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星刀

(2019-04-15 11:23:32)
分类: 杨安小说集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作品简介: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永远忘不了为争取今天而流血牺牲的先烈们,当我们过着幸福生活,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其中也有一些大智大勇的的寻常人物,营造出不寻常的业绩,本文中提到的流星刀,就是抗战时期涌现出的古交重点人物,在当前谁是国家精英的的大讨论中,提供一些素材,以期点化。
       我的老姥爷(我父亲的姥爷)叫闫五虎,大名闫玉福,古交市河口镇寨上村人,弟兄五人,他排行在后,出生于1895年。他从小上过几天私塾,认识几个字。生活在汾河边的闫五虎,从小练就了一身游泳的好身手。二十多岁就给人棹筏搞运输,也就是从山西宁武县一带将当地人砍下的树木,用皮绳串起来,做成一个木筏,前后再连接上十几个,顺着汾河水漂下来,一直运到平遥、祁县、太谷等南八县,卖给晋商起房盖屋修大院。造筏利润高,但风险大,当时汾河没有水库,水流量比现在大很多。日本人占领古交前闫五虎以棹筏为生,兼种几亩薄田,比一般人家过的稍微宽裕一些。父亲给我说过,他姥爷每天早起,背个粪筐在山边转游,他力气大,常干重活,他能用单掌劈断砖头,能用三个指头捏碎核桃。
        日本人占领古交时,他四十多岁正当年。山西在日本鬼子的占领下,各地狼烟一片,晋商也都不再起房盖院搞建设了,依靠棹筏运输的闫五虎失业在家。他家的院子上面就是日本兵的炮楼。日本兵在古交的另外三个地点即草庄头、古交村、曹坪大汶上村也修了炮楼,寨上的炮楼算是总指挥部,有一个中队的日军兵力守卫。此时,他大儿子闫吉庆秘密参加了八路军,在八路军十八支队任连指导员。
       寨上的日军有个翻译,叫周毛娃,前山王封村人,周毛娃仗着日本人的势力,干了很多坏事,欺男霸女,抢钱抢粮都有他的份。平时周毛娃住在炮楼里,后来他在河口找了个姘居女,外号叫“片儿汤”,他带该女人住进了闫五虎的西房。
有一天,周毛娃要到河口镇买些日用品,临时征用闫五虎给他当脚力,因为河口镇一带有八路军游击队经常出没,周毛娃仗着日本人做多了坏事,害怕八路军游击队找他算帐,带了两个伪军随行,还牵了日本人的一条狼狗壮胆。
到了河口镇上,周毛娃进商店购买东西,两个伪军牵着狼狗在门外放哨,闫五虎在商店对面抽旱烟,和几个老乡聊天。突然狼狗扑向一个乞丐下口就咬,一会儿狼狗惨叫一声,四脚倒地不起,两伪军走近一看,狼狗已经死亡,周毛娃走出商店,仔细检查狼狗,而狼狗身上没有伤口,不知死因。闫五虎惊慌失措的说:“流星刀,你看狼狗眉心间。”果然,狼狗眉心间有血迹渗出。
       闫五虎对周毛娃说:“此地不可久留,快快回去。”
       闫五虎顺手掏出一块大洋给乞丐说:“快到对面中医诊所找大夫治理一下伤口。”
       周毛娃说:“狼狗死了就这样算了?”闫五虎说:“怎么?想调查?想找流星刀的茬?”一句话说的周毛娃心里直打颤。
       周毛娃一行急匆匆地回到了寨上村。
       一个流星刀把周毛娃吓得屁滚尿流,这事传到日军少尉山崎的耳中,他十分不爽,叫来周毛娃和见证人闫五虎询问,他问周毛娃:“你有枪,竟还怕一把刀?”
     “ 可那把刀快如闪电,谁也没有看见。”周毛娃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仿佛流星刀就在眼前。
     “ 如果是那样,怎么流星刀不来打我?欺软怕硬的家伙。”有点感冒伤风的少尉山崎要打喷涕,伸手到衣袋里掏手绢,手绢没有掏出,却带出一把系着红绸的细刃小刀。
     “流星刀!流星刀的刀!”闫五虎随口叫出。周毛娃随手掏出手枪。日本少尉脸色灰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里自言自语道:“鬼,魔鬼,不是人。”
     以后日本人再也不敢单独出门了,生怕流星刀随时射入眉心,一命吾乎。
     不久,少尉带一小队到曹坪乡的大汶村据点送军品,在路边的玉米地里,枪弹突然密集射出,待日本兵拼命杀出包围圈时,一队日本兵死了三分之二。少尉那个气啊,思索了好几天,也不知道自己送给养的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一定是流星刀!”终于,少尉自言自语。
       因为那天他召开军事会议,安排送给养和清剿游击队作战任务时,突然一把飞刀“唰”的一声,一道白光一闪而过,大家定眼一看,桌子上插着一把飞刀,飞刀上钉着一张纸条,上写“清剿八路军者死。”他以为是说说而已,现在看来,流星刀很可能是八路军的人。
       当少尉试探性地让周毛娃转告闫五虎,说流星刀就是八路军时,闫五虎冷汗直冒,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不可能吧。”
     周毛娃按少尉山崎的意思告诉闫五虎说:“很有可能。”闫五虎一下瘫倒在土坑上。
     “放心,少尉山崎制定了消灭八路流星刀的计划,计划草本就在少尉的办公室兼住所中的铁皮柜子里。”周毛娃说。
       “太好了,消灭流星刀越早越好。”闫五虎使劲抓住周毛娃的胳膊说。
       当天夜里日本少尉山崎故意离开办公室,躲在外边偷偷观察。一时,办公室警铃大响,急如暴雨,一刹那间,埋伏的日军几挺机枪向办公室门上、窗户上乱扫,一下子把办公室打成个破筛子。
     山崎手举军刀,大声对屋里喊:“流星刀,闫五虎,你上当了,周毛娃告诉你的是个假消息。”
     里边一声不响,三个日本人在山崎带领下雄纠纠地冲进屋里,突然一声巨响,少尉和三个日本兵倒在地上。         在日本人清理屋内时,只有四个日本人的尸体,根本没有流星刀,也没有闫五虎的踪影。
       1966年,我父亲在他姥爷家寄住上学,有天晚上我父亲问他姥爷:“你就是流星刀?”
      他反问我父亲:“你看我像吗?”他翘着胡须,一脸的笑,是个慈祥的老人。
     “那屋里爆炸品是怎么安装上的?”我父亲很不解,又问。
     “流星刀是飞人啊!八路军无所不能啊!”老姥爷说,仍眯着眼笑。
                                     作者:杨晶(女),40岁,古交市实业公司
                                                                         2019年5月10日



警察扫黄在歌舞厅现场抓住俩个人,问:“事实面前还有何话可说。”
干部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混充老百姓走进来。
老农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冒充领导混进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木麻传呼
后一篇:饭店笑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木麻传呼
    后一篇 >饭店笑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