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岁月流沙--八十年代大学生活回忆

转载 2020-10-12 15:08:02
标签: 文化 杂谈

很多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后人或凭一些片语只语的记录,或凭经过篡改,加工,夸张不实的文章去捕捉历史的碎片。如我们现在不得不以一张清明上河图去猜度宋朝的百姓生活实况。我以真实的笔调记录下这个时段的生活经历,希望不管到什么时侯,大家看过这篇小文,对我们那个时代的生活有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1981年,我考上了位于西安的一所重dian大学当时叫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在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一直担心家里没有门路,长大后找不到工作,要象大哥一样不得不上shan下XIANG的母亲很开心,虽然家里很穷,还是买来好酒好菜,请我的任课老师们了一顿。

母亲只到过省会南昌首DU北京,从来没有去过西北地区,听邻居满娇(其实她也没去过西北地区)说西安属于西北地区,风沙很大,出门睁不开眼,又缺水,一年难得洗个澡。母亲急得直抹眼泪,埋怨我,你怎么报那个地方的大学啊。

 我那时从来没有出过省,最多是到过一百里开外的其他县城,但是冷静想了想,安慰母亲道:满娇乱说的,你想想古代皇D都选西安做首都,如果西安那么差,皇d会选它做首都吗?

再说西安是陕西的省会城市,有可能连自来水都没有吗?母亲听了我的话,转念一想,觉得有道理,破涕为笑,说满娇真会吓唬人。

 虽然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由于经济条件的限ZHI,是不可能象现在的父母那样亲自护送孩子去上学的,经过打听,我们中学79年也有个学生考到我们学校XIAO,我就去找他一起同行,主要是为了让母亲觉得放心一些。其实那个学长比我还小一岁,比我矮一个头,他15岁就上了大学,一路上其实我照顾他多些。

 临离开家时,母亲毅然的褪下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塞给我,我死活不肯要,那块手表当年价值120元,是我们家唯YI的值钱一点用品了。母亲见我不肯要,佯怒道:你从小喜欢睡懒觉,有个手表好掌握时间,不要总是上课迟到!我以后买个庐山牌的手表戴就是了。当时的心情,我很难用语言来描述,愧疚,心酸,五味杂陈!

非常痛惜的是,那块手表在我毕业后在工厂浴室洗澡,被人偷去了,我愿意花十倍,甚至一百倍的价格买回那块母亲亲手给我的手表,可是,手表何在?

 从我家到西安,要在上海转车,大鱼大肉是吃不起的,只好在上海的小店吃碗馄钝加几个包子充饥,身边呼啦围上来几个上海人,我吓一跳,围住我两个个穷学生干啥啊,原来他们要用他们手上的上海粮票,换我的全国粮票。他们说,你在这里反正也要用粮票,用上海的就可以,把全国粮票换给我们。呵呵,就为换几斤全国粮票,守在那小餐馆多时。我觉得他们挺不容易,就跟他们换了好几斤全国粮票,以至于我后来毕业时,手头还有上海粮票。很多年没去上海了,不知道上海的自来水是不是依然是漂BAI粉的味道那么浓?

 那时学生票半价,但只能买硬座票或者无座票。从上海--西安,西安--上海的快车要26小时左右,慢车则将近40小时。火车有餐车,但是穷学生很少舍得花钱去餐厅吃饭。列车员也每个车厢送盒饭,那时候的盒饭的盒子是铝的,不是一次性使用的。乘客吃完饭把饭盒放茶几上或者座位底下,列车员收集起来,随便洗洗,继续使用。也没有瓶装纯净水啥的,一般都带个jun用水壶,火车车厢间也有热水,不过一般开车两个钟后基本就没了。遇到寒暑假学生往返高峰,车厢都挤满了人,学生买的学生通票,转车签票的时候基本都是没有座位的,我一上火车,就是满车厢问,有没有在附近下车的,问到有在附近下车的乘客,就守在他边上,待他下车,赶紧坐下,否则在拥挤肮脏的火车上站20多个小时,实在难受。另外有个小诀窍,就是尽量争取早上车,抢座105号以后的座位,这些座位没有售出票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年的火车是烧煤靠蒸汽推动的,车厢没有空调,暑假期间必须开窗,如果坐在离火车头近的车厢,回家记得一定要洗澡,特别注意清洗鼻孔,所以一旦到校了,把行李一抛,首先是到学XIAO的大澡堂子洗个澡。

待续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鏌ヨ壇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1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