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支教我的梦

(2009-12-07 10:30:24)
标签:

我的支教我的梦

aoc彩虹计划

大学生支教

杂谈

    我是2003年9月进入黄冈师范学院求学的,在师院虽只有短短三年,一直忘不了师院对我的培养,在师院我才真正明白“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师范之意,在师院我才结识了许多和我有着共同理想的朋友,也是在师院我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信念:把自己的青春献给那些需要我的地方。

    在大学时,师院就有资教的项目,但是当时能够参加的只能是本科生,我很想参加,但不够资格,我当时心里就有些失落,后悔自己高中时为什么没能学习好。

    毕业后,我走进了我们镇里的一所中学代课,虽然从事的是教书这项职业,但是想到自己的信念不能坚持,我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就这样没有激情的过了半年。

    之后的半年,我也出外找了工作,但每项工作都没坚持多久,因为这不是我的追求,直到2007年5月时,我的朋友说江西有“三支一扶”这个项目,你可以试试。当时我还没听过这个项目,所以上网去查,并且认真的看我够不够资格,看到上面说2006届毕业生可以报名参加,我赶快报名,就怕错过机会。之后我认真复习,终于在2007年9月被分配到抚州市临川区茅排乡成为一名光荣的支教老师。通过和教育局领导的交谈我知道茅排乡是临川区最边远的一个山区乡镇。

   许多人可能都觉得临川市教育大县,而且是才子之乡,不大可能有地方需要支教老师,可要是你到了茅排,你就会对自己的想法说不对。

    第一次真正走进山区,心里是兴奋和激动的,终于能圆自己的梦了。但当我来到茅排中心小学时,我惊呆了,中心小学怎么会是这样:破旧落后。之后见到了杨旺兴校长,我才知道这还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地,我将要去的是茅排乡最边远的一所村小:山陂小学。当时我心里特别失落,中心小学都这样,村小就更不如了。

    第二天,杨校长和易校长一起送我去山陂小学。可以说这段路对我是一种煎熬:颠簸崎岖的山路让走惯了水泥路的我感觉这路怎么没有尽头,全身像散了架一样。而在路上偶尔见到的房子让我总以为这是学校。经过差不多2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山陂小学。山陂所见正如我所想的:除了一栋新落成的教学楼的教学楼其他什么都没有,操场上散落着未处理完的建筑垃圾。来到学校经过一些短暂的准备,我就开始了我的支教生涯。

    因为我是山陂小学第一位科班出生的大学生,所以我随即被委以重任:担任五、六年级语文,三、四、五年级英语以及五、六年级体育老师,并兼任少先队辅导员工作。刚开始接手时,我工作热情很高,也觉得很有成就感。但一周之后,我就有点承受不住了,上课是全天的,备课是整晚的,喉咙受不了,也没有精神,这对于我这个在家没吃多少苦的小伙子来说,真的有些不能忍受,有时我真想大哭一场,但是还是强忍着。在周末时,我去村里散步听见有个年轻的孩子说:这个老师有病吧,怎么跑这里教书。此时,我终于没能忍住,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当时真想离开这个地方。学校的张校长发现我情绪有些波动,立马放下手中的事陪我谈心,并告诉了杨校长,杨校长连夜从茅排赶过来,陪我聊了几个小时,终于我的心情不再那么糟糕了。

    工作慢慢走上正轨后,我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多,学校教学条件差,教学设施简陋,除了粉笔就没别的教学用具了,讲英语时连录音机都没有。跟学校提过,但学校经费有限,我只得自己在国庆时回家把自己的复读机拿来,又花钱买了音箱这样才解决了问题。因为是学英语专业,在语文教学方面,我就没有什么经验了,于是我只得有空就去请教老师,又自己花钱购买了各种参考书籍,订阅了许多教学资料。为了解决心中积压的问题,我会步行三十余里山路来到中心校,到网络上查阅资料,或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师求教,找出自己的不足。为了上好一堂课,我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尽管很累,但看到学生的课堂反映很好,我还是很欣慰的。

    作为少先队辅导员付出就得更多了:山里自然村分散,离学校路途遥远,孩子读书不管年龄多大(有的只有六、七岁)都得在校寄宿,有的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吃、喝、拉、撒、病全要管,每天24小时绕着孩子们转。清早起床,要手把手教孩子们怎样叠被子,晒被子,洗衣服,每日三餐得过问孩子们是否吃了,要是孩子们带来的菜不够,就想办法为他们解决,到了晚上为了不让学生到处乱跑,组织学生活动或辅导课外作业,到了时间要安排就寝,还要起床几次检查学生就寝情况,给孩子盖好被,叫醒小的学生起床小便,要是有的学生尿床弄湿了衣被,就得想办法为他们借衣烘被。有时孩子病了,不敢跟老师说,我还得深夜带他们去诊所,直到他们最终睡下,我才能回房睡。有时其他老师说:你不要老是去管这么多,这样这些孩子就会有依赖心理。我说:他们没父母可依赖,难道依赖一下老师不行么,这些技能他们或许能学会,能保证他们心理健康成长吗?我觉得自己没有错。

    学校的学生多是留守儿童。为了更好的关爱留守儿童,我经常找他们谈心,谈学习,谈生活,谈做人,还经常利用放学护送学生回家的时间了解掌握学生在家表现情况,有问题及时应对解决。周末的时候我还总是去学生家家访,看这些留守儿童在家都干什么,不但可享受登山的乐趣,还可在与学生的接触中更好了解他们。慢慢的学生了解了我,我也了解了学生。有人会问我做这么多干嘛,你听学生的话就知道为什么了:吴老师你要不在这教书,我就不知该跟谁说心里话了!吴老师,你有没有发现学校的学生只敢和你聊天!

    在这两年也吃了一些苦,别人可能觉得是不可想象的,但我觉得一个男孩吃这点苦对自己是一种历练:2008年初那场冰冻灾害我就吃了最大的一场苦:从山陂到泽泉平时只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却手脚并爬的走了4个多小时,在路上村民给我绑的草绳掉了,用来探路的扁担在一次摔跤时掉下了山崖,之后就只有手脚并用的爬了,不然真会掉下山。也不知摔了多少跤,爬了多少个倒塌的竹子形成的洞,反正到泽泉时,全身都麻木了。在泽泉休息了一晚,我就又走去茅排,又花了4、5个小时,在茅排转车去抚州,在抚州转车去南昌,到南昌时又碰上下雪冰冻,没有汽车开,只能坐火车了,但火车也晚点,火车站人员把我安排在广场站了一夜,寒风吹来我冷的发抖,本来想找旅社休息,但怕车来会开走一直等到第二天11点才有车,在火车上我都能站着睡着,到了九江我又要转车去家乡孔垄镇,到了镇上又转车到家里,我不知怎样到家的,只在第二天听我父母说回家就去睡觉了。

    除了这个以外,就是在学校的一些苦了,刚去时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信号,甚至连可以看的书都没有,生活单调枯燥,为了打电话我翻了几座山去山顶打,信号也不好。今年虽通了手机,但还是不能上网。我非常怕冷,而山里到冬天特别冷,我有时都受不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一直不想说的感情问题了,因为我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大学时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我们的感情很好,但因为我留在这里,我们的感情没有进展,甚至彼此生疏了,或许我们以后不可能在一起,但我依然不愿放弃,她是我第一次用真心去爱的一个女孩,我依然希望她能理解我,我们最终能在一起,所以我一直不愿再找女朋友。

    两年后本来家里已为我找好了工作,但我依旧选择留在茅排,选择留在山陂,许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在山陂呆了两年有了感情,而且因没人愿来山陂,山陂缺老师;还有就是与我崇拜的一位老师有关-----那就是被周总理称为“国宝”的优秀教师霍懋征,我希望成为像她这样的老师,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教育事业,而我离这个目标还差很远;再就是像长兄一样关心帮助我的领导和同事,杨旺兴校长经常对我嘘寒问暖,专门从茅排来山陂陪我谈心,鼓励我,张学武校长在生活上给我照顾,天冷时把自己的棉被给我盖,教学上经常指导我;同事也经常帮助我;还有这次师院领导不远千里来看我,更是坚定了我留下的决心。

    最让人感动的是思源AOC彩虹计划,她让我们坚守在岗位的支教老师觉得自己没有被遗忘,所捐赠的教学用品更是让我们感到是雪中送炭。

    我想支教不应只是一种选择,而应是一项事业,一项值得我们去打拼的事业。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茅排乡山陂小学老师吴天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