捐赠人建议基金的兴起与慈善信托的发展趋势

       从直观的角度来看捐赠人建议基金(DAF)运作的形式来说是合乎信托的性质的:捐赠人将捐赠的资产委托给提供DAF业务的基金会作为受托人,受益人为慈善单位。在实践上DAF起源于纽约的社区基金会,恰是一个以信托为机构模式的慈善单位。 [15] 本文里DAF基金会是指所有提供DAF业务的基金会。

       DAF近来的发展迅猛, [16] 这里我们不加赘述。我们来看看慈善信托相对的发展。前面我们提到的国家慈善信托(National Philanthropic Trust, NPT)(一家全国性DAF基金会)每年都会出版全美捐赠人建议基金年度报告。2012年之前,由于美国国税局每年公布利益分歧信托的统计数据,因此NPTDAF年度报告中将其与捐赠人建议基金及私人基金会的数据进行汇总比较这几类捐赠发展趋势。以2012年报告为例,数据如下:

图表 3   DAF增长与其他捐赠工具的比较(基金数目,资产总额) [17]


3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从数目和金额方面,DAF在各类中领先。尤其是总资产,增长了接近百分之二十。2012年之后,由于前述美国国税局信托数据的改变,NPT发布的捐赠人建议报告中只对DAF和私人基金会两类数据进行比较。最近一年(2016年)的年度数据如下:

图表 4   DAF增长与其他慈善捐赠工具的比较(基金数目,资产总额)[18]


4

5

 

可以看出DAF账户数目和管理资产在2015年度都超过了私人基金会。 DAF基金会的龙头单位——富达慈善基金会,则实现了20%以上的增长。 [19] 更令人瞩目的是,这样高达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并非只是某个年度的特别现象,而是在之前的十余年间得到了延续。 [20]

DAF相较慈善信托的一些优势

前文提到深圳社会公益基金会的杨秘书长在介绍纽约社区基金会的同一篇文章中提到在中国慈善信托方兴未艾,但是美国的慈善信托已经日益受到挑战,政府的管制越来越多,其灵活性优势逐步丧失,同时捐赠人建议型基金既可以维护捐赠意愿的表达和参与,也可以享有更好的捐赠人服务和税收优惠。 [21] 慈善信托与DAF各有其特点,并不至于完全互相取代,但近年来DAF的快速发展也说明其在某些方面确实有一些对捐赠人来说更为便利的优势。仅就几个方面来看:

一般来说,慈善信托相较DAF行政成本高。设立慈善信托需要有专门的有资质的受托人,和起草单独的信托法律文件,存续期间每年还需要向美国国税局进行税务申报,填报相关报表。 [22] DAF则没有这样的问题。

其次,一般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低于DAF,因为DAF基金会是被认定为公众慈善机构,无论是捐赠金额的上限,还是捐赠资产管理的相关税收减免,都是比较好的。

再次,慈善信托的灵活性低于DAF。慈善信托的运作包括受益人指定、信托资产管理方式等均需通过信托文件约定,一旦签署完成后变更成本很高。DAF则完全不受此影响,捐赠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通过线上或线下的方式更改已捐赠资产的增值保值方式或指定不同的接受捐赠对象。 [23]

最后,以金融集团为背景的DAF可以实现捐赠人的DAF账户与其已有的资产账户相连,财富管理与慈善捐赠管理挂钩,大大增加了用户使用的便捷性。

小结

慈善信托和DAF在国内尚属起步阶段,在美国则有悠久的历史,中美国情不同,对慈善信托与DAF的认知也大不相同。 本文观察和借鉴美国慈善领域上百年的发展经验,希望有助于我们选择合适的慈善捐赠方式,并推动国内慈善捐赠领域健康发展

 



[1] 谢进,北京大学工程硕士,2007年开始业余时间从事公益活动,10年以上商业及金融领域工作经验,目前任舜益咨询资深顾问。联系方式:jean@svgchina.com.cn

[2] 舜益咨询2006年成立于上海,致力于提升有效公益捐赠,过去11年通过舜益公益得到资助的公益组织超过300家,总金额超过9,500万。

[3] 《慈善信托元年,“金融+公益”迎来四大变革》,上海证券报,http://www.sohu.com/a/153197676_391476

[4] 2016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中国慈善联合会

[5] 关于捐赠人建议基金的介绍,可参考附录:舜益发表过的DAF系列文章

[6] 《论公益信托制度与两大法系》,金锦萍,中外法学,Vol 20No 6 (2008)

[7] 《美国慈善信托如是观》,http://blog.socialventuregroup.com/svg/2017/10/14-1.html

[8] NPT CAT, www.nptcat.org

[9] 《杨钦焕:美国访学收获最多的一课——十问纽约社区基金会》,杨钦焕,http://www.charityalliance.org.cn/151221news/8348.jhtml

[10] 同上

[11] Excellence In Giving, www.excellenceingiving.com

[12] CHARITABLE PLANNING IN CONNECTION WITH ESTATE AND BUSINESS SUCCESSION PLANNINGMary Stanley, J.D., CAP® Central Indiana Community Foundation

[13] https://www.irs.gov/pub/irs-soi/10winbulreturnfilings.pdf

[14] https://www.irs.gov/pub/irs-soi/14eowinbulsplitinterest12.pdf

[15] 《浅谈专项基金与捐赠人建议基金模式的比较》,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6393e60102wvf0.html

[16] DAF基金会 —— 美国的“金融+公益”》, http://blog.socialventuregroup.com/svg/2017/06/21.html

[17] 2012 Donor Advised Fund Annual Report》,https://www.nptrust.org/daf-report/pdfs/donor-advised-fund-report-2012.pdf

[18] 2016 Donor Advised Fund Annual Report》,https://www.nptrust.org/daf-report/

[19] 2016 Fidelity Charitable Report

[20] 根据NPT报告计算,过去十年DAF账户增长率,资产总额增长率。

[21]《杨钦焕:美国访学收获最多的一课——十问纽约社区基金会》,杨钦焕,http://www.charityalliance.org.cn/151221news/8348.jhtml

[22] Avoiding Misuse of Donor Advised Funds Michael J. HusseyWidener University

[23] 同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