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放日的磨难

(2016-06-20 06:01:00)
标签:

教育

大学

分类: WhatzNew
上周六参加招生宣传,这些都是学生大使,其中一个上过我的中级语义学。开放日的磨难

早上出门,去查令十字火车站的当班列车又取消了,晚了半小时才坐上车,换91路巴士时倒是一路绿灯,快得难以置信。第一次在新学校搞招生宣传,原以为我们这种语言学专业,总归是门可罗雀的,可这次却有不少惊喜。摊位设在文莱楼地下圆厅,以前我竟不知道下面还有一层。陆续来了一些学生问询,有的已经是小大师级别了,问完了还要追问我在这儿是教什么的。地下设摊太沉闷,常常跑上地面去透透气,楼梯上遇到好几个外系的同事,都在专心致志地看短讯。来了父子俩,说是昨天在爱丁堡大学,上午去了UCL,都是参观语言学专业。说在爱丁堡听了一位教授的示范课,那个阵势,真是唯我独尊呐。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谁,还会是谁呢!然后又是母子俩,儿子已经读过柯兹平斯基的书了,还准备学阿拉伯语。又有两个准备到西藏去做交换生。还有一个追问为什么语义学成逻辑的了。一个包头巾的说她喜欢研究死去的语言,听说了甲骨帛书汉简有点兴趣。还记得有一个已经学了些中文,兴趣是汉语语言哲学比如公孙龙子。这些同学的认真真是让我们印象深刻。我们答应回头就给他们电邮参考书目。不知道他们最后会不会来念书。

中午转到罗素广场外,尽管是开放日,周末的学校还是相当静谧。下图就是罗素广场及后面的教学楼,简称罗素广场30号,我们平时就在这座很不起眼的楼里上中级语义学,这是博贝克学院的楼,白天给我们用,晚上用来给自己的夜校生上课。右边拐进去就是校主楼,主楼的对面是文莱楼,我们在里面上汉语句法专题课。再远处升着旗的大楼是Senate House, 北翼夏天过后会成为SOAS的新教学樓,白天我们用,晚上给博贝克用。

开放日的磨难

下午完事后,只有法拉非可以吃,那是一种黎巴嫩素食卷。回去时91路离查令站很远就不开了,走了四站进去后发现所有轻轨列车都因故障停开。出来想坐11路去维多利亚站,可11路也不来,像是在哪里给截住了。旁边的特拉法格尔广场在开露天音乐会,挤满了人。然后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搞交通管制。四处乱钻了近一个小时也无法回去,音乐会的声浪似乎越来越弱了。然后再到查令火车站去,想坐地铁绕路去维多利亚站,可走进大厅一看,地面的轻轨列车又不声不响地全线恢复运行了。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可城里人好像一点都不急,只我一个又气又累又饿地往默汀村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