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赵鼎新教授商榷:关于微博与政治公共空间

(2012-05-03 21:56:08)
标签:

杂谈

与赵鼎新教授商榷:关于微博与政治公共空间

 

一、关于方韩口水战

    2007年初,我和一个企业家代表团去美国,其中一站是在芝加哥大学。有天晚宴,任职芝大社会学系的赵教授也在席中,因此与赵教授有一面之缘。

宴席散场后,赵赠送给浙江老乡,@丝绸之路凌兰芳 先生一本专著,国家、社会关系与XX北京学运》。这书在大陆无法公开出版,当晚我就抢来先睹为快。这本书用社会学工具分析政治运动,更接近事件的本质,也有点像那部著名的纪录片。

再次见到赵教授的文章是五年之后,但对其观点实在无法苟同。今年方韩口水横飞时,赵表达了对韩的质疑,并认为“支持韩寒的一方包括韩本人的表现极其令人失望,知识分子和媒体人在一些基本常识和是非问题上反应麻木,整个论战就像是鸡鸭对话。

赵教授的这一观点,让我颇为惊讶。很明显,在“基本常识”上,我们有分歧。我只能理解为,个人经历以及代沟导致的“误判”。

关于“代笔”问题,我和大部分媒体同行的观点是一致的,这个话题实在无聊,恕不展开。

这个无聊的伪问题,引出的真问题是,赵鼎新教授4月末在《东方早报》上的文章,《微博、政治公共空间和中国的发展》。


http://www.dfdaily.com/html/150/2012/4/26/782916.shtml


 

二、网民更容易被操纵吗?

    赵文提到——

我在谷歌中曾经搜索新浪微博粉丝这几个字,结果出来的居然是一堆刷粉丝的广告:这个保证优质微博粉丝永久不掉,那个说它同时承接转发评论、红人转发、投票以及加V认证服务新浪微博粉丝21000171等等。只要一个人掌握着大量的金钱或者某种技术,那个人就能通过雇佣水军把自己的声音做大,于是就形成了虚假舆论。这里面可操纵的余地太大。

赵教授还认为——

微博平台一方面缺乏现实社会中的礼仪和权威关系的约束,而另一方面却特别容易在网络公司、金钱等等的操纵下迅速形成虚假舆论和权威。

    微博有商业水军潜伏,这固然是一个事实。但赵教授忽视了另外一个事实,即微博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意味着这是一个自由的言论市场。

在互联网平台上,用户获取资讯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很低,正反观点的交锋早已司空见惯,一个拥有常识的人,很容易通过各种消息来判断信息的真伪,以及偶像的成色。

即便是水军,在微博上也要比BBS上更容易识别。相信普通网民识别水军的能力,不会弱于公知,因为他们早就熟悉各类网络工具,在水军的风浪中久经考验了。

如果纵向比较,把微博与电视、广播做比较,应该很清楚“操控受众”的难度已经难太多了。

实际上,微博恰恰以“毁”名人而著称。远的有唐骏,近的有舒淇、韩寒。最典型的例子则是方舟子,对比一下他在传统新语丝门户的声望,以及微博上现在的名声,应该很清楚微博恰恰是反“虚假权威”的。

甚至,由于民粹化的倾向,这种反权威时常会过火。

至于微博虚假舆论,可以用日本大地震时抢盐风波来反驳。当时微博之外许多人在抢盐,而微博上的人包括诸多娱乐明星,是在反驳这个谣言。

也许微博的新用户容易盲信一些信息,但玩的久了,上过一次当之后,他们已经懂得甄别判断。相信这也是许多老用户共同的经验。


三、微博非理性的根源来自现实

但我大体认同赵教授在文章中的判断,即“最简单的争论,在微博中也无法取得共识”。但赵文的论据我不敢苟同。所谓“操纵网民、前台后台、意识形态”,都不是根本原因。

不妨换个角度想想,一次理性的讨论需要满足哪些基本条件?

A:双方都会认真倾听对方完整的意见,有讨论的诚意;

B: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不上纲上线;

C:讨论双方必须是信息对称的;

D: 讨论双方的智识差距不能太大。

    反观微博,实际上这四个要件,没一个能满足。

A:微博只有140字,是无法系统论证一个观点的,这与BBS有本质区别;

B:中国的信息高度不对称,公共信息严重匮乏,官员、公知和媒体人往往信息更全面,习惯翻墙的人信息也更多,但这部分人却是少数,与普罗大众有严重的信息不对称;

C:文革之后,中国人缺乏“就事论事”的基本能力;

D:在微博浩瀚的人海中,要找智识相当的讨论对手,本身并不容易。

以上,第一点决定了微博无法展开理性辩论,这是由微博的产品形态决定的;

后三点则决定了微博必然会口水化,暴力化,这是由中国线下的现实决定的——

因为公共信息披露不完整、不及时,政府在历史和新闻事件中屡屡造假,所以一些小道消息大行其道;

因为中国的教育是革命教育,原教旨意识形态鼓吹民粹式的暴力革命,所以年轻的网民容易愤怒,激进;

因为传统教育思维是非黑即白,而非求同存异,所以年轻网民缺乏就事论事的能力,缺乏公民交流的基本素养。

微博只不过因为传播特别快,放大了现实的种种弊端而已。


 四、微博与政治公共空间

所以我与赵教授的分歧主要也就两点:

1、  用户相对而言是更难被操控;

2、  反权威、民粹的根子不在微博,而在意识形态,直接表现就是教育。

认识到微博的局限性,政治家与知识分子就更应主动应对并利用微博的长处。

作为政治家,应该更快更及时地提供公共信息,消除民众的疑惑。政府的执政能力与

其提供公共信息的能力成正比。

作为知识分子,则应该意识到,微博传播价值远高过辩论价值,所以是一个很好的启

蒙平台。在中国这样言论空间稀缺的环境下,更几乎是唯一的平台。

当下在中国,启蒙也远比辩论来的重要。知识分子也知道,民众有危险的民粹倾向,这恰恰意味着知识分子还需要做太多事情。

这个时代知识分子面临的环境,与历史上其他时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有了互联网这样的开放平台。了解并善用互联网工具,是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必修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