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寒
桑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3,942
  • 关注人气:7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暖色犹记』年少无知,浸泡了的梦

(2013-02-22 13:52:23)
标签:

年少无知

想法

犹记

春雨

杂谈

分类: 【青春年华】

『暖色犹记』年少无知,浸泡了的梦
  文/桑寒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村子离城市还不算太远,但是驱车也得一个来点。当时我们那里是不通公交的,骑摩托是80-90年代我们这里最时髦的东西。可幸的是,我父亲是个老技术工,手头还算富裕一些,摩托也是为了业务来往需要买的。于是,我就能经常坐着这时髦东西出门,或去公园,或去串亲戚。但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一路的景色,那童年的一丝丝暖意,至今让我记忆犹存。

 

春雨貌似是很贵的东西,我那次就是趁着这很贵的东西,坐着母亲骑得大摩托去串门。小孩子就是东张西望,那种就在坐上摩托的一刹那,格外显得天生的好奇。一句母亲的抱紧了,随后一个油门,就走在了农村里那坑坑洼洼的马路上。要说啥样,母亲的美貌驮着我一个小猴崽子,路人无不瞠目结舌,不知在赞叹母亲,还是在指点我这小子的黝黑,或者那个很拉风但又很无辜被骑的摩托车。雨下的好,但不大,速度不快,不会有冷得感觉,或许我们这些村里的孩子摔打惯了,不外乎这风吹,只在乎那摩托车下的草低现牛羊。都说厚牛薄羊,说实在话真不假,牛是一头头的,羊是成群的。不过在这细雨霏霏的春季,都狼吞虎咽地咀嚼地里窜出来的嫩草。不一会,就碰见一个集,赶集的人还挺多,母亲停下车给姨妈买点什么,那东西我记得不太清,只记得给我买了一兜糖球。含在嘴里那个甜,要不说我稀罕母亲呢!路上都是些小水坑,摩托车偶尔饶过这貌似浸泡过梦似的水洼,回头望望那匆匆碌碌的人们。或是带着草帽,或是扛着锄头,在路上,在田里,在儿时的梦里。那麦田更像一望无垠的草原,带着青绿色,带着那青春的符号,有节奏的随着春雨,弹奏着暖暖的乐章。

 

也许,时光就是个机器,带着我童年的梦,留下了一篇篇的暖色。记得,我正在院子玩,应该是种花。早上,姐姐给我摆弄花籽,说现在可以种了,花开了会很漂亮。我听着姐姐一句句地说,心里早就痒痒了。等到姐姐一上学,我就从抽屉里偷偷拿出花籽来,准备种花去。我拿着铁锹在院子的一处,学大人的姿势挖坑,只觉得那锹太大,铲起来挺费劲,可还是毅然地坚持着,母亲在一旁洗衣服,看到我在那费劲地瞎摆弄,噗嗤笑个没完。我只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别人帮忙。在母亲的嘲笑下,我却俨然成了一个大英雄,我挖了得有一脚深,然后把整包花籽放到了里面。大人们在种的时候土都是湿的,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那是和泥。于是,便把坑倒上了水,把土也埋了起来,和起了泥来。当时就在想,大人们干活可真累啊。汗珠从脑袋上一个个蹦了出来,我不得不用那沾满泥的手去擦脑门上的汗珠,渐渐地我居然变成了孙悟空。这时候姐姐回家了,还没等她喊上妈我回来了,就被我这孙悟空笑得前仰后翻,母亲说啥拉着我洗脸去,可是我觉得这样很好。后来姐姐发现了她的花籽被我种了,虽然很气愤,但她肯定看着这眼前的美猴王弄得哭笑不得。家里人都以为我在淘气,可是过了些日子,那些花居然滋出了芽,在姐姐的细心照料下,开出了花,我记得她还用那些花瓣来染指甲,染满那记忆中的彩色世界。

 

现在长大了,到城市也好多年了,目睹着这里的日新月异。偶尔回老家看看,那乡间小路还是躺在那里,不过已经是柏油光静的。也许这个世界什么都在变,惟一不变的是那春色的记忆。也许现在有很多迷茫,忘记了许多最初的想法。可春天再一次到来的时候,我却总记起自己曾经是个英雄,是被这个春天染满符号的孩子。于是我也会觉得自己应该继续走那条坑坑洼洼的路,欣赏路上的景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