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鱼未央
夜鱼未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12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_打车软件将在杭州推叫飞机服务 每人收费数千元 私人飞机93岁老太状告七子女要求每月探望不

(2015-04-22 07:46:39)
CFP供图

  风光一时的私人飞机俱乐部销声匿迹之后

  一款打车软件将在杭州推出“叫飞机”服务

  浙江低空飞行领域商机再现?

  □本报记者 金梁

  浙江人一直有飞翔的梦想。

  前几年,各种媒体报道显示,浙江民企一直是私人飞机的“粉丝”:已故的裘德道曾是浙江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企业家;义乌人王斌把他的主导产品——相框印在了自己的直升机上;万丰奥特的陈爱莲则是坐着私人飞机去开会……

  之后,这类消息渐渐稀少。

  最近,关于私人飞机、直升机的新话题又冒了出来:

  浙江首家飞机5S店在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开业,在开业首日,两架直升机被人买走;

  德清要建一个通用航空(指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机场,打造浙江的通航小镇,集整机与部件研发、制造、销售、培训、维修、租赁和展会于一体;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消息,打车软件Uber继推出打车、叫船服务之后,5月份将在杭州推出“叫飞机”业务。

  掘金低空经济的机遇,真的又出现了?

  近日,Uber宣布将在杭州首推“一键叫飞机”业务,就像打车一样方便。

  “我觉得不太可能。”朱老板听闻之后摇摇头,“如果真的有,我倒愿意去坐一坐,最好让我来开一下过过瘾。”

  记者随机在身边朋友圈里做了调查,大多数人认为这个事情不太靠谱。对于种种怀疑,Uber方面却明确表示,该业务在杭州正式“上线”的时间就在下个月。

  “这个业务肯定是会推出的,飞机的报批手续已经准备妥当,目前正在定场地。”半个月前,相关负责人曾透露,他们做的依然是平台功能,提供飞行服务的是有着通用航空资质的代理公司。

  “叫飞机”业务,是什么样子?

  对此,记者采访了Uber杭州公司的市场部负责人王刚。“因为条件所限,目前只开通一条飞行线路,初步打算从西溪悦榕庄起飞,穿越西湖景区,绕钱塘江后返回悦榕庄。”

  他说,“一键叫飞机”服务和打车、叫船非常类似,用户打开手机后,如果附近能搜到飞机,那么随时都可以呼叫服务,不需要提前预约。

  据透露,其提供的每架直升机是4—6座,而叫一次飞机的收费标准为数千元/位,按人头计算,每次飞行时间在20分钟左右。

  由此可见,Uber提供的“叫飞机”服务其实是一种空中旅游项目,并不具备传统的交通功能。

  “比我想象中贵多了。”对于这样的价格,抱怨声自然不在少数。不过,同样也有一些人愿意“土豪”一把:“比如纪念日、生日等特殊日子,或年轻人求婚,去天上玩耍一把,这比花钱买礼物更加有意义。”

  新业务

  杭州将现“叫飞机”服务,会像打车一样吗?

  回访

  拥有私人飞机的浙江人,主要来自杭州、义乌、宁波、温州等地。其中,温州人显得尤为喜欢求“上天”的乐趣。

  一架相对便宜的私人飞机,售价约一两百万元,对于浙江大批富人来说,不是问题。于是,前几年各类私人飞机俱乐部在浙江各地冒了出来。

  在杭州建德,曾出现过省内第一个私人飞机俱乐部,游客可以搭乘直升机或小型飞机浏览千岛湖景色。而如今,不论记者如何搜寻电话,都已无法联系上这家俱乐部。

  余杭天都城也曾有过杭州首家飞行4S店,当时风光无限,如今也已人去楼空。

  记者在网上搜与飞机相关的浙江俱乐部信息,发现这些新闻都是前几年出现的。按照当时留下的一些信息联系,会发现,或电话不通,或早没了踪迹。

  温州的朱老板是一名飞行爱好者,自己名下没有私人飞机,但花在飞机上的钱并不少。他也是记者早年采访天都城那家飞机4S店时,采访过的一位业内人士。

  朱老板曾有过考飞行执照的梦想,自己上机飞行的时间也不在少数。“在2010年之前玩的人还是蛮多的,各种飞行爱好者活动也蛮多,而现在都没什么人玩了。一方面,圈子里的流行风已吹过去了;另一方面,可以玩的地方变少了。”

  “可以玩的地方变少”,大多是因为审批严格。朱老板透露,办理飞行手续的各种硬性条件太苛刻,每次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也非常耗时间,所以他们以前大多只能“黑飞”,也就是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飞行。

  2010年前后,民航浙江监管局曾查处过数起“黑飞”事件,之后,玩飞行的人就开始回避媒体了。

  风光一时的私人飞机俱乐部,大多已销声匿迹

  不论是“叫飞机”业务,还是不久前出现的飞机5S店、通用航空机场设想,从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理解,还是有企业想在浙江掘金“低空经济”。

  事实上,低空经济正在逐渐放开。2014年《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等有关低空空域的新政出台后,有分析认为,随着低空领域开放,通用航空市场将真正打开。

  浙江又出现了一些探路者。

  海宁人程伟士,从30多岁接触动力三角翼开始,之后把滑翔伞、热气球、固定翼、直升机等各种类型飞了个遍。之后,他拿到了自己的直升机驾照,并拥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

  上周,程伟士来到杭州,为他的浙江白领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向民航浙江安全监管局办理“申请运行合格审定”手续。“一旦拿到相关审批之后,我就是浙江第二家具备(民航局)审定合格认可的,以直升机为主要机型的民营通用航空甲类企业,除了航线运输之外,我们可以开展各类通用航空飞行业务。”

  记者从民航浙江安全监管局了解到,在民营通用航空企业的准入条件中,除了要有营业执照外,还必须具备通用经营许可证、航空经营许可证和运行合格证,及运行规范。

  为此,程伟士准备了大量的材料,如通用航空经营许可申请书和筹建工作报告、企业章程、飞行特殊情况应急处置程序、航空安全手册、运营手册等数十本手册。

  “等有关部门把一份份材料审核完毕后,接下去,民航局还要对我们进行最后的验证,包括飞行演示和对操练进行检查。” 程伟士说,等一切审核通过之后,他们才能在全国范围内合法飞行。

  他告诉记者,即使是合法飞行,每次飞行任务都必须提前一周向民航空管局提交审批手续,并拿到飞行任务批复;在实施飞行任务的前一天下午3点之前,还须向军方、民航部门上报飞行计划,得到批复之后才可以起飞。

  程伟士说,没拿到相关资质的飞行,都属于“黑飞”。“我们正式对外开展业务,估计要在今年的六月份。”

  分析

  想在浙江上空飞行,容易吗?

  虽说程伟士的公司还没拿到运行资质,但对于低空经济,他心里早有了盘算。

  在浙江白领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官网上,记者看到了不少与飞行相关的业务:如飞行培训、观光旅游、私人飞机、商务包机、航空器托管等。

  其中,飞行培训是程伟士最为看重的。在其公司内,不仅他自己拿到了飞行驾照,还有一位取得美国联邦航空局(FAA)以及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教员执照的年轻飞行员。

  “这个业务主要针对飞行爱好者,现在的‘富二代’玩厌了高尔夫、跑车、游艇等,应该对直升机会比较有兴趣。”他说,不论对方会不会开飞机,都可以自己上机体验一把,当然他们还提供直升行私商照培训服务。

  “最便宜的飞机,每小时的租赁时间也要在5000元以上。”

  记者还了解到省内另一家通用航空公司——新洲通航,他们的飞机基本上都停在千岛湖,在杭州凤起路有一个办事处,主接杭州业务。

  据了解,新洲通航早在2008年就拿到了民营通用航空的相关资质。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新洲通航”老板赵先生显得很低调。

  “我们几乎没有业务。”他的话中,更带着一丝无奈。

  和“白领氏通航”公司类似,“新洲通航”在私驾培训、空中游览、出租飞行、公务飞行、空中广告等方面都开展了相关业务。

  “主要是浙江的硬件条件还不具备,一方面市场培育还不够,对于商家还是消费者来说,飞行成本都太高;另一方面,浙江没有足够的小机场,杭州只有浙医二院可以停直升机;其他能停的地方,离中心城市都太远。”

  低空领域有掘金空间吗?各方看法截然相反


  “弃养”老母竟是为了一套房

  93岁老太太状告七子女

  要求每月探望不少于3次,每次时间不少于3小时

  □通讯员 李洁 赵云 本报记者 李攀

  93岁的台州温岭老人刘丽蓉(化名),一辈子过得不容易,养育了7个子女。如今子女们大多成家立业,老太太也早到了颐养天年的年岁。

  可是这一大家子最近一次“团圆”竟是对簿公堂,让人唏嘘不已。

  为了一套安置房,子女们争吵不休,老太太将他们一起告上法庭,要求除了支付赡养费,还要每月探望不少于3次,每次时间不少于3小时。

  93岁的老母亲坐着轮椅上法院告七子女

  日前,温岭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上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穿着干净,戴着眼镜。

  她对面的被告席上,依次坐着七名子女:两儿五女。

  老太太提交的起诉状上写着:2001年起,老太太和丈夫由两个女儿照料日常生活,各子女每人每月支付150元的赡养费。老太太的丈夫病逝后,从2012年起,各子女轮流送饭,并照顾老太太其他生活所需。

  但2014年1月起,各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太太随后移居至康庭小区的经济适用房。

  老太太身体不好,生活不能自理,起居饮食都需要专人照顾。

  “子女经众多亲属、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做思想工作,仍拒绝履行赡养义务,连基本的探望也没有。除第4个女儿常年居住在外地,其他六子女均居住在温岭,但有的一年中一次也没来看望过我。”老太太在起诉状上说。

  老太太请求法院判处子女们共同支付每月赡养费,另外要求他们每月探望不少于3次,每次时间不少于3小时。

  为了一套房子,子女们争吵不休

  对于老太太的这些诉求,7个子女争论得不多,反而是围绕着一套房子争吵不休,这也是他们“弃养”老人的主要原因。

  大儿子:我之所以停止送饭,是母亲受了七妹的挑唆拒绝接受,七妹还将房间的钥匙换了。七妹假借母亲名义妄图独吞母亲的房子。之前,七妹叫我到公证处,说母亲将房产公证给她,由她照顾母亲饮食起居。而二妹呢?则要挟母亲打欠条,写遗嘱,还焊了母亲房间的门。

  二女儿:母亲曾在我家住了8年,两兄弟一次也没来看望过,母亲买的经济适用房,是母亲在遗嘱上写给我的。至于母亲其他的钱,并没在我这里。

  三女儿:根据家庭内部决议,母亲的相关财产和赡养义务捆绑,财产继承方即赡养方。七妹也想继承母亲财产并承担赡养义务,将母亲接到自己家中居住。但因母亲的房产证、土地证等证件在二姐处,七妹挂失后,补办了母亲的证件,并去公证处办理公证手续,得到母亲的经济适用房及财产(银行存款、金条等)所有权。在多次内部争论无果后,七妹开始隔离母亲起居,换锁芯,阻止母亲和外界沟通。

  五儿子和六女儿:我们没去看望母亲,是因为母亲被隔离了。

  小女儿:钥匙换了是因为锁芯不灵了,又怕母亲一人出去,所以把钥匙换了。

  庭审结束,4名子女招呼都没打就撇下老母离去

  最后,老太太的代理律师打断他们的争吵。他说,“在座的各位被告,都比我年长。抛开法律规定,但从亲情这一点来考虑。各位都为人父母,你们的所作所为,会给你们的子女留下怎样的反面教材。趁高堂健在,尽一份孝心吧。”

  老太太耳朵有点不好,法官询问她时,都要律师在旁边转述。

  问及老太太的生活状况时,子女们都说她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顾。老太太对自己的收入也并不了解,均是由子女代为回答。

  法官询问子女是否经常来看她,老太太回答,有的有,有的没有。每月来看多少次?老太太说,都是随他们自己。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几名子女间继续争执。法官劝他们,别再说了,老母亲听了会不高兴,但没劝住。

  大儿子走到律师面前,和他说了几句。之后,3个女儿走到老太太身边,抬起她的轮椅,从法庭南侧门出去。其余4名子女从法庭北侧门离开,连招呼都没有和老太太打一声。

(原标题:“弃养”老母竟是为了一套房93岁老太太状告七子女)

编辑:SN064


夏天不约而至,解决厂房通风降温,改善工人工作环境,快速提升生产效率,锋速达通风降温设备帮到 你!生产、设计、销售、安装、售后一条龙服务。 锋速达是水帘生产厂家|环保空调生产厂家|屋顶风机厂家|,锋速达承接规划:猪场降温|车间降温|厂 房降温|猪场通风|车间通风|厂房通风|屋顶排风机|屋顶排热|厂房通风降温|车间通风降温|通风换气排热 降温工程|屋顶风机安装|负压风机安装|水帘安装|环保空调安装|通风设备安装|通风降温设备|通风系统 安装案例|通风降温系统|屋顶通风机|屋顶排风系统  锋速达负压风机-大北农集团巨农种猪示范基地风机设备水帘设备供应商!台湾九龙湾负压风机配件供 应商!主要产品三叶,六叶,七叶,九叶负压风机,模压风机,屋顶负压风机,8寸32寸36寸46寸54寸58寸负 压风机,主要尺寸有158*158.145*145,126*126,117*117,110*110,95*95,104*104.85*85 以及屋顶顺向式 240*160.   使用锋速达负压式风机之后,可以让空气动起来,每小时换气次数能够达到60~120次,可以给你创造一 个通风流畅、空气清新、良好舒适的环境,彻底改善室内闷热、异味、乌烟、秽气等问题,提升整体工作 效率,让每个工作者更加健康。 锋速达专门从事适用各类工业厂房,农业温室,畜牧养殖厂等场所通风,降温系统推广和研发 适用范围纺织、机械、陶瓷、精细化工、冶金、玻璃、五金、皮革、玩具、箱包等制造业; 电镀 、电子、制鞋、印染、塑料、制衣、制袜、绣花、包纱、印刷、包装、食品等加工业; 医院、候诊室、 学校、候车室、超级商场、 锋速达通风降温系统为您精心设计制作适合您的通风工程降温工程除尘工程安装方案,如有需求或任何 问题请您致电,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详细登陆网站www.hntfsb.com www详细登陆网 www.fengsuda.com. 通风设备工程师技术指导:188/5831/8765 相关的主题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