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艾诚观察】《陈久霖:谁该为国有企业海外巨亏负责?》

(2012-11-27 09:50:05)
标签:

中海油

中国企业走出去

艾诚

陈久霖

杂谈

陈久霖:谁该为国有企业海外巨亏负责?》  

文:艾诚 中央电视台驻路透社财经评论员

 

2006年,身为中航油新加坡子公司总经理的陈久霖,用公司的钱去参与金融期货衍生品投机,爆出5.5亿美元的巨额亏损,震动全国。有些新闻媒体甚至把他和1994年搞垮巴林银行的交易员里森相比并论,称之为“中国的尼克·里森”。陈久霖本人,也因为秘密挪用上市公司的钱去弥补亏损而入狱。

刑满释放以后,陈久霖返回中国,行事颇为低调。我对他的印象,只限于媒体的报道,以及吴晓波那本《激荡三十年》中的描写。想不到,1120号,我去参加“2012长江商学院MBA世界经济论坛”,竟然意外的见到了陈久霖。

“我这个人呢,大家都知道,经历比较坎坷,上过天堂,也下过地狱。在新加坡坐了两年零八个月的牢,这是我跟很多人不一样的地方。”

——对于自己的那段经历,陈久霖并不避讳,反而把它当成了主题演讲的开场白。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老练而世故的微笑,像在自嘲。

“现在有些人介绍我:‘这就是那个因为中航油事件在新加坡被判刑的家伙。’大家马上就反应过来:‘哦,原来就是你!’认识了之后,又有很多人说:‘哎呀,我原来一直以为你是坏人,现在看来,你好像还不是那么坏。’”

——是的,陈久霖原本并不是“那么坏”。不仅不坏,还是一个力挽狂澜、独当一面的大英雄。1997年,中航油集团将他派到新加坡的时候,中航油新加坡子公司已经亏损两年、停业两年,只剩一个空壳。母公司只给了他21.9万美元和一个副手。面对如此局面,陈久霖好像一个空手道大师一样,左手说服国内高层给了他几万吨的航油进口额度,右手说服法国巴黎银行给了他1000万美元贷款,用21万美元做成了1000万美元的生意,第一次就赚了30万美元。此后7年,他以类似的手法,大胆利用杠杆经营和中航油的进口渠道,将手中的21万美元变成了1.5亿美金,增长了890倍。如此功绩,不是英雄,又是什么呢?

然而,陈久霖并不满足于这种简单的交易模式,开始涉足石油期货衍生品交易——像贷款买卖股票一样,利用金融杠杆在期货市场上低买高卖石油期权来获利。2003年,美国攻打伊拉克,石油价格陡然上涨,陈久霖计算失误,亏损惨重。为了掩盖损失,他违规动用公司的其它资金用来补仓,结果亏损越来越大,最终彻底失败,锒铛入狱。

出狱以后,陈久霖并没有像里森一样出版一本《我是如何搞垮巴林银行》类似的书来赚钱。相反,他一直在为自己辩护,以新加坡中航油的功臣自居,反复宣称自己将新加坡中航油从一家多年亏损的小公司,变成了一家上亿美元的大公司。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我没有搞垮中航油。中航油现在好好的,它的国际业务赚了很多钱,现在已经成了它的重要业务。而我是它的开拓者。”至于从事金融期货衍生品投机造成的巨大亏损,在他眼里,乃是一个封闭的本土企业走向国际化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回国之后的陈久霖并没有成为众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罪魁祸首。相反,有很多与能源相关的公司或者基金,重金邀请他去工作。他在新加坡开疆辟土的功绩,依然为市场所认可。最后,他选择了国有企业,成了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的副总,负责人力资源管理。这样的选择,被很多人解释为“保守”,因为他毕竟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在石油能源行业中呼风唤雨一把。

对于这样的选择,在我看来,也许可以从人性中找到一些解释。出狱以后,陈久霖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事表示忏悔,却表达了对妻子和孩子的愧疚之情。也许,回归国企,找一份安稳可靠的工作,对陈久霖来说,就像很多年轻人为了父母的嘱托而放弃私企外企的高薪职位,去报考公务员一样,是为了家庭的责任。对一个在监狱中呆过的男人来说,这种选择可以理解。

不管怎么说,那个从天堂到地狱的陈久霖,在经历了极度的辉煌和黑暗以后,终于回归了平常。

然而,他在天堂和地狱的这个来回,给我们留下的思考却远未完成。这5.5亿美元的巨额亏损,真的仅仅是“学费”吗?

金融衍生品交易的灾难性亏损,并不是只在“菜鸟玩家”身上出现。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英国巴林银行,不是照样栽倒了么?连玩衍生品水平最高的华尔街大投行像贝尔斯登、雷曼兄弟,也同样不能幸免。意大利和希腊,分别因为和摩根斯坦利和高盛的衍生品合约,而遭受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导致了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这一些事例,恐怕也就难以用“学费”来解释了。

如果按照“交学费”的理论,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参与学习,慢慢的提高水平,最后做一个老练的大玩家。陈久霖的成功,便在于此。而按照后一种思路,真正的问题并不是中国的企业不够成熟,而是这个国际金融市场本身出了问题,允许一些政客或企业家,可以参与类似于赌博的金融投机,为金融巨鳄设计投机陷阱鲸吞企业或国家的财富大开了方便之门。陈久霖的失败,也在于此。

我想,这两种观点,各有各的道理。一如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中国企业海外扩张之路才刚刚起步,不能等到一个完美的国际市场出现之后再扬帆远航。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既要有“交学费”的勇气,也要对各种“看上去很美”的金融投机机会保持警惕。身处天堂的时候,多想一想地狱。对陈久霖的故事,择期善者而师之,其不善者而鉴之。若如此,我们这5.5亿美元的学费,也就算是没有白交。

 

【艾诚观察】《陈久霖:谁该为国有企业海外巨亏负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