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81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十)

(2013-05-19 19:01:55)
标签:

名列榜首

全省

老哥

办公室

文化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像吴杰这样的对着生产水池拉尿的事情无疑是严重违纪行为,根据检查组百分制评分标准,起码要扣掉十分,而总评分低于九十分的单位是不能被评为安全文明卫生先进单位的。从吕组长当时的表情和反应看,王宏斌实在估摸不透吕组长的真实想法。又不敢开口去问,毕竟有些能够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的事情,你不做声还好,你一声张反倒弄出尴尬来。但不弄清楚吕组长的真实想法,万一到时候吕组长在点评会上将这事摆上来,说什么就都晚了。

王宏斌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要及时通报给钟厂长。下午刚上班,王宏斌就急匆匆走进了钟厂长的办公室。

待王宏斌有些结巴的讲完上午发生的事,钟厂长伸手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好你个王宏斌,你是干什么吃的啊?我让你严防死守,让你对手下这帮小年轻严加看管,你却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给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你还想不想干了?”

“我…………”见钟厂长火冒三丈,王宏斌唯唯诺诺,不知道说什么好。

屋子里寂静了好一会儿,看到王宏斌一副苦瓜脸,差不多要哭出来的样子,钟厂长叹口气道:“唉,看来我们准备了几个月,算是白费功夫了。我厂保持了几年的全省安全文明卫生单位,也有可能要被那缺德的小子一泡尿给毁于一旦了。你说,吴玉国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懂事的二球呢?唉,算了,这事情已经出了,现在还不是打板子的时候,你想想看,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措施?”

见钟厂长的语气缓和下来,王宏斌赶紧掏出“阿诗玛”递一支给钟厂长点燃,自己也点燃一支香烟,借以理一理头绪杂乱的脑子。片刻,王宏斌才怯声道:“钟厂长,您跟省里联系多,认识的人也不少……

钟厂长摇摇头说:“这个吕组长是去年刚刚提拔的一个副主任,我跟他暂时还没有往来,也不知道他的根基。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在彼此还没有达到掏心窝子的地步时,还得谨慎才是……

王宏斌思考了一会儿,说:“钟厂长,您说的有道理。嗯,我听说,那个吕组长也是省机械学院毕业的,我看他也大不了我几岁,应该是与我隔近不远的学长。钟厂长,要不这样,按照我们接待单位的安排,明后三天,是安排检查组到峡江大坝参观,我厂陪同的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我明天就先把车间的工作放一放,先陪同吕组长他们去峡江,找机会再好好沟通……

听完王宏斌的想法,钟厂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点头说:“好,就这么安排,不过,我告诉你,补救机会就这么一次,你得好好把握,不能再给我搞砸了哦……

二十二日一大早,检查组一行二十多人加上零九九厂陪同的五个人,乘坐一辆大客车,向距宜丰市两百公里外的峡江大坝进发。

车行不远,坐在司机身边的王宏斌笑着站起来,拿起话筒,先做了自我介绍,便开始用普通话给大家介绍峡江大坝的规模和功能,也详细介绍了峡江沿途绚丽的风光和仙女峰美好的传说,赢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

王宏斌曾去过两次峡江,并不陌生,加上头天晚上在家里对照互联网又恶补了一些相关知识,所以,王宏斌给大家介绍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比专业的导游不得差。

登上青松岭,壮美的峡江大坝和宏伟的峡江船闸尽收眼底。闸下飞涛如瀑,气势磅礴。闸上宽阔的水库里千船竞渡,穿梭往来。一群水鸟追逐着浪花,翻飞舞蹈。三两艘巨大豪华的游船如铁龙般在江面上轻巧的游弋,清脆高亢的汽笛声在群山与蓝天之间回荡,如一曲豪迈的船工号子,穿越千年的峡江,向两岸拔地而起的新城奔涌而来。细如白锦的雨丝,借着江面上习习的清风吹拂着客人的脸颊,都市的喧闹和繁杂,连同一路奔袭的疲惫,仿佛被东去的奔腾江水冲刷得一干二净……

漫步于小桥流水环绕的果树林,徜徉在水车和挂满火红辣椒与金黄包谷的土家吊脚楼之间,客人们尽情品味着这短暂而愉快的田园生活。欣赏一段土家小伙子原生态的跳丧舞,聆听一曲土家妹子缠绵的敬茶山歌,如一盏酝酿千载的琼浆玉液,让客人们心神开朗。饮一杯土家自酿的包谷酒,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卧榻于涛声与和风交响的峡江人家,乐不思蜀的客人们舒缓而惬意的进入甜美的梦乡……

翌日,在宜昌码头,客人们登上了游船,开始了横贯峡江的愉快之旅……

游船穿行在群山峡谷之中,两岸变化莫测的的景致如一幅幅徐徐展开的画卷扑面而来。在游动的船上观景,客人们显得轻松而惬意。观景之余,客人们也开始三三两两亲热的交谈起来。

应几位女士的热情相邀,吕组长在船顶的观景台上跑前跑后,与大家亲切合影。等到大家终于拍照累了,有人喊休息一会儿,王宏斌走上前去,递一支“红塔山”给吕组长。吕组长热情的招呼王宏斌,两人便寻一处人少的地方坐下。

吕组长笑说:“王主任呀,这次能到峡江来看看,也是我多年的夙愿哦。”

王宏斌笑答:“吕组长,您们当领导的很忙啊,这次到我厂来检查,辛苦啦。借此机会,能出来散散心,也算是调剂一下嘛。”

吕组长伸手摸摸有些秃顶的前额,理一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说:“是呢,我是负责工业生产与安全这一块的,责任重大,平日的确很忙人呢。”

“我听说吕组长也是毕业于省机械学院,对吧?”王宏斌试探说。

“是呢,你也是?”吕组长扭头反问。

“是呀,是呀,我是八五届的……

“哦,哈,我是七七届的,也就是文革结束恢复高考第一年……

“哎呀呀,如此说来,老哥可是我的学长啊。”王宏斌伸手一把握住吕组长的手道。

这一握手,两人似乎更亲近起来。吕组长赞赏说:“王老弟到底是学机械的高材生,把那套现代化的设备驯服得服服帖帖。那像我,下放几年,很多基础知识都还给老师了,恢复高考后有幸上了大学,却是勉为其难,这后来又改了行,更谈不上什么专业知识了,哈哈……

王宏斌客气地道:“哪里,哪里,怎么说,老哥也算是咱们行业的专家,现在主管我省的工业生产,也是众望所归嘛……

“这次到你们厂参观检查,给我的印象很深,你们厂子的安全生产抓的好,员工素质高,环境保护与卫生也搞得不错哦。我想,今年的安全生产大检查的魁首非你们莫属了。”

王宏斌闻言,心里一喜,还是不放心的试探说:“老哥说的魁首莫不是不好的典型吧?”

“不好?哪儿不好?好就是好嘛。从我们几个检查小组进厂检查后,归纳的情况来看,除了个别车间的生产报表填写的有些潦草意外,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情况嘛……

王宏斌大喜过望,再一次握住吕组长的手说:“感谢检查组和老哥对我厂这么高的评价,我先代表钟厂长,对大家的辛勤工作再次表示感谢……

二十五日,全省生产企业“安全文明卫生大检查”暨表彰大会在零九九厂隆重召开。吕组长在会上做了历时一个月的大检查的总结发言,最后宣布,零九九厂以九十八分的总成绩名列榜首。钟厂长亲自上台,接受了吕组长颁发的“安全文明卫生先进单位”的授牌。王宏斌作为先进单位的代表在会上做了经验交流发言,王宏斌独创的三老四严企业管理经验,赢得了台下阵阵热烈的掌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