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茅十七
茅十七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8,995
  • 关注人气:5,6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怂人”青面兽杨志的自我毁灭人生

(2016-07-10 20:24:13)
标签:

杂谈

在充满了亡命徒的梁山上,青面兽杨志的性格是别具一格的,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怂”,在面对难以克服的困难时,他总是想着逃避。

比如一开始押运花石纲,黄河里翻了船,他不想着承担责任回去报告,直接跑路了。

后来押运生辰纲,半路被晁盖等人智取,他觉得没脸去见梁中书,还是选择了跑路。

小说第七十回,梁山攻打东昌府,杨志对战没羽箭张清,被一石子打在盔上,又是吓得“胆丧心寒,伏鞍归阵”。

在人们的印象中,梁山好汉追求的都是铁骨铮铮,倒驴不倒架,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杨志这么“怂”的表现,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继续深挖的话,我们还会发现杨志性格中的其他阴暗面。比如他是一个没朋友的人,在整部书中,似乎都没有看到他和别人倾心相交的时刻。在第十二回,他求官被高太尉拒绝后,盘缠使尽,无奈只能卖刀——不要忘了,他当年的官职是殿司制使官,工作单位就在东京,所以梁中书会说以前就认得他。然而在工作这么多年后,他却连一个能够求告的朋友都没有。后来上了二龙山,杨志和鲁智深、武松一起落草,鲁武二人发展出了亦师亦友的关系,而杨志与他们之间似乎也没有很深入的互动。

杨志还是一个不快乐的人。在小说中,水浒好汉们大多都曾经爽过,像宋江总是和好汉们在酒桌上谈笑风生,像武松曾经享受过打虎英雄的无比荣耀。而杨志呢?他的形象总是那么郁郁寡欢。他的快乐时光是在什么时候呢?也许是受梁中书赏识的那段时光吧?然而接下来就可以用《大话西游》的台词来形容了:快乐总是短暂的,换来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痛苦。

除去小说结尾部分,杨志还是水浒好汉中少有的想过自杀的人。在生辰纲被劫后,他欲要就冈子上自寻死路,跃身一跳。猛可醒悟,拽住了脚,寻思道:

爹娘生下洒家,堂堂一表,凛凛一躯,自小学成十八般武艺在身,终不成只这般休了!

遇事爱逃避、人际关系很一般、精神状态经常抑郁、有过悲观厌世时刻又于心不甘,这就是杨志的主要性格特征。这样的人放在今天,大家肯定会得出结论,这是一个心理上出了问题的人。

那么杨志的心理问题主要在哪里呢?

我很喜欢的一部美剧《无耻之徒》,讲得是一个底层“人渣“家庭的喜怒哀乐,这一家人总是要“作”,总是要坑蒙拐骗,总是要把事情往坏的一方发展,总是拒绝像普通人一样追求成功。从心理学角度上看,他们都近似于“自毁型人格“,这是一种偏执的人格障碍,总是无休止的去逃避本来必须做的事,潜意识中总是期望事情发展为最差结果,总是一步步的把自己推向自我毁灭的地步。杨志的性格特征,就与这种人格颇有几分相似。

“怂人”青面兽杨志的自我毁灭人生

比如自毁型人格总喜欢把事情搞砸,而杨志的奋斗历程就是一次次的失败。运送花石纲失败的细节究竟为何,小说里没有描写。但押运生辰纲的过程可以看到,杨志对军士们的严厉与刻薄,显得非常之“作”,似乎在故意把人心往散了搞,最终让整个押运队伍离心离德。而根据相关心理学论述,这种“不信任“正是自毁型人格的伪装,通过这种“作“让对方难以忍受,最终把事情搞砸,末了还要制造出一个是对方背叛了自己的解释。这样的故事,在一些男女的感情折腾中也经常上演着。

自毁型人格的情绪和行为总是会极端化,对自我认知比较模糊,人际关系容易恶化,所以很难发展起长期稳固的亲密关系,“没朋友”的杨志也正符合这一特征。如果运气好处于顺境甚至遇到了幸福的话,自毁型的人就会觉得不真实,就会开始作死。话说杨志在梁中书处被赏识,这应该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快乐时光吧,然而他马上又开始“作”了,梁中书命他押运生辰纲,因为配备不合己意,他就一而再的喊着撂挑子,一副“傲娇“姿态。这样的下属,在上级心目中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呢?

正因为容易极端化,自毁型的人会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容易突发愤怒和暴力倾向,从而搞出一些难以收拾的局面,为自己铺就毁灭之路。从这个意义上看,杨志卖刀杀牛二,正是一起自我毁灭式行为。面对牛二的无赖纠缠,他本可拂袖离去,然而他又一次做出了最糟的选择,让自己的人生境地进一步难以收拾。话说当初第一次上梁山时,王伦曾劝杨志入伙,杨志托词说还要上东京找个亲眷,但后来在东京根本就没这事。现在看来,也许牛二倒可以看做他的一位“亲眷”,因为看这哥们作死的劲头,倒很像是另一位自我毁灭者了。

“怂人”青面兽杨志的自我毁灭人生

自我毁灭取向的理论最早出自弗洛伊德,他提出了人有两种本能,一种是生本能,另一种是死本能,这是一种走向死亡,回到一种古老的、初始的状态的冲动,睡眠与死亡,正像是黑暗、温暖而平静的子宫,没有压力,没有冲突,让人能够逃避一切痛苦。自我毁灭式的人格,正像是一种不愿当输家的心理防御,当人的自我评价和现实总是不符,当人生总是面对否定和失败时,人就容易走上自我毁灭之路。从小说中来看,杨志的人生正是如此,对自我的高度评价和现实之间的反差,让他总是心心念念纠结不已。

在水浒中,杨志好几次提到祖先和父母。难怪,因为他的祖辈名头非常辉煌,所以能让他充满骄傲的说出“洒家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能让他的心中想着:“王伦劝俺,也见得是,只是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然而,也许正是祖先的荣耀,又给了他莫大的压力,一方面是心里想要博取配得上祖先的功绩,一方面却是现实中的种种困境和败局,这种纠结和惭愧,也许正是促成他自毁型人格的最重要原因。

前面说过,杨志是水浒好汉中少有的想过自杀的人,然而他又不会去自杀,这正是自我毁灭性人格的一大纠结,因为他们真正想要的是失败,而不是死亡。与自杀者相比,自我毁灭者必须时时想起亲友等自己必须负责任的人,想起自己辜负或逃避着责任与期望。在东京走投无路之时,杨志卖起了祖传宝刀,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举动,象征着他在辜负祖宗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心中的纠结与压力又加重了一分。

从朝廷武将到失败的逃兵,从杀人犯到配军,再到二龙山占山落草做二当家,最后上梁山当了一个普通头领,杨志的人生之路离祖辈的期望越来越远,一步步的下滑着。在刚上梁山的第六十回,宋江曾经排过一回座次,关于他的排位是这样的:

前军寨内,第一位李应,第二位徐宁,第三位鲁智深,第四位武松,第五位杨志。

请注意,在此前的二龙山上,是鲁智深坐头把交椅,杨志排二,武松行三。然而一上梁山,宋江的结义兄弟武松就排到了杨志前面。在后来七十一回的水浒好汉终极座次中,两人之间继续保持了差距,武松排第十四,杨志排第十七。面对这样的反差,杨志的心里会有什么反应呢?书里没有描写,但就算有反应,他的选择想来也只能和以前一样“怂”,那就是逃避吧。

有学者曾经说过,水浒是一部悲剧,重点在于描写英雄们的一步步沉沦,杨志自毁型的人生道路正是如此。在好汉们的最后结局中,外向的武松伤于外人,内向的杨志林冲病因自身,忠于朝廷的宋江被朝廷毒死,忠于宋江的李逵被宋江毒死,算计别人的吴用最终选择自杀……由此来看,水浒主要人物的死法似乎都寄托着作者一定的用意。也许,他们都是在一步步把自己送上自我毁灭之路吧。

【个人公号一本神经(ybsj_maoshiqi),欢迎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