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216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三)

(2013-04-01 19:24:31)
标签:

牙缝

激烈运动

助手

水龙头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王宏斌从三楼奔到一楼,差点跟上楼的李霞撞了个满怀。李霞惊叫一声,躲过王宏斌,见他头也不回的奔向车棚去取自行车,惊恐未定的李霞忙跟过来,说:“王,王主任,出什么事情了?”

王宏斌回头尴尬一笑,说:“没什么,我,我那个去……

“那个去?”李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追问道:“那个生产调度会?……

王宏斌一撇腿,跨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说:“开,你让他们在会议室等到我……

见王宏斌骑上自行车直奔老厂区东北角的公厕,李霞这才会过王宏斌说的“那个去”的意思来,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笑过,又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如厕难的问题也不知道啥时能解决?”

因为全厂都处于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的状态,当初新装置上马,本着节约的想法,没有在七车间界区设计厕所,就连车间的这栋办公楼也是当初建设指挥部的办公场所,在装置投产后,再改造成办公楼。因为从简,楼里也没有设置卫生间。

其实,原来在距办公楼50多米远的围墙处,是有一座公厕的,那是刚开始做基建时,施工队盖的那种老式粪坑厕所,虽说简陋得只有两个蹲位,但还是比没有强,至少能救个急。

不曾想,新装置投入运行,因为设计和施工方面都不太合理,出现了很多影响装置正常运行的毛病。经过有关技术人员商讨,论证,决定对装置进行一些技术改造,原来的厕所那块地方就做了新增的一座压缩机厂房。此后,全车间两百多号人就只能跑到老厂区去解决每天必需解决的排泄问题了。

这一晃,就是几年过去了,七车间职工如厕难也成了一个老问题。

王宏斌憋住气,骑着车一路狂奔,仅用了不到一分钟,便赶到二百米开外的公厕门口。王宏斌也来不及捏闸,借着车的惯性蹬腿下车,顺手将自行车往路边的一棵泡桐树干上一撩,再边用手松动着皮带,边火急火燎的冲进厕所里。

让王宏斌始料未及的是,他提着裤子在厕所里左奔右突,六个蹲位有五个被人占了,只剩下进门的一个空着。这对着门的一个为啥空着,王宏斌是知道的,他压根就没想用这个。老厂区有三个公厕,这座处于老厂区东北角的公厕,相对于七车间是最近的,而对于老厂区上班的人来说,就远些。一是没人管理,二是年久失修,脏乱差不说,那当做门的一人高的一面L字型的砖墙不知啥时候倒了半截,而这个对着门口的蹲位上的风景便被外面来来往往的人一览无余了。

一阵紧似一阵的腹痛让王宏斌已无法再等待有人空出,他只好一个箭步跨上了第一个蹲位的台阶。

“啊……”王宏斌惊呼一声,差点被一阵恶臭和眼前的景象整晕过去。便池里早已堆满了污物,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王宏斌的一声惨叫,惊起一群苍蝇。苍蝇横冲直闯,骇得他连连避让,却忘记了身后是一步台阶,他一个踉跄,身子一打横,眼看着就要摔倒。情急之下,他松开抓着裤腰的右手,一把薅住隔断的砖墙,才避免了跌倒。

这一场惊吓,让王宏斌腹中刚才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倒是减弱了不少,但想想刚才差点撞进他嘴巴的那只黑头大苍蝇,王宏斌感到恶心,一种要强烈呕吐的感觉直往上涌,他张嘴大呼了几口气,再激烈的咳嗽几声,眼泪都呛出来了,才勉强将外翻的恶心感觉压下去。 

王宏斌愣愣神,也顾不上斯文,开口骂起来:“这都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啊?拉得到处都是,这是人干的吗?他奶奶的……

王宏斌这一阵吼叫,其他五个蹲位的人都露出脑壳来,有人不解地问:“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宏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笑,忙说:“呵呵,没,没什么……

最里面的人伸头看见王宏斌,忙站直了身子,说:“是王主任呀,外面那个蹲位的冲水阀门坏了,您上我这边来……

王宏斌这才看清楚喊他的人面目,边提着裤腰奔过去,边说:“哦,是张主任呀,好,好……

这张主任大名叫张力强,二十七、八岁年纪,长得瘦小清秀,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一副文弱书生的摸样。张立强六年前毕业于省机械学院,据说还是优秀毕业生,理论知识相当扎实。张立强进厂时在总厂宣传部高就,而在七车间建成开车不久,张立强放弃机关舒适的工作,主动要求到生产一线的七车间当了一名技术员。因为张立强凭借扎实的理论知识,解决了很多生产中的疑难问题,颇受王宏斌的赏识,也多次受到钟厂长的表扬。两年前,在王宏斌的极力推荐下,张立强被提拔为七车间主管机械设备的副主任,成了王宏斌的得力助手。

王宏斌跨上蹲位,松开裤腰,身子还未完全到位,下面便如蓄势已久的山洪倾泻而下。这一通稀里哗啦过后,才让王宏斌嘘出一口长气,一阵酣畅淋漓的感觉随之涌上心头,都快憋成像是在太阳下暴晒成了黑猪肝色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红润之色。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一场激烈运动过后那种惬意感觉的王宏斌忍不住“呵呵”了两声,在心里呐喊说:“他奶奶的,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

终于轻松了的王宏斌,正准备完事提上裤子,扭头终于发现了右手边的瓷砖上有一幅用红色记号笔画的漫画。漫画是两只乌龟,画的有些夸张,左边的一只乌龟身子大,不见脖子,只露出朝上的一张紧闭的嘴巴。右边的一只乌龟身子小,朝下伸出长长的脖子,张大嘴巴,似一副要咬人的模样。王宏斌再仔细瞧,边上还有一行字“王宏斌你就是一只乌龟,吃屎吧”字后面还跟了大大的三个“!”。

王宏斌只觉得有一股热血直往头顶上冲,忍不住又大声骂道:“这都是他奶奶的谁干的好事呀,吃饱了不得饿……

见前面有人伸出脑壳来,疑惑的看他,王宏斌才赶紧蹲下身子,又下意识的伸出右手,用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去擦拭那行字。无奈,王宏斌手指头擦痛了,字却怎么也擦不掉。

王宏斌本是想在自行车座位底下找块抹布来,再沾点水去擦掉那行不雅的字迹。待他拿了抹布返回厕所,却怎么也拧不开两只锈蚀了的水龙头。便池里倒是有冲便的水,可想想就恶心,他实在下不得手去。

王宏斌站在两只乌龟漫画面前,还真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他盯着那行罪恶的字看了会儿,转念又想想,心里说,唉,算了,咱堂堂一主任,也犯不着跟这种背后搞阴谋诡计的人计较,他让我去吃屎,我未必就真去吃。这样一想,王宏斌刚才一肚子的火气,便也消失了大半。

王宏斌推上自行车,右腿往后一撩,才发现自行车后轮趴下了。王宏斌下车用手捏了捏嘎扁了的车胎,刚刚消失的大半火气好像又回到了肚子,四下瞧瞧,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人,嘴里又忍不住骂上了:“这都是他奶奶的谁呀?怎么总是跟老子作对?……

待王宏斌拔下气门芯才发现,原来是天热,封闭气门的胶皮圈腐烂了,这才觉得刚才的一通骂毫无道理。便哭笑不得的在心里自嘲说:“这人要背时,真他奶奶的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