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路劳生
世路劳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334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香港1973年的股灾回顾(二)

(2011-05-28 19:07: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历史资料

石油危机与股市失序(1)

    正当股市江河日下之时,一直称为“工商业血液”的石油,则因中东政局急速转变而出现油价飞涨的问题,对各行各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而世界经济以至香港的股市,也陷入前所未见的困窘之中。要清楚掌握这场世纪能源危机的来龙去脉,我们有必要先概括地谈谈1973年10月初的第4次中东战争。

    1973年10月6日,一向信奉伊斯兰教而与以色列水火不容的埃及和叙利亚,联手突袭以色列,掀起了第4次中东战争,引起世界社会极大的关注。为了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主要是欧、美及日本等国),以阿拉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OPEC)决定以石油作武器,制裁那些偏帮以色列的国家。10月18日,沙特阿拉伯带头减少石油生产量,并禁止将石油输往美国。由于沙特阿拉伯的行动获得其他OPEC成员的支持,石油减产和禁运的范围,也进一步扩大至其他同情以色列的国家,因而触动了第一次世界性的石油危机(董瑞麒,1984)。

    作为滴油不产的能源输入城市,在这次危机的打击下,香港自然无法独善其身。至于市民及政府可以做的,除了尽量节省、减少消耗外,似乎也别无他法。由于当时的石油供应主要由英、美六大油商所控制,当OPEC提升油价时,香港的油商也理所当然地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并迅速增加油价。

    事实上,自踏入1973年起,由于中东局势紧张,部分产油国已减少生产,使国际油价拾级而上,而香港油价也紧跟其后(表13.1)。该年的1月2日,一直主导香港能源市场的英美六大石油供应商——壳牌、美孚、高富、德士古、半岛、标准,便以国际油价上涨为由,宣布在1月3日起提升石油及相关产品的售价,整体增幅达4.5%(《星岛日报》,1973年1月3日),使很多石油消耗行业如运输、塑胶生产及化学纤维制造等大受影响。

    大约半年后的7月4日,这六大石油公司又再次以成本增加为由,提升售价,这次的整体加幅约为5.0%。到了10月25日,即中东战争发生后,油公司又以国际原油供应大减为由宣布第三次提升油价,这次的平均升幅为4.5%(《星岛日报》,1973年7月4日及10月26日)。在油价日高的情况下,港府在11月10日宣布成立石油政策委员会(Petrol and Oils Advisory Committee),专职研究应付石油短缺问题的政策和措施(《星岛日报》,1973年11月11日)。

    表13.11973年~1974年石油及相关产品价格转变(港元)

    加价日期*  超级汽油  普通汽油  汽车柴油  工业柴油  重质柴油  火水  石油气

    1972年底     3.75     3.40      2.70       1.29      1.03     1.7  0.56

    1973年

    1月3日       3.85     3.50      2.80       1.36       —     1.80  0.62

    7月4日       4.00     3.65      2.90       1.43      1.20    1.85  0.65

    10月26日     4.10     3.75      3.00       1.53      1.30    1.95  0.67

    11月27日     4.40     4.05      3.30       1.68      1.60    2.25  0.73

    1974年              

    2月21日      5.25     4.90      4.15       2.53      2.45    3.05  0.93

    11月13日     5.45      —       4.20       2.58      2.50    3.10  0.95

    *除石油气的计量单位为磅(pound)外,其余均为加仑(gallon)

    资料来源:《星岛日报》,1973~1974

    当香港面对“油荒”之时,一衣带水的中国大陆则在11月19日决定增加石油输港,以舒缓香港的能源短缺问题。对于中国政府的举动,一向立场颇为“反共”的《星岛日报》,也在“大陆火水加额运到”一文中,借石油政策委员会主席兼副布政司祈廉桐(M. D. A. Clinton)之口,阐述大陆燃料输港有助舒缓香港能源短缺问题的看法。

    由大陆供应本港的燃料,随即响应号召,增加输入。对于他们(中国)能够如此协助本港居民,我们深为感激。事实上,大陆输港的燃料,实有助减少本港日后可能遭遇的能源短缺困难。(《星岛日报》,1973年11月22日)

    正当普罗市民为大陆增加燃料输港而拍掌称好之时,壳牌及美孚等石油公司又在11月26日第4次宣布提高石油及相关产品的价格,这次的加幅高达13.7%,使工业生产、商业营运和居民生活等百上加斤。

    面对愈来愈急剧的油价飙升和供应渐趋紧张,港府相继宣布实施《1973年紧急管制(汽油)法令》[Emergency (Control of Oil) Order 1973] 及《1973年紧急管制(广告、陈列及泛光照明)法令》[Emergency (Advertising, Display and Floodlighting Restriction) Order 1973],规定自1973年12月10日凌晨开始,推行连串节省能源政策,又实行灯火管制,严格限制商业及康乐灯光的使用和开亮(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Extraordinary, 7 December 1973)。其次,又宣布实施夏令制,藉以减少能源的消耗。

    与此同时,港府高层又加紧与中国政府接触,希望大陆能增加输港石油的数量。1974年2月4日,当英美六大石油公司再次向政府申请提升油价时,石油政策委员会主席祁廉桐同时宣布,港府决定打破过往石油供应由英美公司垄断的惯例,批准华润公司在沙田、青衣兴建油库,而中国政府则答应在1974年内配给各类石油产品30万吨,以解香港燃眉之急。

    鉴于本港由中东方面所获供应的石油,预期将会减少百分之十,故而中国大陆石油输港,无疑将极受欢迎……政府在经过与华润公司进行商讨后,决定拨地以供该公司储存石油。(《星岛日报》,1974年2月5日)

    虽然中国政府同意增加输港石油的数量,但市场占有率多达九成的英美六大石油公司,又在2月20日宣布大幅加价,这次的加幅更高达两成半(《星岛日报》,1974年2月21日;表13.1)。事实上,自第4次中东战争在1973年年底结束后,原油的供应已渐恢复正常,但香港的石油公司则因追求本身利润而不断加价,举动使市民极为不满,社会怨声载道。

 

石油危机与股市失序(2)

    正因为供应恢复正常,港府宣布自1974年5月1日起,取消一切灯火管制及节省能源的紧急法令,并停止呼吁市民节约使用能源的宣传(《星岛日报》,1974年5月24日)。虽然石油供应恢复正常,但油价并没有相应回落。恰恰相反,大约半年后的11月13日,六大石油供应商再次提升油价(表13.1),使市民生活百上加斤。也即是说,国际石油供应虽然恢复常态,高油价的余毒仍挥之不去,并无孔不入地侵蚀着香港的民生和经济。

    回说石油危机与股市的关系。或者可以这样说,石油危机虽然没有直接打击股票市场,但它对整体经济、工业生产,以至市民生活等所造成的巨大压力,则最终导致股市一蹶不振。由于油价上涨,各行各业的边际利润也在成本增加的情况下受到削弱,至于那些依赖石油及相关产品做原料的行业,所受的打击就更加不用说了。由于经济表现差强人意,企业营利自然乏善足陈。

    正如上一节中提到,1973年圣诞节过后的数个交易日内,股市曾一度反弹,使投资者以为股市可以扭转劣势。是年年底《星岛日报》的“股市分析”专栏中,便以“股市恶运已成过去”为题,祝愿香港股市可以在新的一年“走出低迷、止跌回升”(《星岛日报》,1973年12月31日)。可惜,这个良好的祝愿,并没在1974年实现。

    事实上,1974年初,股市曾一度出现技术性回升,但力度不大。1月21日后,在高油价及英国工党上台等连串不利因素的影响下,恒生指数又由481.86点反复下滑至5月1日的290.14点,短短3个半月内,跌幅高达四成。针对当时股市内外交困、疲不能兴的情况,《星岛日报》的股市评论专栏这样说:

    由于石油价格高涨,一切必需品的价格也持续上升,金融市场的波动,更显示了通货膨胀的走势,仍没停下来。在银纸(货币)贬值的情况下,股票的价值自然比不上1972年。如果按实际价值计算,恒生指数就算回升至600多点,也不及当年的300多点(何况当时的指数连300点也没有)。(《星岛日报》,1974年2月4日)

    由于3、4月间的跌势过急,加上汇丰银行在5月2日宣布放宽股票按揭贷款的限制,股市再次出现急剧反弹,恒生指数持续回升至6月14日的466.45点。这算是股市崩溃后一个颇为“像样”的反弹。但是,由于当时石油危机的压力仍在,加上世界及香港经济严重萧条,股市又从6月14日的高位中不断往下沉,并屡创新低。举例说,8月28日的恒生指数便下跌至260.01点,10月底下试224.42点,11月11日更跌穿200点的心理关口,该月月底则报收166.86点,12月10日,更下跌至6年来的最低点——150.11点。该年年底,恒生指数报收171.11点,而四会全年总成交量则萎缩至只有112.46亿元(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Limited, 1975;《香港年鉴》,1975)。

    由于投资信心薄弱,加上市场一片死寂,该(1974)年只有3家公司逆市而行,申请上市。这3家公司分别是2月中上市的日资企业三井洋行(Mitsui Limited)、5月中上市的菲(菲律宾)资企业碧瑶金矿(Baguio Gold Mining Limited)及7月底上市的本地资本香港隧道公司(Hong Kong Tunnel Limited)。

    经历过1973年及1974年的大跌市,1975年初股市总算在美元大幅减息和技术性“超卖”等因素带动下大幅反弹。1月份开市,指数由171.11点持续上升至月底的220.23点。之后,升势持续至3月11日的324.78点。相对于1974年12月10日的150.11点,短期内已反弹116.4%。3月11日后,股市略有回吐,但幅度不大,3月底又再次回升至6月9日的341.57点。

    6至11月的股市虽然反复向下,但交投疏落,指数只在300点左右徘徊。到了12月,股市再次转活,并以年底的高位350.00点收市。该年四会总成交为103.35亿元,较上一年微跌一成左右,而整年只有新鸿基证券(Sun Hung Kai Securities)新上市,这或者可作为该年股市表现差强人意的一个注脚(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Limited, 1975;《香港年鉴》,1976)。

    综合而言,1973及1975年间的股市,可谓风急浪高、多难多灾。股市从高峰急跌,已使部分盲目投资者在股海中“没顶”;俟后的环球性石油危机,又使大市“回气乏力、每况愈下”。事实上,在投资气氛沉寂而经营成本急涨的冲击下,股市疲不能兴已不在话下,各行各业朝不保夕、倒闭破产成风的情况,更使香港经济一片萧条,失业大军也屡创新高。

    在经济衰退的袭击下,工业界的打击最甚。停工关厂者时有所闻,即能维持开工的工厂,亦多减少开工日数,使失业或半失业的人数日增。据估计,全港的失业人数已超过20万人,若以工业就业人数为100万人计,则已达百分之二十。(《星岛日报》,1975年3月13日)

    可以这样说,股市崩溃后的一段急速经济衰退期,使很多企业被杀个措手不及,甚至乱了阵脚,并导致骨牌效应般的连串企业倒闭和失业率飙升等问题。这种情况,相信是1967年暴动后香港社会及经济所面对的另一次严峻考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