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361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六)

(2013-04-22 09:20:43)
标签:

男同志

怨气

王八

小时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从会议室出来,想想刚才大家争论的厕所问题就让王宏斌心里恼火。想到厕所的字眼,王宏斌只觉得腹部又隐隐疼痛起来,一种想要下泄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只好下楼去拿自行车,并顺手将一块抹布在车棚外面的洗手池里浸湿了。

待王宏斌用抹布偷偷将厕所里那幅乌龟漫画擦拭干净,拖着有些疲倦的身子回到办公室,看一下手表,已是十一点半了。进门后,王宏斌感到身上有些燥热,想起昨晚天气预报说,本地近几天白天的最高气温会达到36度,忙关上窗户,用遥控器打开空调,再胡乱抹一把脸上的汗水,又将汗湿了一大片的上衣脱掉,晾在沙发靠背上,嘴里嘟哝一句:“这鸟天气,说热就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王宏斌正懒洋洋的坐在沙发里养神,等着下班的号声响,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起身开门,见是张立强,忙让进门,说:“张主任呀,有什么事情吗?”

张立强嗯啊两声,说:“也没什么大事情,刚才开会时,我看您脸色不太好?生病了吗?”

王宏斌皱皱眉头,说:“也没什么,可能是昨晚吃了啥子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了,呵呵……

张立强忙说:“您下午就在家休息一下,车间里有我顶着。”

王宏斌哈哈笑起来,说:“你也太小瞧我了,我这身体一向好得很,上几趟厕所是拖不跨的。哦,对了,今天是礼拜一,是你值班吧?”

“嗯,是的,您有啥交代的?”

“是这样,你记一下,2010719日上午九时,王宏斌上生产现场巡查,没有按安全规定戴好安全帽,扣奖金100元。”

“啊……您这是……

“哦,还有那个李兴龙……

“李兴龙?这小子又怎么冒犯您了?”

王宏斌想了想,摆手说:“算了,这个李兴龙也没什么事。你也别问这么多了,车间的奖惩制度是针对每一个员工的,我们当领导的更要带头遵守,违反了纪律就要加倍处罚。小张啊,跟你说实话,这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啊。我们做基层管理工作的,要是不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很难让底下那些刺毛头服气的哟。”

在王宏斌心里,除了像李兴龙和吴杰几个有些吊儿郎当的小年轻以外,车间里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是不错的。刚才在厕所里用抹布擦拭那幅乌龟漫画时,王宏斌脑壳里还思忖着,这画画和写字的人一定就是李兴龙和吴杰他们中的一个。那幅头朝上的乌龟一定是暗喻他在上头就像是一只缩头乌龟无疑,而那只伸长了脖子向下张大了嘴巴的乌龟,除了咒他去吃屎,会不会还有暗喻他工作方法简单,对下面的人只晓得乌龟大开口,动不动就乱扣下面人的奖金的意思呢?

其实,像有些男职工随地乱排乱放的情况,王宏斌虽说在大会小会上强调,让大家注意自己的形象,要做文明职工。并将随地小解纳入了奖惩条例,声言抓住了要重罚。可实际上,那条惩罚条例只是吓唬大家一下,并未认真执行。一来王宏斌心里知道,先前的奖惩条例上有一条离岗半小时按旷工论处的条例,可是最近的厕所距离车间也有二百多米,遇到谁闹肚子,来去半小时是很难解决问题的。二来车间二百来号人,王主任也只有一双眼睛,加上男同志解决问题快,很难抓到现行的。而在王宏斌心里还是不想因这事惩罚大家,毕竟不能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自己还是有责任的。可有些人也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搞得下面有很多女同志意见很大,王宏斌不抓几个典型,狠狠打击一下,实在难平那些女同志心中的怨气啊。

王宏斌还清楚的记得,上次治理李兴龙这个刺毛头就是不久前的事。那天,是王宏斌轮值夜班。晚上八点来钟,他照例到生产现场巡查了一遍。当他走进总控制室,准备询问一下当班班长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时,几个女工围上来,叽叽喳喳向他倒起了苦水。

心直口快的刘慧说:“王主任,您可得好好管一管啊,那些男的到处乱那个……

平日说话都有些腼腆的张琴附和道:“就是呀,到处臭哄哄的不说,遇上了也让人怪难为情的,搞得我们这些女同志一到晚上都不敢一个人上现场……

说话有些粗声大气,被人称作假小子的宋莉莉愤愤不平的插嘴说:“那些个男的,简直就是个臭流氓,要让我碰见,我就拧下他们的‘水龙头’,丢到月亮湖去喂王八,哈哈……

宋莉莉的这番怒骂让满脸严肃的王宏斌也忍不住笑起来。王宏斌心里晓得她们说的是气话,也是实情,又不好表态,嗯啊了几声,才有点息事宁人地说:“这些男的的确不像话,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你们这些女同志也嘴上积点德,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大家都是同事嘛,别动不动就是流氓流氓的。不利于团结嘛……我看,这样的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刘慧说:“王主任,您平日教导我们说,巡检要睁大眼睛,不能放过任何不安全的因素,这回却让我们睁只眼闭只眼,这,这怎么看得清现场的异常情况呢?”

王宏斌晓得刘慧在抓他的小辫,有点胡搅蛮缠的味道,心里来气,又不好发作,没好气地道:“哎呀,这个闭眼和那个闭眼不是一回事嘛,俗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再遇上这样的情况,你就不会绕道一下?”

宋莉莉嘴里哼一声,说:“感情王主任也胆小怕事呢,难怪有人说您是缩头乌龟……

“什么?是哪个说的?……”王宏斌闻言,感觉有一股热血直冲头顶,气得差点从座椅上跳将起来。

宋莉莉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忙伸手捂住嘴巴,小声申辩说:“反正有人这么说。”

见王宏斌张嘴直喘粗气,晓得他恼怒了,刘慧忙打圆场说:“我们女同志说话找不到轻重,王主任您也别往心里去......

张琴接话说:“王主任,您就知道袒护那些男的,等到哪天真有人做出什么耍流氓的事情出来,说什么都晚了……

“啊……”王宏斌疑惑的看着张琴,说:“危言耸听吧?是哪个敢对你耍流氓?你说清楚嘛,不说,我怎么去抓?”

王宏斌一逼问,张琴脸红了,片刻,才支支吾吾道:“昨天晚上,天刚刚黑的时候,我去现场巡检。走到水泵房那儿,看见李兴龙对着墙角那个,我本想低头走过去算了,可一慌神,脚下绊到一块检修用的竹跳板,差点摔倒。听到声响,李兴龙跑过来幸灾乐祸的说我怎么走路不长眼睛啊。我顺嘴说一句,长眼睛了,还看见一只野狗在那儿不怕丑的撒尿呢。他嬉皮笑脸的说,你真是不怕丑啊,没事看人家男同志拉尿干什么?像个吊死鬼一样,不声不响的过来,闹出这么大动静,要是将我这宝贝惊骇坏了,不灵光了,你得赔偿我。我说,好呀,骇坏了我包赔,可你这随地乱排乱放的事,我们得先找王主任去评评理儿。他哼了一声说,王主任不过是一只缩头乌龟,老子不怕他……我见他嘴没遮拦,便骂他一句不得好死的臭流氓,他便一把抓住我,还伸手想打我,要不是肖班长路过,还真不知道那个臭流氓会……

“李兴龙真是那么说的?”王宏斌气呼呼的站起来问。

张琴心有余悸地点头:“是呀,他还说您……算了,我说不出口,哎呀,想起昨晚的事来,我就害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