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牛
楚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628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二)

(2013-03-24 10:06:27)
标签:

南方人

解决问题

君子

每周一

分类: 小说故事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二)
【中篇小说】厕所的故事

 

王宏斌除了因为生产工艺关联,跟几个车间的领导经常联系以外,也就是厂里的一些重要活动和必不可少的会议,才跟相关科室的领导在一起应酬一下,不生分,也算不上熟络。

在大家眼里,王宏斌是一个不善于应酬的人。但并非说王宏斌人笨嘴拙,主要还是练习的机会太少。多年来一直在车间干着的王宏斌,就像井底之蛙,头顶上就那么一片天,闹腾不到那里去。明哲保身但求无过也成了王宏斌多年来处世为人的宗旨,至于官场上的应酬,少点就少点吧,没有更好。虽说少了感情联络,人脉资源也不那么贴实,但也求得了心里踏实。

心宽体胖这话没错,近年来,渐渐有些身体发福的王宏斌越来越感觉干活容易疲乏,爬个楼梯都有些气喘吁吁了。这不,待王宏斌爬上三楼,走到最东侧,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就感到双腿有些哆嗦了。

王宏斌从皮包里拿出一版降血压药,掰开一颗丢进嘴里,端起茶杯,含一口水仰脖吞下。再打开窗户,顺手将保温杯里的水倒入窗台上的一花盆里。转身掐亮饮水机的加热开关,便一屁股重重的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高靠背沙发上,边等着水开好泡茶,边借机喘息,缓一缓刚才一路奔忙已明显感觉有些疲乏的身子骨。

去年厂里给职工搞身体检查,熟识的刘医生告诉王宏斌说:“你不仅血压血糖偏高,还有中度脂肪肝呢,今后这饭局上的酒还是要少喝为好啊。”

王宏斌调侃说:“哪儿有啊,一年上头,都难得有一场饭局,哪像你们这当医生的,隔三岔五的就有病人嘴里高呼着救命恩人,将你们像供奉观世音菩萨一般拉到酒桌的上席去……

刘医生苦笑一下,说:“老兄啊,你只知道我们喝酒,却不知道我们受屈啊,遇上几个顽症病人,医不好,或者出点什么岔子,病人家属轻则怒骂,重则拳脚相加,恨不得将我们生吞活剥了才解气……

王宏斌怕这样闲聊,耽误了刘医生的工作,赶紧岔开话,说:“呵呵,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啊。这几年医生跟病人闹矛盾的事情我也知晓一二,不说了,大家都不容易哦。刘医生,我会注意锻炼身体的,谢谢你的忠告啊。”

之后,王宏斌除了在家自酌自饮那么一小杯酒,权当舒筋活血之外,外面的饭局能推辞也就尽量推辞了。

可昨晚上的那顿酒却是无法躲避的。王宏斌的老婆她们姊妹仨,许建萍是老幺,大姐许建芬和二姐许建玲都已退休在家赋闲。前些时,大姐的儿媳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开心得不得了。昨晚就是大姐喜爱的孙子的满月酒,送了大红包的王宏斌被几位姨姥高一声低一声的叫着幺爷爷,这酒能少喝吗?

王宏斌的两个姨姥都是宜丰本地人,宜丰人好客在方圆附近县市可是出了名的。宜丰人上了酒桌就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极尽地主之谊的宜丰人一边拿了酒瓶站在客人身后劝客人饮酒,一边嘴里道着四言八句,什么“宜丰美酒夜光杯,尊贵的客人您杯莫停……”什么“感情浅,喝一点,感情深,一口闷……”什么“客人您如再不喝,我这心里不可活。客人您要喝不爽,我这心里不亮堂……”到宜丰做过客的外地人都很佩服也有些惧怕宜丰人喝酒的豪爽,不信你到宜丰大街上随便拉上个老少爷们上酒店去,他随随便便就能够跟你干他个半斤八两。宜丰的老少爷们都很自豪地说:“咱宜丰水好,出产的稻米好,酿造的宜丰大曲醇厚绵长,喝一杯就想再喝一杯,喝过一顿就想啥时能再喝上一顿……

王宏斌是北方人,在南方人眼里,北方人都能饮酒,其实,王宏斌除了好这一口之外,酒桌上根本不是两个姨姥的对手。在两个姨姥左劝右劝之下,王宏斌只得舍命陪君子了。这一顿酒喝完,王宏斌起码有一斤多宜丰大曲进肚,好在老婆许建萍也拿到了驾照,开车将昏睡的王宏斌拖回来。上楼时,要不是有许建萍一路拼命扶住,已找不着北的王宏斌只怕连家门也不认得了……

“笃,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正闭目养神的王宏斌睁开眼睛,摇了摇仍然有些昏沉的脑壳,嘴里“咳,咳”着清了清有些嘶哑的嗓子,说:“谁呀?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车间办事员李霞。李霞径直走到王宏斌跟前,将一叠报纸和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轻声道:“王主任,这是最近的报纸和两份总厂下发的文件,一份内容是有关战高温夺高产的,一份内容是有关搞好生产环境治理的,请您签收。”

“好的。”王宏斌拿起桌上的水笔,在文件签收栏里签上自己的名字。王宏斌扭头看见饮水机里的水已经开了,便起身拿起已装好茶叶的水杯去续水。

待王宏斌回过身来,看见李霞还站在那儿,不解地问:“小李呀,还有事吗?”

李霞笑笑说:“王主任,是这样,今天是礼拜一,刚才温书记和张副主任看您八点了还没来,怕您有什么事情耽误不来上班了,他们问问今天的生产调度会还要不要开?”

王宏斌愣愣神,料想一定是刚才自己迟到,没能够跟八点前进生产岗位去检查的温书记和张副主任打照面,让他们误会了,忙说:“开呀,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生产调度会是一定要按时开的。”

“哦,好的,我去告诉他们。”李霞礼貌的告辞,出门时轻轻带上了大门。

每周一上午召开的车间生产调度会是七车间多年的惯例,参加的人除了领导班子成员外,主要有主管生产工艺的技术员和设备维护维修的技术员,也有各运行班组的班长。主要内容是总结上一周的工作,对生产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做一个汇总,并拿出改进或解决的办法,对新一周的工作做一些必要的安排。车间每周一的生产调度会不仅做到了互通有无,让每一个领导和职能人员对当前的生产情况做到心中有数,也让生产中出现的工艺异常和设备缺陷等问题得到及时解决,对稳定生产是极有好处的。所以,多年来,除非生产工艺出现很不稳定的情况,各路人马都不得不上现场解决问题,每周一的车间生产调度会也成了雷打不动的例会。

王宏斌抬起手腕看一下手表,已经八点半了,通常这时候,上现场检查的领导和职能人员都已回到办公室,着手准备一些资料,等着九点开生产调度会。王宏斌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没有上现场检查,眼看着时间上已来不及,忙回到办公桌前,打开一个蓝皮记事本,想给今天的调度会写一写发言纲要。

王宏斌翻开新的一页,刚刚写下“2010719日,晴”,突然感到不对劲,张口打了一个酸臭嗝,腹部咕噜叫了几声,一阵强烈的下泄感觉涌上脑子。

一向身体健康的王宏斌一直对自己有一副功能不错的好“下水”感到自豪,通常这时候是不会有这种下泄感觉的,难道是刚才的三个肉包子有问题?哦,也许问题出在昨晚上,昨晚上酒席上的一盘油焖龙虾蛮对王宏斌的胃口,他吃了不少。他还记得,姨姐许建芬见他喜欢吃,问他还要不要再来一盘?嗯,一定是龙虾吃多了,伤了胃或者龙虾没弄干净……

就在王宏斌胡思乱想的空儿,下泄的感觉一阵比一阵强烈起来。王宏斌心里叫一声“不好”,慌忙拿起茶几上的卷筒纸,胡乱扯下一大截,快速飞奔下楼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