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路劳生
世路劳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991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在乎苏宁短期股价波动—对话赵令欢

(2013-02-01 17:36:16)
分类: 公司研究
    2013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当地时间24日在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开幕,本届达沃斯论坛主题“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表示,对苏宁是长期价值投资不会在意短期股价波动,同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前海特区建设。
  以下为访谈实录:
  记者:今年您又带着什么样的议题,新的动态和趋势来参加达沃斯论坛?
  赵令欢:首先,很高兴又见面了,每年到达沃斯主要是两件事儿。一个是借助这么一个环境,学习和思考,这儿信息量很大,而且由于它组织模式都是全世界一些政治首脑、大的企业的一把手,都是带着同样的心情。所以,大家互相交换意见,彼此学习,彼此探讨,达沃斯很好,它有一部分是对媒体开放的,我们做的会议大部分是不对媒体开放的。所以,门一关,大家都互相来讨论问题。我就借助这样一个机会去对宏观做一些判断,对我们这么一个企业如何去寻找新的机会,如何去了解和管理现实的风险做一些工作,这是一个目的。
  还有一个目的,大家都在这儿,所以,也谈谈合作,谈谈生意,效率很高,一般的情况之下彼此要见一个面要约很长的时间,你飞来我飞去,在这儿这三四天都在这儿,所以,一系列的会议可以把很多合作谈成,今年也不例外,只不过达沃斯今年仿佛变成了一个欧洲为主题的会议。
  记者:没错。
  赵令欢:美国没来,中国也没有太重要的主要是政府首脑级过来,谈的话题主要是欧洲怎么去寻找新的增长。所以,还是挺有意思的。
  记者:对,这也是我们今年的一个感受。可能在前几年,那时候我们来的时候感觉大家是同仇敌忾一块儿来借火,危机的形势十分严重。
  赵令欢:对,抱团取暖。
  记者:今年好像进入了一个后危机时代,好像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解决了,欧洲的债务危机虽然还在恢复的过程中,但是最坏的时候大家好像觉得已经过去了,今年发现好像从我们媒体的角度来讲,没有一个特别大的亮点或者一个特别聚焦的题目,大家都在各个行业,各个多元化的角度都在说各自关心的话题。
  赵令欢:这实际上是个好事儿,我记得2009年那时候危机,2010年大家抱团取暖,2011年的时候,欧债的事情就基本上要发生了,然后那时候有很大的危机感,今年大家觉得欧债的事儿终于稳下来了,但实际上隐含的还有另外的事儿,美国的大选结束了,中国的新老交替,也完成了或者明确了,世界经济未必真的开始恢复,但是大家觉得信心,现在达沃斯空气中弥漫着一些谨慎的乐观,和去年大家都提心吊胆、忧心忡忡还真的是不一样,但实际上我刚才讲,今年达沃斯这个会有点儿像是欧洲经济论坛,因为要谈世界的话不能不谈中国,也不能忽略美国,中国是现在和今后我相信多年都会持续的全球经济的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发动机,重要的源泉,而美国的经济体量很大,创造性也很强,也是对全球经济形势有重要影响的一个国家。所以,这两个国家话题不多的话,实际上整个话题就有点儿平淡,但平淡未必是坏事儿。
  记者:如果说风险的话您刚才讲到了思考这一年最大的不确定性的风险可能在哪里,你的观察?
  赵令欢:我觉得经济上的风险,比如快一点儿,慢一点儿,就都不是那么大了,有可能是全球也好,一些国家也好,政治上的风险,你好比说局部的冲突会引发好比说格局的变化,你看看现在中东,实际上不安定因素还是很多的,这些事儿不发生则不发生,一发生就会是一种你现在没法预测它结果的东西。这实际上也是大家的一个共识。
  记者:其实每年到了达沃斯我们也特别高兴的一件事情,也可以跟很久没有见面的企业家朋友们共同聊一聊各自的企业这一年都有什么新的变化,弘毅在接下来的一年当中会有什么样大的动作和举措呢?
  赵令欢:弘毅托大家的福还是继续快速的在扩充和发展,但不管我们做的多大,我们已然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机会和支持中国公司的公司,仍然会坚持一个价值投资的观点。去年我们做了一些投资,其中也有一些引起大家注意的,好比说我们投资了苏宁,但是资本市场下来,大家觉得我们是不是亏了。我花很多时间给大家解释,恰恰这种事儿反映出像弘毅这样,它是一个机构长期战略的投资人,我们不是炒股票的,所以,股市的高和低短期的波动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们相信投入苏宁我们可以帮助张总和他的团队能够更好地去做扩充和转型,好比他从电器做到百货,从只有线下现在做到线上、线下的结合。我也认为以后中国的零售模式会是线上和线下的完美结合。这件事儿虽然有很多的争议,但是我们心里却觉得是一个很重要,也是个很好的事儿。
  前些日子我们又宣布我们配合麦总在中级B转H这件事儿做的很好,这也是中国的第一桩,解决的不光是一个企业的发展问题,实际上还帮助国家解决了一个B股如何收场的问题。最近我们这个交易一做,万科啊,都效仿这个方式,整个B股的市场也活跃了起来。所以,弘毅仍然紧贴着中国的国情把我们的业务做好,同时也为国家摸索一些新的道路。
  记者:哪些新的道路呢?
  赵令欢:你看这个B转H,去年我们做的QFLP,最近我这儿特别兴奋的一件事儿就是前海,前海是在深圳特区里的一个特区,是国务院直接关注要把它做成以后政策先行先试的试点区,主要是在高端金融,现代物流和科技创新,这三个方面。弘毅是金融领域里高端金融里的一个我们做的业务,算是一个实践者。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到这个里面,不光是希望能够入主前海,能够参与到先行先试这方面的实践,最重要的这方面的政策是空白。所以,我们也在政策方面积极地参与了,和国家讨论,进行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
  好比说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引进最有实力,最有影响力的PE公司在那儿注册,进行资本项下的有限开放的测试,好比说我们可以渐渐地通过帮助离岸的人民币的回流。在香港现在有将近上万亿人民币在那儿,它没法回流,可以把这个道路打通,从而为以后人民币有控制程度上的自由兑换,甚至是咱们的货币国际化去摸索一些新的道路和经验。所以,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
  最近报道也报道了,弘毅被深圳市被前海管理局选为第一批在这方面试点的一个企业,而且我们也在帮助深圳和前海在规划和设计一个全球的财富和PE管理中心。这个一定会有深远的影响,你在达沃斯会发现中国虽然经济体量很大,但是我们大而不强,以后一定会强,缺什么呢?主要是金融深层次的改革,金融和实体经济更好的配合。另外,就是咱们的金融,就像咱们的实体经济一样,要开始国际化,而前海的实验会是这里面一个核心的实验。
  记者:听上去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宏伟的蓝图,我也特别好奇为什么弘毅作为一家公司,公司关注的大家通常意义上应该理解是更多业务层面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要着力于推动这样一个在战略上是国家级战略的这样一个大的蓝图?
  赵令欢: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国富民强,国家国强才有好的家,企业也不例外,你没有一个有机会或者很稳定发展的国家,你谈不上做企业。我们PE行业是个新兴行业,如果没有好的行业,国家不给予这个行业支持,好的政策,你不能够打造很好的企业,这件事情实际上是弘毅做了十年充分的有了这样的体验。当年我们刚刚创业的时候,PE这个行业还不是那么特别清晰,但这个过程中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沟沟坎坎,但是国家政策层面总体来是支持的,我们从业者,像弘毅这样的公司也联合起来,通过办协会的方式去让大家配合国家政策,讲自律,讲发展,才会有机会给弘毅做成一个比较好的企业。
  弘毅现在的规模已经很大了,以后我们的规模会更大,项目、动作都会像是苏宁、中联这样的对一个国家的行业有影响的企业。所以,我们不得不去考虑世界经济,中国在世界经济里的地位,宏观政策、宏观影响,而且我认为一个好的企业一定会紧扣国家发展的脉搏去做事儿。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下的开放这都是必然趋势,所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考虑怎么参与到这里面,前海既然国家把它定为一个先行先试的特区中的特区,我们自然会关注,会参与。所以,这个是紧配合,紧紧地密切配合我们业务的需求来做的。
  记者:从您刚才的论述我也听出来,一开始弘毅的诞生和发展就是中国PE市场的一个拓荒者和推动者,今天会继续推动这个市场往前发展。我们再往后面看,一旦前海的各项政策都逐渐落实之后,会对弘毅未来的发展带来什么具体的变化和影响?
  赵令欢:主要还是有了更广阔的业务空间和项目机会。
  记者:能举个例子吗?
  赵令欢:现在弘毅总体来讲还是做中国的企业,而中国的企业居多还在做中国业务的拓展,但是这些企业在我们的帮助下做的越来越大,就开始想国际化。好比中联重科我们帮助他们到意大利去收CIFA,这是2008年的事儿,现在不光中联重科很获益于当年的举措,整个工程机械行业都开始校访这样的步骤,开始到国外发展,通过收购兼并整合的方式。这在我心里就是一个例子,我们一直有个想法,我们是做投资公司的,一定要把投资做好,对我们的出资人负责,对我们的股东负责。但同时就像联想做电脑一样,我们又觉得我们是一个有一定的社会责任,通过我们的实践能够把业务模式给它做起来,能够让更多的企业参与,这样我们就有个好的行业。
  所以,刚才讲的这些前海的实验我们积极参与也不例外。我觉得以后中国的企业势必都要想的变成国际的企业,随着中国的企业走向国际,我们的金融就会配套到国际,我的领域就会更广,项目也会更多。所以,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在谈政策的时候,谈宏观的时候都是直接纬我们的发展服务的,当然我这儿关心的不光是今天,你可以感觉到我也关心企业的明天,当我们不断变大,不断变强,我们的空间是什么,我们的定位是什么,我们要起什么样的作用。所以,把项目做好,同时最好能做成治理发展和规范的表率,也是我们的想法。
  记者:我听出来了,我觉得弘毅应该是为中国企业想做国际化在趟路,在资本的项目上先为他们开拓出一片天地,有了资本更加可自由兑换的空间之后,也会为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带来更雄厚的资本上的支持。
  赵令欢:它会有这个效果,但是趟路当然不是我企业的目的,我们主要还是把企业自己的事儿做好,就像我刚才说的,把企业做成百年老店,对我们的出资人负责,对我们的股东负责,但实际上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它有个附加的效果,就是你规范啊,表率啊,这些作用它是会发生的,因为这是个新兴的行业。所以,我们也是觉得我们有这样的责任。
  记者:这会给弘毅带来在跟其他的国际的PE巨头们竞争的时候,未来会给你们增加更多的优势吗?
  赵令欢:那当然。弘毅非常希望继续巩固自己一个叫中国专家的这么一个位置,我们做PE,我经常说它的概念上是外面来的舶来品,但是我们没有把它简单的抄过来、搬过来、教条过来,而是把原理给它吃透,然后充分的把它利用到中国的现实里。所以,我们等于把PE的概念为了适合中国国情再造了一遍,这事儿本身就是我们的做法,也是意义很大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