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查良锷
查良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1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偷粪和买尿

(2020-08-27 15:09:52)
标签: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休闲文化

偷粪和买尿的农民

 

现在的城市管理者可能会为下水道的排泄物如何处理而伤透脑筋,那时候,这玩意是个宝。

少年时代,俺有80%的清晨是被邻居聋子大婶和买尿的农民的争吵声吵醒的。

那聋子大婶家住前院,我家住后院,中间只有一堵木板墙相隔有门相通的。

聋子大婶没工作,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出嫁了,儿子是个弱智,聋子大婶的老公旧社会当过伪保长,也没有工作,而且是个肺结核患者,这样的家庭,其生活艰难可想而知了。

每天清晨,聋子大婶都要卖一大桶(估计有现在商场买的普通塑料桶两倍大)尿给农民,为这桶尿是八分钱还是一毛钱争吵个不停,俺私下估计,她就靠这卖尿的钱,买一天的蔬菜了。俺那时挺纳闷,他们家总共5个人,咋那么会撒尿呢,一天撒一大桶。

也许很多人纳闷,农民那么辛苦跑城里买尿干啥呢,前面说过,我家乡是蔬菜生产基地,有一个乡(那时候叫公社)是专门种植蔬菜的,农民收购尿回去用于种植蔬菜的。

 

我们那条巷子总共大约有30户人家,估计有近200人左右。只有一个厕所,分别是男女厕所各两个蹲位,当然不可能是冲水厕所了。

一天清晨起床后,发现许多邻居大婶在一起议论纷纷,仔细一听,原来是大婶们发现厕所的粪被农民偷了,大婶们义愤填膺,但也无可奈何。

那时,有农民承包了厕所的,只有承包了厕所的农民才能到厕所取粪,作为回报,秋收后他们会提供大量的稻草杆给我们巷子里的大婶。大婶们把稻秆编制成褥子,垫在床板上,冬天还挺保暖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