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通书》刑第三十六

(2017-04-16 08:10:27)

刑第三十六

天以春生万物,止之以秋。物之生也,既成矣,不止则过焉,故得秋以成。圣人之法天,以政养万民,肃之以刑。民之盛也,欲动情胜,利害相攻,不止则贼灭无伦焉,故得刑以治。情伪微暧,其变千状,茍非中正明达果断者,不能治也。《讼》卦曰:“利见大人”,以刚得中也。《噬嗑》曰:“利用狱”,以动而明也。呜呼!天下之广,主刑者,民之司命也,任用可不慎乎!

 

大家知道儒家的治国观念,其大政方针不外乎四个字:礼乐刑政。前面谈修身的很多,这里专门谈刑。治国离不开刑,什么是刑?社会有社会的游戏规则,大家在和谐祥和的环境中生活,但人性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人性本身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恶的一面释放出来,就会危害社会。对恶,一方面要用礼乐来教化,另一方面要用刑政加以限制。中国对礼乐刑政实施也合于道,就象人有生老病死一样。有人只喜欢生,生生不息,永远都是春天多好;生老病死,如果没有病、没有死该多好。但永远是春天,人类饭都没吃的,必须要有秋天,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人的寿命象神仙一样无限,地球上的人口就不是七十亿,而是七万亿了,大家都长生不老,地球早就人满为患资源耗尽了。我们在社会上生活也是如此,处处一派祥和之气,充满阳光,可能吗?社会之所以是社会,天地之所以为天地,就是因为有善有恶,有白天有黑夜。

“天以春生万物,止之以秋。”我们都赞美春天,歌颂春天。春天阳光明媚,山花灿烂。但只开花不结果不行,不结果就都没饭吃了,所以要“止之以秋”。秋是收获的季节。任何事物都有其发展规律,即:生长,发育,结果,收藏。用人的规律来说就是:生老病死。病死也就是止之以秋。上了年龄的人不要说老了、病了、不行了、不中用了。老了、病了也是道。大道之行,体现在春夏秋冬中,也体现在生老病死中,也体现在礼乐行政中。孔夫子说:“吾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逾矩,就是知止。礼乐行政中刑就是“止”,“止之以秋”,为什么要止?“物之生也,既成矣,不止则过焉,故得秋以成。”万事万物生生不已,繁衍无穷,万象争荣,这是美好的,但“不止则过”。田里的稻苗,麦子,长到两尺、三尺、 一米、一丈高,行不行?老长枝叶不扬花抽穗,就是妖妄。春天万物有灵性茂盛生长,到了秋天,秋分一凉,植物就结果了。结果,是以果实的形式储存他的生命,度过严寒的冬天,等待明年的春天,生命再重新焕发。动物也是这样,秋天怀孕,冬天生崽,生了以后,春天食物丰富,小动物就茁壮成长。这就是自然界动植物的天道。

“圣人之法天,以政养万民,肃之以刑。”中国儒家提倡“以政养万民”,政,是仁政。孔夫子第一次适卫,看到卫国的人真多,熙熙攘攘比鲁国还热闹。就赞叹:“庶矣哉”,真了不起,人真多。他徒弟冉有就问:人丁兴旺后又该怎么样?孔夫子说:“富之”,让老百姓富裕起来嘛。那富裕起来后又该怎么样?孔夫子说:“教之”。让老百姓都成为有文化有教养的人。老百姓过日子,一定要富之教之,这是仁政。孔夫子还说:“不教而杀谓之虐”,是四恶之首。对老百姓没有教化,光以刑罚对待,就是虐待自己的百姓;让老百姓在太平繁荣的环境中不教化引导,就会出事。古代的农民说多打了三斗米,都可以讨一房姨太太。有米,就想着可以多养一个太太了,何况现在的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社会富裕了,但富裕后就有人开始腐朽了。

现在的官员、老板、白领、艺术家腐朽的不少,教育部门腐朽的也不少。各行各业都有不少腐朽例子。这就是生养太过,环境太好造成的。但教化已经不足以劝止腐败了,如五讲四美,文明礼貌,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以德治国,弘扬优秀文化,一再重申,申之又申,但贪官污吏仍然前赴后继。大家知道,逃亡到海外的贪官,拐走我国社会财富达几千亿。这种情况下,“物之生也,既成矣,不止则过焉。”怎么“止”?限制,制止。“肃之以刑”,一定要严肃刑法。西方有句话:一手拿大棒,一手拿胡萝卜。中国也是这样,一方面是礼乐来教化,一方面是刑政来整肃。

“民之盛也,欲动情胜,利害相攻,不止则贼灭无伦焉。”老百姓一多,用佛教的话来说,这个世界是五浊恶世,并不是极乐世界,也不是基督教所说的天堂。基督教说人都有原罪,佛教说人有五浊。每个人生下来犯命浊,上辈子带来的不善的因;满脑子都是烦恼浊,贪嗔痴哪个人没有!还有众生集结浊,人与人在一起就吵架,就有是非,就要吵架,这是难免的。朋友有几个能长久的?我们反省一下,我们有没有几个从小到老的朋友?很难。我们回忆下自己的对头,自己的冤家,仇人,他们全是自己从前过命的朋友,臭味相投的朋友,不是朋友还没机会成为仇人。尽管我们讲人与人之间要有温情,要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但这是修养,而从人本性来说,人一多,就有是非,就有麻烦。我老师曾说过:独处时,是佛菩萨与你作伴,两个人相处时是朋友与你作伴,三个人以上在一起时,往往是魔鬼与你作伴。

《易经》损卦说:“一人行则得其友,三人行则损一人。”不仅仅婚姻的三角关系如此,朋友间的三角关系也是如此,这是人之常情。在太平世界,富裕环境中,容易“民之盛也”,就会“欲动情胜”,大家都去搞享乐,大家都去搞享受,欲望膨胀,理性衰退,情欲增盛。越是富裕的社会,对利益的贪心越加旺盛,“欲动情胜”成了社会的常情,这样情况下,是非麻烦少得了吗?于是就“利害相攻”。是非有了,作奸犯科有了,杀人放火有了,官司有了,一系列问题就来了。“不止则贼灭无伦焉”这种现象要制止,怎样制止?对产生这种现象的内因要制止,这个内因在在个人的心性上,得有道德自省的能力。作为政府而言,必然要“得刑以治”,就是要严峻刑法。自古到今,没有哪个社会没有刑法,从三皇五帝到如今,哪个朝代没有刑法?东方、西方哪怕是原始社会都有处置人的规矩。如果只有温情没有严格刑律,各人为了各人利益,各人为了各人需求,就会大开杀戒,整个社会就完了。

“情伪微暧,其变千状。茍非中正明达果断者,不能治也。”这里就说了领导和法官。领导经常遇到下属来投诉来纷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理;法院里双方还要请律师辩护。起诉书和辩护书里充满“情伪微暧”,个个振振有词,怎么去断这个公道,我们经常耳朵边是非不断,真的假的分不清,情形暧昧不明,这是最考人智慧的。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老板要断手下人的是非很艰难,国家司法部门要断有些事,也是非常艰难。比如温州动车事故,要怎么下结论?到现在也没个说法。因为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纠缠在一起,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到现在都说不清楚,上面就没法断。而且还“其变千状”,有的人今天认罪,明日又翻供;法官今天这样判案,明天上级法院又打回来要求复审。所以,“茍非中正明达果断者,非得能治也。”

面对是非,面对官司,谁能拍板决断?究竟站在哪方的立场去反对另一方?庄子谈辩论就很有趣,二人辩论,裁判若判张三胜,则他是站在张三一边,有偏袒之嫌,没资格当裁判;反之也没资格当裁判;各打五十大板?等于没判,还是没资格当裁判;都对?更没资格做裁判。裁判公道很不容易,首先是不是站在公正立场,是否中正,是不是把前因后果线索都看清,是否“明达”?是否“果断”?一个人有没有帅才,就看他有没有“中正明达”的素质。有些人迷迷糊糊,有些人碍于情面,有些人偏心,有些人优柔寡断,这些都不能称为“中正明达”,就“不能治也”。这章谈法制,法制是给领导者看的,所以落脚点在中正明达果断上。不如是,不能治好一个公司,不能治好一个州县,治天下更不可能。周敦颐做过司法官员,他对刑法及其作用可是通家里手啊。

“讼卦曰:‘利见大人’ ,以刚得中也。”《易经》中很多卦都提到“利见大人”。九五是大人,大人有三个特性:一、居上位、二、居中位、三、属阳。大人必然得位得正得中。我年轻时,师从本光法师,本光法师是方山易的传承。学习讼卦时,正好常有打官司的人求教本光法师,老师就说:“利见大人”。很多人不解,他解释:找上面,找上级的上级。为什么要找上级的上级甚至更上级?因为直接的上级与官司利害利益相连,容易被人情、朋友、亲属影响。只有上级的上级甚至更上级,隔开几层,没有人事网关联,才能事不关己,才能公正断是非、断官司。为什么有个中国特色现象:上、访?因为当地基层政府往往与这官司有人情利益上的纠缠,怎么能公正解决问题,当事人多次申诉无解,才去上、访嘛。

中国古代也允许上、访,也允许告御状。所以,“利见大人”是我们遇见问题处理麻烦时的高招。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高招,就地打官司,反而越打越复杂。当然现在上、访的人太多,已成为棘手事件,成为被打压的对象,为了维稳,非要把人弄回去。应如何正确处理这一社会现象不好说,但无论怎样,“利见大人”的是高招。关于打官司,我老师说:“利见大人,中吉终凶。”打官司见好就收,不要纠缠下去。很多打官司的人,原告被告都两败俱伤,劳民伤财。打官司,最后变成冤冤相报,一方胜了,另一方不服上诉,赢了对方又不服,又上诉,如此反复,劳神费力,烦恼越积越多,怨恨越急越深,冤家宜解不宜结呀。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打官司进入烦恼怨毒的状态中,人是要疯狂的。打到中间就收,见好就收,这样吉利。如果这个官司我非要打到底,陪你生生死死斗下去,那就是凶。讼卦用“利见大人”,“中吉终凶”简单几个字就把打官司的因果出路都指出来了。关键是要见大人,大人就是九五,就是中正明达果断的人。

讼卦象辞中还有一句“君子以作事谋始”。要预谋一件事,就要把因筹划好,有好的因才有好的果,基础没打好,盖不成高楼。所以要注意起因,做事要谋始。最初的策划不能马虎大意。

“《噬嗑》曰:‘利用狱’,以动而明也。” 雷电噬嗑,噬嗑大象辞曰:“先王以明罚敕法”。噬嗑卦也讲官司。“初九,履校灭趾,无咎。”为什么“履校灭趾?”“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伤了个脚趾头,没什么大的麻烦;但是到了“何校灭耳,凶。”为什么凶?小人虽说“以小善而无益,小过而无伤”,但“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罪大恶极的时候就不可活了。但古代先王做法规惩戒恶人时,都是明法,法律条款都是公之于众,没有暗箱操作。执法是讲究公开公平公正,在《易经》中已在提倡这样的原则,就是“动而明也”。监狱制度,司法制度一定要公开,共开审理,共开判决。

“天下之广,主刑者,民之司命也,任用可不慎乎!”进入官司,尤其是判死刑,是很大的事。天下如此大,是非如此多,主管刑罚的官员象刑部侍郎、大理寺卿,后来的提刑官、锦衣卫等都是民之司命,如果不用“中正明达果断”的人,用些小人、妖人,吃了原告吃被告的人,老百姓能有好日子过吗?对掌管司法、刑狱部门长官的任用“可不慎乎!”民心所在与刑罚密切相关。有时候判错一个案子,严重的,审案的官员命都会丢。上面复审的州官,刑部官员也要受牵连。大家都知道清末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经过多次上访,一个冤案整肃下来,牵涉其中的县州省甚至刑部官员都被撤职,余杭知县从重流放黑龙江赎罪,永不录用。这还是清末慈禧昏暗腐败时代的例子,都能达到这样的火候,今天就更应引起朝廷的重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