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81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八)

(2013-05-07 15:32:33)
标签:

老狐狸

血压升高

机密

情况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外面传闻王宏斌要上调到厂里任职,并非空穴来风。

年初的时候,厂里召开上年度生产总结暨表彰先进大会,王宏斌代表先进车间上台领奖,并作为先进代表做了发言。会后,钟厂长设宴招待了一些中层干部,并一一给大家敬酒。后来,趁给钟厂长代了不少酒的秘书汪丽娜上卫生间的空儿,王宏斌前去给钟厂长敬酒。钟厂长亲热的拉了他在自己身边坐下,说:“去年咱们厂子生产形势不错,七车间功不可没,你这个车间主任也辛苦啦。”

王宏斌忙谦虚说:“哪里哪里,都是厂领导组织得好,生产装置运行稳定,跟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钟厂长哈哈一笑,又将嘴巴凑近王宏斌的耳朵,轻声说:“你大学毕业也近20年了吧?一直让你在生产一线干着,也真是难为你了。你的专业技术水平和群众口碑都是不错的,今年有几位老同志到站,有机会,我让你上来……

王宏斌有些受宠若惊,不住点头,说:“谢谢老厂长这么器重我,我一定在车间站好最后一班岗。”

王宏斌原本想趁钟厂长请大家喝酒,心情不错的机会,再跟他谈谈在七车间修建公厕的事情,没想到还没等他说起这事,钟厂长反倒给他透露了机密。王宏斌心想,再提这事,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加上上卫生间的汪丽娜已经回来,王宏斌只好忙起身跟钟厂长拱手告辞。

王宏斌心里知道,钟厂长跟他说的是知心话。以王宏斌的理解,钟厂长并非张狂的人,也不是那种没有城府的人,钟厂长之所以要跟他透露准备将他上调的事情,并非言不由衷的糊弄他,从钟厂长亲热的话语和欣赏的眼神中,王宏斌知道,钟厂长打心眼里是很喜欢他这个干才的。

王宏斌心里也十分清楚,这一年,将是他人生的关键时期。除了继续抓好生产,和不打折扣的完成厂里的其他任务,比如9月的安全文明卫生先进单位验收外,他还得步步谨慎。尤其是要安抚好下面的员工,自己的工作出了什么岔子,下面的众口就会像汛期的江水爆发,不说淹死自己,也会让自己呛个半死。而目前下面员工呼声最高的莫过于要求在生产界区修建一座厕所,偏偏这个老大难问题又一时无法解决。所以,厕所问题,也就成了王宏斌的一块心病。对那些随地乱排乱放的问题怎么处理,也就成了让王宏斌最感到头痛的事情。不处理,下面怨声载道。处理过了,那些不知好歹的刺毛头不服气。要是那些刺毛头闹出什么大动静来,他王宏斌想上调的美梦恐怕也就化为泡影了

所以,就在七车间修建厕所的问题,王宏斌一直没有放弃跟有关部门沟通的机会。

过完年后,在一次参加厂中层干部会议时,王宏斌瞅着计划处处长林先荣上厕所时,也溜出了会议室。待林处长从厕所出来,假装在走廊里抽烟其实是在等候他的王宏斌微笑着跟他打招呼:“林处长,好啊。”

林处长点头回应道:“啊,好,好啊。”

王宏斌赶紧从衣袋里掏出“阿诗玛”,伸给林处长,说:“这会也开了半天了,犯困呢,来,林处长抽一支,解解闷。”

林处长愣愣神,还是停步,接过王宏斌递上的香烟,并就着王宏斌随后拧燃的打火机点上。

林处长抽一口烟,不再是满脸的严肃样,而是有些和蔼地说:“谢谢你,王主任。”

王宏斌有些受宠若惊地说:“哎哟,看您老说的,抽支烟还谢谢,您太客气了。”

之后,两人突然都感到无话可说,就那样相隔一米多远站着。待烟抽完大半截,林处长呼出一口烟气,打破缄默道:“王主任呀,我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我晓得你是一个脚踏实地干实事的人,有些话真的不好对你说。”

王宏斌不知怎么回答,思忖片刻,才开口道:“林老,您也是搞技术出身,对我厂的发展做了很多贡献,这也是全厂上下有目共睹的。我敬佩您的工作能力,更敬佩您的人品。您有什么话,跟我这个小辈但说无妨。”

见林处长手里的烟快烧完了,王宏斌赶紧又递上一支,林处长点燃香烟,吸一大口,接着道:“我知道,你是想跟我说有关在七车间修建厕所的事儿。实话跟你说吧,七车间刚刚建成开车的那会儿,厂里亏损着,资金的确有些紧张。这几年,厂里扭亏为盈了,虽说盈利不多,但还不至于连修建个厕所的钱都拿不出来。修建个再大的厕所也不过几十万元吧?只要钟厂长同意,我这边造个计划,也并非难事。你知道这事为啥让我为难吗?”

林处长扭头问王宏斌一句,王宏斌想了想,摇头说:“晚辈迟钝,还请林老明示。”

林处长把眼光投向左前方,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摇曳的还没有返青的树木,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你的前任,就是七车间的第一任主任周正洪还记得吧?那老家伙可真是一头驴脾气,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他仗着在部队当过几年连长,还带兵去南边打过越南兵,立过啥子二等功,了不得,连钟厂长他都敢骂。钟厂长和我多次跟他解释,说等厂子的经济情况好转了,厂里有钱了,一定在七车间修建一座厕所。可那老家伙就是油盐不进,骂我,骂钟厂长糊弄他。那两年,他没少上我的办公室吵闹,甚至拍桌子打板凳,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不给群众办实事的官僚,骂我是不给群众解决后顾之忧的冷血动物。害我几次都血压升高,要不是下面的人劝他拉住他,指不定他还会出手揍我的人呢……

王宏斌张大了嘴巴,喃喃地说:“是吗?竟然有这样的事?”

林处长点头说:“的确如此,那老家伙太霸道了,他以为,咱们厂子跟他的连队一样,他一吆喝,就跟着他跑不赢呢,简直就是旧时的军阀作风嘛。后来,我也在心里发了狠,你这么狂妄,我偏不买你的帐,让你干着急,让你的手下人,天天指着你的鼻子骂你的娘去,哈哈……

林处长的笑声,就像从窗口吹进来的一阵凉风,让王宏斌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王主任啊,反正我这个老家伙也快到站了,说几句心里话,也不怕你笑话和小瞧我,你不晓得,当时,我也是真的气急了。后来,你当了主任,也找过我不少回,按理说,我跟你没什么过节,本想批了你的计划,但仔细想想,还是有些不妥。你想啊,我一直在钟厂长那儿唱反调,我要是给你批了,在钟厂长心里,我岂不是出尔反尔?另外,周正洪那个死脑筋虽然退休了,可毕竟在一个家属院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你一上来就把他几年都难办的事情给办了,这不明摆着是欺负他?他还不见我一回骂一回?”

面对林处长的反问,王宏斌实在不好回答,只是微笑着点头哈腰,表示理解。

“王老弟呀,这两年我不批你,还不是怕你陷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恩恩怨怨里来,闹不好,影响了你的前程。好在我马上就要到站了,换个新人上来,没有了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你这事就好办了。”林处长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丢到脚下踩灭,说:“出来的时候也不短了,我们进去吧?”

王宏斌点头说:“好。”

望着林处长迈着八字步要紧不慢往前走的背影,王宏斌脑壳里突然蹦出一句骂人的话来,真是一只老狐狸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