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628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四)

(2013-04-08 09:18:26)
标签:

鼻音

安全帽

食指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王宏斌推着自行车,怏怏的往回走。

厕所里那幅漫画一直在王宏斌脑壳里打转转,挥之不去。那两只乌龟分别代表什么意思呢?头朝上的那一只,会不会是骂我在上头,只是一只闭紧了嘴巴的缩头乌龟?

王宏斌是八十年代末的大学生,没有背景,在生产车间一步一个脚印的干出来,着实不容易。王宏斌对自己评价也是不满意,自己的大学同学大都早已是处级,甚至副厅级了,而自己在这个科级的位子上一待十多年,同学聚会,自然有些自卑的。好在王宏斌脚踏实地,将七车间这个新装置开得顺顺当当,给厂子里带来了经济效益,也给自己的升迁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总厂早有传闻,准备让王宏斌到总厂更重要的领导岗位任职,在这节骨眼上,原本有些血气方刚爱提个那意见这意见的王宏斌最近在厂领导面前确实收敛了不少,也努力跟其他科室的领导们搞好关系,除了创造机会,聚聚会,喝喝小酒,联络一下感情,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情不做。就连自己年年都向厂里打报告,要求在七车间界区内盖一座厕所的事情,今年也闭口不谈了。这一年多下来,王宏斌在厂领导面前的好印象也的确有了很大提升。

俗话说,人有三急。这人天天得吃喝,天天得拉撒,别的事情忍得,这拉撒却是无法忍得的。也怨不得已忍了多年的员工们对王宏斌这个车间的一把手有意见,厂里的领导不是谁说想见就能见得到,可天天得上车间转悠的王宏斌却无法回避员工的责问。

其实,在七车间修建厕所,看似一件简单的事情,落实起来却不那么容易,甚至让王宏斌感到有些焦头烂额。当初厂里搞扩建,资金不富裕,钟厂长说,新装置是厂里生存的希望,我们一定要背水一战,要把好钢用到刀刃上。除了主要设备必需的计划开支以外,其他能缓建的就缓建,能不建的就不建。像厕所就属于缓建或不建项目。

老厂区里还是有三个厕所的,因为七车间是新征地而建,距离厕所近的也在二百米开外,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和某个职工闹肚子什么的,的确有很大的不便。

王宏斌在就任七车间主任之后,跟老主任周正洪一样,多次跟总厂钟厂长和计划处的林先荣处长沟通,钟厂长说,建设工程已经完工验收了,再修建厕所得先报计划审批。林处长摆着一副爱莫能助的架势,说,修建一座两百来号人使用的厕所,怎么也得开支几十万吧?厂里没有这项开支计划,我怎么给你审批?这笔钱谁出?看着林处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王主任只觉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咒骂一句,什么鸟计划,分明是十足的官僚主义嘛。

王宏斌边无精打采的往回走,便胡思乱想着那幅恼人的漫画。经过七车间压缩机厂房时,王宏斌不觉停下了脚步,听到机器的轰鸣,整个懒洋洋的人也仿佛一下子有了精神头。大学毕业近二十年,王宏斌一直在生产一线。除了开会,出差,他几乎每天都要到那片塔林里走走,到那些仿佛不知疲倦,没日没夜不停运转的铁“伙计”身旁去看看。王宏斌时常在心里将那些看似冰冷无情,却无时不刻都散发着热能与动力的机器称为“伙计”,他喜欢听它们“唱歌”。在外人耳朵里,它们发出的那些生硬而单调的声响,无疑是一种恼人的噪声。而在王宏斌耳朵里,那些声响不再是单一的轰鸣,而是一串串铿锵有力的爵士鼓点。那些声响不再是让人狂躁的吼叫,而是一声声充满希冀和生命力的呐喊,是一部高亢激情,令人振奋的交响曲。

王宏斌熟悉这里的每一根管网,熟悉他分管的每一台机器,就像一个技术高超的医生,他只要站在这些“伙计”身边听一听,再伸手去探一探,睁大眼睛细瞧一瞧,便能将它们目前的身体状况摸得清清楚楚。谁油路堵塞了,谁缺少水冷却了,谁内部磨损严重了,谁“唱歌”跑调了,王宏斌都能准确的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来。在压缩机厂房前驻足,聆听片刻,王宏斌感觉两台正运转的压缩机状况是良好的。

王宏斌正准备推上车离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眼角闪现了一下,他毫不犹豫的放下车,快步奔向压缩机厂房。

因为有一个硕大的钢制储气罐立在那儿,无论是从外瞧里还是从里瞧外,靠门的那扇窗户与门外几乎成了死角,而王宏斌刚才站着的地方仅仅只有门缝那么大小的视角,便让王宏斌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虎背熊腰的身影。

王宏斌走进大门,绕过储气罐,果然瞧见李兴龙两腿撇开,正对着墙角酣畅淋漓的撒尿。因为厂房里机器的轰鸣声很大,专注于发泄的李兴龙并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过来。

王宏斌站在李兴龙后面不到两米远的地方,大声喊:“李兴龙……

“啊……”李兴龙突然听到喊声,吓得身子一哆嗦,又抖动了几下下身,才转过身来。当他看清楚身后站着的王宏斌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李兴龙,你在做啥子?”

“呵呵,是王,王主任哪,我,我没做啥子呀。我这不是在正常巡检嘛……

“巡检?巡你个头啊,你当我是瞎子?哼……”王宏斌吼叫着,又用右手朝李兴龙的下身指了指。

李兴龙下意识的低头瞧瞧,发现自己的裤裆那儿湿了一大块,脸上立马涨得通红。原来,刚才他正稀里哗啦的排放着下身的污水,猛然听到王宏斌的一声吼叫,被吓得不轻,慌乱中,紧急收手,但已来不及。犹如一辆高速跑得正欢的汽车,猛然发现前方是个悬崖,只好闭眼猛踩刹车,可到底还是晚了点,虽不至于坠入深渊,却也弄出这般让他尴尬的景象来。

李兴龙突然上前两步,大声说:“哎,我说你,你怎么这样无聊啊,不就是拉了一泡尿么?值得你这样大吼大叫的?害我差点闪了尿筋,你高兴了?有意思吗?没意思嘛……”李兴龙边说着边伸出右手,在王宏斌面前指指点点。

王宏斌一把抓住李兴龙的右手,暗使劲捏一下,说:“什么叫有意思,没意思的?你小子怎么着,还想跟老子动手吗?”

一阵疼痛感从手指传到大脑里来,李兴龙忍不住大叫起来:“哎哟,王,王主任,王叔叔,您老轻点啊,是我刚才一时糊涂了,我哪敢跟您动手啊?您先松开我的手,松开……

听到李兴龙告饶,王宏斌才松开了手,又双手合拢,将自己的指骨掰得“啪啪”响。说:“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揍,上次没陪你玩好,正好我这双手痒痒着呢……

李兴龙赶忙拱拱手,说:“哎哟,我的王,叔叔,您上次那一招又准有狠又快的擒拿手,让我李兴龙彻底服了,我李兴龙再狠,也不敢在您老人家面前丢人现眼了……

王宏斌嘴角笑笑,说:“哼,谅你小子也不太敢了。说吧,车间里三令五申,不准随地小便,你为什么要一犯再犯?”

“哎呀,王主任,我这不是内急嘛,这附近又没得公厕,您也不是不晓得嘛……

王宏斌伸手指了指老厂区那边,说:“胡说,那边不是有三个公厕吗?”

“哎哟,王主任您不晓得,今天岗长老熊闹肚子,跑到那边去半天没回转来,副岗长老梁在中控室守着,现场就我一个人巡检,可不敢擅自离岗啊。”

“你小子还在撒谎,我刚刚从那边回来,怎么就没有瞧见老熊?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他证实一下?”

“唉,王主任,您,我,我……

“我什么我,我告你,这个月你已是第二次犯同样的纪律错误了,上次扣了你50元奖金,按照规定,这次处罚要翻番。行了,我也不跟你磨嘴皮子了,你先去搞设备巡查吧。”

见王宏斌转身要走,李兴龙几个箭步赶到王宏斌前头去,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你小子不服气是吧?你还想咋样?”王宏斌不解地道。

李兴龙摇摇头,没有出声,只是伸出右手食指,朝自己的脑壳上指指,再朝王宏斌脑壳上指指。王宏斌伸手朝自己的脑壳上摸一下,心里不觉一惊,没戴安全帽?这可是王宏斌从来都没有犯过的错误呀,唉,都怪刚才那阵内急,还有厕所里那幅乌龟漫画让自己走了神。

就在王宏斌伸手摸头的瞬间,就明白了李兴龙的意思。望着李兴龙有些坏笑的脸,王宏斌有些气恼,又不好发作。车间早有明文规定,在生产区内不戴安全帽,一次扣奖金50元。王宏斌挥挥手说:“行啦,你小子狠,我是领导,没有按规定戴安全帽,扣我的100元奖金好了。哼……”说完径直向厂房大门走去。

“王主任……”李兴龙的本意并非想要挟王宏斌,只是想跟王宏斌“等价交换”,让他不扣自己的钱就行了,没想到王宏斌根本不尿他这一壶。望着王宏斌远去的身影,想想他那鼻音很重的一声“哼”,李兴龙愣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