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dde爱空想
Edde爱空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11
  • 关注人气: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教条和裤子

(2013-12-19 16:01:45)


(一九四二年三月九日《解放日报》社论)

把科学变做教条——这可以有几个方法。

一 个方法是:把适用于一种条件的真理,硬帮帮地搬到另一个种条件下面来,比方把资本主义前期的真理搬到帝国主义时代来,把帝国主义国家的真理搬到殖民地半殖 民地来,而不加以改变。这样的教条主义没有把理论当作行动的指南,而是把它当作了行动的公式。这样的教条主义者口头上拥护科学,实质上是毁灭了它,因为, 他们把不应做的事做了,就使科学变成了荒谬。

另一个方法是:把适用于一般条件的真理,原封不动地放到特殊条件下面来,比方把全世界性的真 理在一国一省里照说一遍,把全党性的真理在一个机关一支军队里照说一遍,而不加以具体化。这样的教条主义没有把理论当作行动的指南,而是把它当作了空话的 指南。这样的教条主义者口头上拥护科学,实质上也是毁灭了它,因为,他们把应做的事不做,就使科学化成了虚无。

第一种教条主义造成的结果 可能更危险些,但是它的危险是显著的,因此也容易引起反抗,而且也容易反抗些。第二种教条主义的主要品质是暧昧,因此它的存在就更为普遍,要反抗它,就需 要更敏锐的感官和更长期的奋斗。我们党目前需要反对前一种急性的祸害,但是更需要反对后一种慢性的祸害。

这后一种教条主义者里面,又有不 同的情形。一种人是因为不能,所以不做。对于这种人的药方,就是调查研究,使其了解本国本省本机关本军队的具体情况,以便养成把一般真理应用于特殊环境的 能力。还有一种人却是干脆的不做。这种人也许是学了黄老之术,也许是害了懒惰病,睡觉没有睡醒吧,但是凭良心说,在共产党的队伍里,这样的废物究竟是不多 的。多的是别样的人,他们之所以安于做留声机(当然啦,还是坏透了的留声机,因为他们决没有把所见所闻背得一字不差的本领),而拒绝实行他们所唱的调子, 乃是因为这样就不但要触到自己的部门,而且先要触到自己本身,而他们却正是害怕改造自己和自己的工作,害怕承认自己的病症的原故。他们高叫道,大家要洗澡 啊,大家要学习游泳啊,但是有些什么问题发生在他们的贵体下了,他们总是不肯下水,总是不肯脱掉裤子。于是他们叫得愈多愈响,就愈成为讽刺。任是什么漂亮 的金子,一触到他们的指头,就都变为顽石了。

裤子上面出教条——这就是教条和裤子的有机联系。谁要是诚心诚意地想反对教条主义,那么他第一着就得有脱裤子的决心和勇气。今天的关键,正在这里。

举 一个例子。毛泽东同志在他二月一日的讲演里,曾经说今天党的领导路线是正确的,但是在一部分党员中间,还有三风不正的问题,于是你也来呀,我也来呀,大家 把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的尾巴割下来呀,大叫一通,尾巴完事,那么我们的党岂不就十全十美了吗?可惜尾巴是叫不下来的。大家怕脱裤子,正因为里面躲着一 条尾巴,必须脱掉裤子才看得见,又必须用刀割,还必须出血。尾巴的粗细不等,刀的大小不等,血的多少不等,但总之未必是很舒服的事,这是显而易见的。为免 得词广意宽,我们就来数一数延安的家珍吧。延安的某些干部与名流,难道不是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的大师吗?他们现在真的是已经觉悟,已经转变,查有实据了吗? 延安有许多机关不能实事求是、有的放矢的作风,已经开始消灭了吗?延安的党内与党外的关系,军队与民众、军队与地方党政的关系,各种干部各种部门之间的关 系,个人对组织、上级对下级、下级对上级的关系,这些关系里的缺点已经开始认真地纠正了吗?延安的文艺界、科学界、医药界历来存在着不少不应有的内部纠 纷,这些纠纷难道是正确地解决了吗?党八股式的文章,难道是已经绝迹,充实生动的作品难道是已经取而代之了吗?如果这些问题不曾实际解决或着手实际解决, 那么毛泽东同志再报告它十天十夜,解放日报再继续写它一百篇社论,各个支部小组再开它一千次会来传达讨论,还不都是白费?还不都成了教条?

有 些好心的同志说,裤子是要脱,但是只能秘密地脱,在群众面前脱不但有伤大雅,而且敌人和反共分子还会在旁拍手。但是群众难道不是共产党的天然的和法定的监 督者和审查者吗?共产党之所以区别于其他非群众的党派,所以得到胜利的发展,难道不是群众的这种监督审查的结果吗?那么共产党在爱护自己的人们面前严肃地 表露自己,是则是,非则非,为什么不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呢?自然,敌人的宣传机关如同盟社和各种汉奸报纸之流,一定会借此制造更多的谣言。但是他们是以造 谣为生的,他们说是黑,群众就知道一定是白,所以他们的断章取义是包不足惧的。至于国内如果也有人拾同盟社的牙慧,说共产党原来如此,真乃一钱不值云云, 那么就请他们也来试试脱一回裤子看吧。我们自动地主张脱裤子,因为我们有充分的自信,知道自己是基本上健全的,只有局部的个别的缺点,而且这些缺点是会很 快清除的,有些人们却没有这种自信,因而他们与抢着要代他们脱裤子的群众老是闹别扭。况且我们清除了残存在我们裤子里的这些缺点,理直气壮地把他们投到一 切排泄物所应当去的去处,居然有人偏把他们当作山珍海味似地加以供奉,加以吸收——这只好怪天之生人,各有所好,我们除了抱歉,还能有什么办法?

(录自《胡乔木文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2年)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