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房租占收入58%,年轻人哪来钱消费

(2017-08-03 14:21:09)
标签:

杂谈

​作者:王亚煌

据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发布《全国50城房租收入比研究》,6月份,全国50个城市超七成房租相对收入较高,北京、深圳、三亚、上海四个城市的房租收入比高于45%,属于租金严重过高城市。其中,北京房租水平最高,平均房租为2748元/月,房租收入比高达58%。

目前国内房租价格的不断攀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限购积压了相当一大批的购房需求,并将其转移到了住房租赁市场上,需求的快速增加带来了房屋租赁价格的快速增长。此外,中介对房屋租赁市场的垄断、高校新一批毕业生的涌入、旧城区的改造、地下室禁租令,以及一些原有的廉价小区如唐家岭的消失,也都不断改变着供求关系的平衡,对房租的上涨产生了正影响。

而高房租显然对经济来说并不是好事,按照北京平均房租2748元,占收入58%的比例来算,其当月剩余的工资金额只留下了差不多2000元。对于一个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2000元他要吃饭,要缴纳话费、交通费、网费,甚至还要交朋友,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如果房租价格继续如此高下去,作为社会消费结构的主体,必须要租房的年轻人们将很难在房租和消费之间平衡,市场消费将率先会出现问题。

所以,笔者认为我们应对高房租有足够的注意和警惕。因为房租的利润并不在开发商等有话语权的大利益团体手里,所以鲜有对此的炒作或争辩产生。这样的后果是,房租问题相比房价的经常讨论,成为了温水煮青蛙,无声无息的影响着群众的正常生活。特别是对于中低收入群体来说,房租上涨的影响更为明显。由于这一群体收入本身就不高,他们所承担的房租甚至往往能占到自身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在房租的不断上涨下,他们只能牺牲自己的生活质量,选择合租群租,或者搬至更远的郊区,并不断缩减其他生活开支。而过于恶劣的生活环境,不仅会影响到这一批劳动者的劳动寿命和劳动年龄,对人力资源产生负面影响,更是会积累他们对社会的不满,埋下不安定的种子。

另外从宏观上看,房租的上涨还会破坏收入公平和社会公平。不管是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性质要求,还是全面建立小康社会的任务所迫,非劳动收入都不应当占据过高比例。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大量勤劳的年轻人的劳动收入,都被用以支出在他人的不动产投资收益上了。如果这一现状未有根本性的改变,那么缩小贫富差距只能是空谈。

不过遗憾的是,对于房价的控制,政府有限购令、有房产税,据说还有一些“政策储备”来进行压抑,但是对房租上涨的控制则显然缺乏更好的办法,可以说这为政府提供了一道管理难题。据新闻报道,国家要出台租购同权的文件了。倘若如此,租房市场因为需求量的增加,很可能还将迎来一轮上涨。如果对高房租没有很好限制的话,我们将来的局面将变成高房价消灭了中产,低收入群体被高房租消灭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